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与华书房#华杉注四书《孟子》【111】

《汉书 汉武帝纪》说:“进贤者受上赏,蔽贤者受显戮,古之道也。”发掘人才,培养人才,向领导推荐人才,是人臣最大的功绩。而嫉贤妒能,遮蔽人才,排挤人才,是国家最不详之事,也是奸臣最大的恶。

【孟子曰:“以善服人者,未有能服人者也;以善养人,然后能服天下。天下不心服而王者,未之有也。”】

这里以善服人,和以善养人,什么区别呢?朱熹说,以善服人,以要取胜于人,我比你善,你服不服?以善养人,是熏陶教养对方一起同归于善。心态有这么一点小小的差别,别人对你的人心向背就毫厘千里,所以一定要审慎注意!

张居正说,善虽然有服人之理,但是你拿善去要别人服,那就已经有自矜之心,如果自己有一善,就要恃以骄人,人家即使服,也是表面,不是心服。真正的善,是必善而不独善,一定推己及人,熏陶教养,要别人也同归于善,大家都善,这样以曲成万物为心,兼善天下为度,这才真正可以令天下心悦诚服而王天下。如果天下不是心服而能王天下,那是没有这道理的。

焦循对“养”的解释有所不同,他说“养”,就是养之以仁恩,我既然善,就是对人好,有仁有恩,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让大家都因我而得益,所谓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是也。

那么我们看到以善养人,是两个层次,一是真心对人好,利他,助人为乐。二是教养教化,让天下同归于善,和我一样善。而以善服人呢,是我比你善,有一种道德优越感,不是以德服人,是以德压人。服,是人家自己服,不是你去要人家服。

任何时候,你要别人服你,他肯定不服。唯有你没有服人之心,只有纯粹的善意,别人才会服。

【孟子曰:“言无实不祥。不祥之实,蔽贤者当之。”】

张居正讲解说,人的言语,有招祸启衅的,就是不祥之言。这样的不祥之言呢,往往就是没有事实依据,信口传谣,说人是非。不过,这样的话,在一般人身上,只是止于他自己的吉凶,还无关于国家之利害。真真正正最不祥的,是蔽贤者——嫉贤妒能,遮蔽贤者的奸臣小人,他们一看见别人有善行,就遮蔽他,不让君王知道;一看见别人有才干,就排挤他,不让他得位任事。这些人说的话,下蔽士庶之公议,上蔽人主之聪明,真是巧言足以乱德,利口足以覆邦,贻害深而流毒远,没有比这更不祥的了。

《晏子春秋》说:“国有三不祥,有贤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三不祥。”国家最不祥的是三件事,一是有贤能之人,国君不知道;二是知道了,由不给他官做;三是给他官做了,又不给他权力和信任,让他真正能担当任事。

《汉书 汉武帝纪》说:“进贤者受上赏,蔽贤者受显戮,古之道也。”发掘人才,培养人才,向领导推荐人才,是人臣最大的功绩。而嫉贤妒能,遮蔽人才,排挤人才,是国家最不详之事,也是奸臣最大的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孟子学习参考书目: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中华书局

张居正讲解孟子,张居正,中国华侨出版社

孟子正义,焦循,中华书局

孟子译注,杨伯峻,中华书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