梦是唯一的现实

我尝试在梦里开飞机。

这是个不危险的事情,并且与现实一样真实,对我来说。

每晚我都做七八个梦,那个梦都是七八段以上的故事组成,每个故事之间都有着浓浓的血缘关系。

这些梦里的东西,与现实也没什么两样,都是充斥在现实生活里的那些玩意。

只不过是不同元素的重新排列组合罢了。

现实中的宠物狗,梦里变成我的儿子。现实里的儿子,梦里是我的爸爸。现实里人群中惊鸿一面的路人,梦里成为我的偶像或者恐惧。

一切都离不开象征主义。

蛇可以是生殖器,也可以是诱惑或者危险,但是也可以是美食……可能吧。

梦里我会吃蛇肉,这是源于对黄鳝口感的移情。我总觉得黄鳝没有蛇肉好吃。现实中没得吃,见都没见过。

我认为好吃程度的排序是蛇肉第一,黄鳝第二,泥鳅最末。可我没吃过蛇肉,也没吃过泥鳅。

梦是唯一的现实。这句话对于像我这样频繁做梦的人就是七字真言。不过不幸至今未能验证其合理性。

梦做的多了也就熟能生巧了。

古董店里的老头子说的。

烟尘太多毁了他小空间里的仙气。

所以我也就勉强的相信了七成。

所以我要到梦里开飞机。这是种控梦的方法之一。这可是个技术活。

老头说:飞机是金属性的,属于风向。怕水,怕火,又怕土。

所以我要忌吃叫花鸡。

因为它用水洗,被泥巴裹着用火烤成。

行吧,我说。转身想走。

多看看电影,他又补充道,钢铁侠。

我转过身露出困惑的神情。不过随即就独立悟出了道理。钢铁侠不就是被金属包着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吗。

于是我说,有道理。

他立刻领悟到我已经领悟到了他这话的玄机。于是会心一笑,头一甩给了我一个暧昧的眼神,意思是我和他有了共同秘密和一定的默契,现在我真的可以走了。

于是我就离开了这个不起眼的小古董店。

然后一出门就掉进了水里。

苍老的水泊,年轻的水。我感受到水分的活力与清凉,这很爽,我大口大口呼吸。

下坠的过程很短,很快水分就变的稀薄。

我一直下坠下坠,下坠到高空里。

我看见下面是一片片环形的山谷,就像是月球的表面。

月球原来不是白的,也不是黑的。是漫山遍野的青。

我潜伏在高空,那些青灰感染不了我。

我离得太远,那上面发生了什么我也看不清。我努力的眯着眼,于是地面一点一点向我靠近。

我看见一个男人面部扭曲着向前奔跑,后面不远处有一团青气跟随。

男人吃力却缓慢的前进,仿佛腰上系着绳子,另一端在后面的怪物手里牵着!

我甚至看见了他的剧烈跳动的心里话。

男人感觉后脑十分的僵硬,身体比平常重了100斤。他好几次想,停下来,等那个怪物追来吧!

他回头看,月光下,怪物模糊了身影,隐藏在一团青气里。

他的眼睛拼命想对焦,也只能看到青气里,一个影影绰绰的巨大身影在慢慢逼近……

我好想再看看,可是画面像电视机关闭那样猛然黑了。

我慌张的四处张望,导致有一丝触觉突破了潜意识的渊虚。

我感觉了自己正恬静闭合的眼皮。

我的思维猛的一惊,犹如那只被抄了所有后路的狡兔。

然后我闭着眼醒来了,灵魂再次被禁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也许,梦就是平行宇宙里的体现形式与载体。 前天做梦了。直到现在回想梦中的经历过往,逼真的体验感觉,生物电流还能从脚...
    悉奇捕怪阅读 66评论 2 4
  • 丁原、杜家和俞家各自的盘算都在紧张的推进着,但是,他们这三方都不知道的是,其实真正的朱晨和与杜千山一家人此时一...
    陈雨寒眼阅读 91评论 1 3
  • 踏着我梦想和疲惫的脚步,从你的虚幻中下坠,下坠,而且成为我在这个世界中的替身。 我的意识在沉沦,在很久之前就有了征...
    惶然者阅读 267评论 0 22
  • 什么是真? 不管躲到那里,不管用什么转移注意力,不管用什么填补,终究逃不过。 煎熬的是你的心,恐惧的是你的自己,痛...
    亚哈味阅读 245评论 4 10
  • 我必须在早上6点30分出发必须趁着天还没有亮跟最早的一朵云打招呼我奔跑着穿过还在沉睡中的朴树和榕树它们的叶子软软沓...
    侧身的贾薇阅读 1,073评论 12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