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39)

当东华、承吞携侍从赶往焦恶洞后,承吞立刻召见了探子:“你肯定他们并未出来?”

探子回报:“启禀殿下,小仙一直守候在此处,确实未见任何人出入。”

东华问道:“对方的兵力有多少?”

探子回报:“禀帝君,佟肖带着三十人,其中有小半是乌合之众;拦波则带着二十人,其中全是精锐;但这洞里有不少兵力就不得而知。”

东华看了一眼承吞所带的侍从,没有做声。

承吞察觉到东华的眼神,而后道:“虽则本王只带了四十多个侍从,但实在因时间紧急,无法在短时间内调集更多兵力。何况,本王的侍从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若论起单打独斗,也未必不及敌人。”

东华向来是独来独往惯了,又因为早就交出兵权、隐居太辰宫,能够直接征用的兵力几乎等于零,何况他也没那个需要。

至于承吞,西海虽然调出不少兵力搜寻林亥,但他们大多散落在连荒各处,而焦恶洞的情报也来得突然,他们赶来尚需少许时间。此外,他与东华都认为应该留更多兵力保护凤九、原芹,害怕对方使的是调虎离山之计,因此带过来就只剩这么一点人。

东华听到承吞的话不置可否,但也知劝不动这个霸王,便握紧手中的佩剑道:“来都来了,进去吧。”领头往洞里走去,承吞和侍从急忙跟上。

承吞本以为能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怎知进洞够却发现入眼处空无一人。承吞不死心,又在洞内翻查,仍然没有看到任何线索,气道:“难道被他们耍了?”

东华见这山洞里安静得很,不像是有人烟的样子,可据探子回报,佟肖他们并未离开,如此说来,这山洞内要么有别的出路,要么就是他们候在暗处准备一击即中,想到后一种可能,东华便道:“小心有诈。”

话音刚落,突然从洞顶落下无数巨石,东华一行人赶紧慌忙躲避,正凝神间,佟肖和拦波带着各自人马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双方便在巨石阵中打作一团。

承吞对战拦波,东华对战佟肖,剩余的侍从则对战侍从。因东华恼怒佟肖此人将凤九带入危险,所以出手毫不留情,招招致命,只可惜东华失了九成法力,故此只能在招式上胜过佟肖;而佟肖身为林亥座下的首席仙君,武力值和法力值都是一把好手,虽然在招式上敌不过东华,可有仙法护身,东华一时半会倒也伤不了他。

拦波自然是敌不过承吞的,不然上次在雨非沙漠撞上承吞时,又如何会发讯号求救。眼见拦波已处在下方,承吞骂道:“林亥呢?让你的主子出来见我!”

拦波还未说话,承吞就先听到了一阵哈哈的笑声:“承吞!你胆子不小啊,这里也敢闯!”

承吞边与拦波拆招边骂道:“装神弄鬼!快点滚出来!”

那林亥却并未动怒,也仍不露面,只是笑道:“看看这是什么?”

空中突然幻化出一个精美的玉瓷瓶。

承吞喜道:“震云瓶!”说着便要去夺,可那震云瓶若隐若现,承吞刚握在手机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握住。正奇怪间,震云瓶又突然飞至空中,然后对外释放出一股凤力吹起了洞内的黄沙。

这震云瓶原是调度水源的,布雨固然有专门的雨神,可西海的海水也是一样厉害武器,因此承吞的祖辈造出了震云瓶,可以凭此发号施令、随意指挥水源,以声势浩大的水源之力量击退外力。

可不知这林亥使了什么妖术,如今震云瓶居然可以自如的召唤沙漠里的黄沙,只见顷刻间山洞内的黄沙全部飞起,向东华他们一行人急速铺来。因这山洞密闭,众人见无处可躲,只得分别树立起一重仙障来抵御黄沙的进攻。

东华正要使出全身剩余的一成仙力为自己筑个仙障,好抵挡震云瓶的法力,岂料刚念完口诀、调动意念时却发现仙障没有如愿筑起。东华抓紧时间再试第二次,仍旧不凑效,正在此时,那黄沙裹着无边法力席卷向东华,东华只得提起剑挥砍。那其余的黄沙见余下众人都有仙障阻碍,竟好像是通了人性一般,都一齐攻击东华。东华只得以肉体与武功勉力抵挡支撑。

佟肖、拦波见帝君一人被黄沙袭击,便想一齐攻向东华,承吞瞧出二人意图,急忙阻在前面拦住二人,重新扭打在一起。其余的佟肖侍从也欲攻击东华,承吞的侍从急忙出招拖住他们,让他们无暇分身。

东华的这柄佩剑固然是削铁如泥,面对敌人或是大石都可以派上用场,可倘若面对的是黄沙,重剑有锋亦都变作了重剑无锋,只能徒劳的对抗。那黄沙幻化为一个人形,徒手徒脚的与东华对打。东华砍断它的一只手,它不过是化作尘沙再重新铸结成人形。渐渐的,那黄沙越积越多,变成了四个黄沙人与东华对战。到底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还是八只永远不会被砍断的手。东华正与两名黄沙人正面交战时,背后一名黄沙人偷袭,东华一个转身劈剑回击,而背后的另一名黄沙人也抬腿来袭。东华此刻再要拔剑已来不及,只得也抬腿去挡,正在这时,头先正面迎击的两个黄沙人逮得这个空档,一个出拳、一个出掌,齐齐攻向了东华。

东华此刻正苦于应付原先背后的两名黄沙人,虽已察觉到正面的黄沙人在转为背面之后亦在偷袭,可实在挪不出手对付他们,只得生生抗下这两个黄沙人的招数。

承吞见势不妙急忙喊到:“帝君小心!本王来助你!”他头先见到帝君并不筑仙障,还道帝君自恃身份,想直接正面迎敌,可是见到帝君没出几招后深陷危险便心知不妙,因此一边忙着摆脱佟肖、拦波,一边裹着仙障飞到帝君身边,但已然出手太慢,帝君还是中了招。

“快保护帝君!”承吞冲其余侍从喊道,只见东华已经趴伏在地上,口吐鲜血。

侍从见状也纷纷围成一个圈护住帝君,而那四个黄沙人竟也毫不恋战,见袭击帝君成功后突然顷刻之间全部散作一团黄沙,从天空中簌簌的往下落,打在脸上、身上都格外的疼,还极容易迷花眼睛。

正当大家看不清洞内情形时,却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且山洞内的大石头又从各个方向砸下来,而佟肖、拦波一行人已经不见踪影。

东华道:“不好!这山洞怕是被他们埋了火药!赶快走!”

承吞闻言赶紧扶起东华,在纷落的巨石中携着侍从匆忙向外跑去。待得一行人刚刚逃出山洞口,就听见震天的一声轰响,那山洞顿时化作了无数碎石炸向四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