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缘分就是刚刚好

玉米是个吃货,特别爱吃美食,要是每个月收入五千的话,她肯定要花至少三千在饮食上。川菜湘菜,粤菜鲁菜,中餐西餐……那是只要好吃的,她都不挑。在玉米看来,那句“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真的是真理,美食不能辜负,爱也不能辜负,因为爱她的人都给她做好吃的,妈妈因为爱她给她做好吃的,阿黑因为会做好吃的后来爱上了她。

玉米的妈妈是个厨艺高手,所以玉米从小就是吃好吃的长大的,小学的时候,玉米的妈妈中午会把午饭送到学校给玉米。回到课室的时候,玉米就会成为班级的焦点。

“玉米,今天你妈妈又给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啊,好香啊!”“玉米玉米,要不给我尝一口吧!”“玉米,我想周末去你家玩!”

玉米这时就会很傲娇的说:“我知道我妈妈做饭好吃,但是你们那些小心思就打消了吧,别总想着蹭饭啊。”

后来长大了离开家了,也越来越少能吃到妈妈给她做的饭菜了,玉米每一次回家吃饭都是非常的珍惜和高兴。玉米的爸爸告诉玉米,其实刚和妈妈结婚那会,妈妈还是个煎蛋都不会煎的人。玉米出生了之后,妈妈才开始学做菜,好在妈妈比较有天分,不出两三年就有了这般手艺了。

可是现在玉米的妈妈却后悔了:“玉米你看看你现在这样,饭菜有一点不好吃你就不吃,自己又不会做饭,以后你嫁人了怎么办啊?”

玉米想都没想就说:“嫁人了就下馆子吃呗!”

玉米妈一听就急了:“总不能永远下馆子吧,那到时候花销得多大啊!”

玉米直接就说:“那我就找个厨师过日子好了。只要他做菜好吃!”

玉米妈无奈的摇了摇头。

阿黑是个很出色的厨师。这天他认识了玉米。阿黑晚上休息的时候喜欢去日式居酒屋,晚上9点过后,居酒屋人就会非常的多,玉米自己一个人做在吧台的位置,要了一杯啤酒、几件烧鸟和一碗拉面。

烧鸟吃得玉米还是很满意的,但是拉面吃了几口玉米就吃不下去了,算不上难吃但是却很一般,玉米喝完啤酒吃完烧鸟就打算结账走人了。谁知道坐在一旁的阿黑一看玉米点的拉面没吃几口,作为厨师最难过就是看到食客浪费食物了,于是就瞪了她一眼,玉米也感觉到了有人瞪她,就一脸疑问的看着阿黑。阿黑指了指桌上的拉面,又指了指墙上贴着的珍惜粮食,浪费可耻的标语。

玉米就直接翻了个白眼说:“把农民伯伯种的粮食做的这么难吃,还好意思说别人浪费可耻吗?”

阿黑一听:“这拉面很难吃吗?”

玉米摆摆手说:“可能也说不上难吃,但是这拉面绝对不好吃。日本料理我也吃得不少,别骗我小孩子没吃过日本拉面啊。这拉面的汤头首先就是一大败笔,清汤寡水没有味道,其次面也不够劲道,煮的时间太长了。”

阿黑在一旁凝视着这个女孩,觉得有点意思,但玉米理都不理他,直接就走了。

后来没想到在自己的店里他重新遇上了玉米。阿黑在一家西餐厅做厨师,厨房是开放式的,他看见玉米和两个女孩子一起,坐在离他不远的一个圆桌位置上。

点的菜都给玉米上齐了以后,阿黑就偷偷的观察玉米的反应。不出阿黑所料,玉米指着两个他做的菜跟同伴说,这两个菜好好吃,快尝尝。阿黑偷偷的笑着走了过去,站到了玉米的身旁,装腔作势的咳嗽了两声。

玉米抬起头看了看阿黑,说:“你不就是那天在居酒屋里瞪我的那个人吗?”

阿黑问非所答:“怎么样,今天的菜好吃吗?没有辜负你农民伯伯种的粮食吧。”

这时玉米才留意他穿着的衣服和头上带着的帽子:“你是这的厨师?”

阿黑点点头。

谁料玉米眼中亮起了光,点头说着:“超级好吃。”

阿黑满足的说:“那就行,这顿饭我请客好了。”

玉米一行人露出了难以自信的神情,玉米简直笑出了声:“耶,太好了。”

阿黑说:“但是前提是你要给我你的联系方式。”

玉米想都没想就把所有联系方式都给了阿黑,反正有好吃了,反正免费吃了好吃的,对于玉米这种吃货来说,没有什么比好吃的更重要了。

玉米和阿黑后来走到了一起,这都是两个人一来二去,阿黑多给玉米做了几顿好吃的,玉米也很欣赏阿黑厨艺的结果。

遇到阿黑这种会做饭的女婿,玉米妈也是很满意的,两人相处在一起也是超乎他们自己预期的融洽。玉米生气了,阿黑一顿美食就能解决;阿黑生气了,玉米一夸阿黑做菜好吃,阿黑穿上围裙准备下厨了。

阿黑和玉米不是轰轰烈烈的爱情,是刚好适合的爱情。刚好玉米喜欢吃美食,刚好阿黑擅长做美食。但仅仅是这样的“刚好”能够造就一段爱情吗?当然不是,这需要阿黑在一开是遇到玉米为农民伯伯的粮食抱不平的时候就产生的一点动心,也需要阿黑看到玉米点评那碗拉面时的头头是道,还需要能再次相遇的缘分。

爱情有很多种,两个人刚刚好的这种爱情很难遇到,因为这种刚刚好,是一开是我们并没有想到的,而且这种刚刚好也是没有标准的。可能对阿黑和玉米来说只是一个会做一个会吃。

到我们每个人的身上刚好的爱情是怎样的呢

可能是一个会唱一个会跳

一个会写一个会画

一个会裁一个会缝

但本质却又不止这样,而是

我们有刚刚好的缘分,也有琴瑟和鸣的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