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丨梦谈江都】chapter 1 忘川

写在开头:

几年前就想写一个和仙妖神鬼有关的故事了,大纲很久前就打好,只是迟迟不敢动笔,觉得文笔不好的人写古风很作,最近终于下决心一作到底。

【梦谈江都】说不上连载,是一个系列。会有好几个小故事,彼此独立又彼此相关。

内容纯属虚构,一些好听的地名或其他名词是化用了我家乡几个乡镇名的风情,一些故事情节也是化用我家乡某些鲜为人知的传说。

想让更多人知道家乡的传说,家乡的美。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心之所住,以梦谈之。

图片来自网络

1.

传说人死后魂魄会经过鬼门关,出了鬼门关,便走上黄泉路,黄泉路上盛开着血红的彼岸花,花开不见叶,暗殇离别。

一路曼珠沙华,妖娆鬼魅,繁花蔓延至一座名唤“奈何”的桥,奈何桥边有块青石叫三生石,三生三世的纠葛镂刻于上,魂魄过桥前总爱驻足石边,流连。

三生石旁有一望乡台,一个佝偻老妪于其台上熬汤。

奈何桥下的忘川里满是冤魂厉鬼,忘川中的戾气早已侵蚀她的容颜,老妪鸡皮鹤发,一双眼睛也被浊气熏得暗淡丑陋。鬼差阴寿短,没有人知道老妪的名字,也没有人想知道她的名字,只知她原本姓“孟”,众人都称她一声“孟婆”。

孟婆站在望乡台上,守着一锅汤,一个接一个喂着那些即将踏上奈何桥的魂魄。不喝孟婆汤,就过不得奈何桥,但凡喝了孟婆汤,就会忘却今生今世的所有羁绊,了无牵挂地开始下一世的轮回。

2.

鬼门关,黄泉路,彼岸花,三生石,望乡台,奈何桥,忘川河,孟婆汤。

魂魄来到这里,除了心甘情愿地接受宿命之外,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只是在望乡台上诉说凡尘过往,惟愿在饮尽孟婆汤前,再次回忆一世情殇。

而押解魂魄的鬼差们,因日子单调清苦,也乐得将魂魄们的人生故事当段子来消遣。

说的人声情并茂,听的人津津有味,连孟婆也会颤巍巍地停下熬汤的手,静静在一旁聆听。

“望乡台上忆往昔”倒渐渐成了饮孟婆汤前魂魄们约定俗成的一个仪式。

有人愤然国仇未报而身先死,有人叹息未了的风花雪月事,有人静静凝望着三生石无悲无喜,也有人哭号着咒骂上苍无情。

人生如戏,人死又是另一出戏。

3.

一对老夫妇携手走过黄泉路,踏上望乡台,彼此就这么无声对视着,没有言语却自成默契。二人恩爱到白头,虽有波折,然生同衾死同穴,可谓善终。

老人家端过孟婆汤时,终是起了一丝迟疑,对孟婆道:“仙上,我们夫妻此生已是无憾,来世缘分也不强求。只是还有一事放不下。吾与吾妻年少时曾得江都的东陵圣母相助,圣母垂怜,赐花荡之境的一个精灵帮吾妻渡劫,然至今不知精灵生死。如今一旦饮下这汤,往事便如烟云,若仙上知晓花荡之境,还望赐吾一个心安。”

花荡之境……孟婆整日守着凄戾的忘川,似乎已有数百年未曾听人提起这个仙境,浑浊的双眼不由得望向仙境所在的远方。

六界之间,有数个仙境安然存于其中。世人皆知东海蓬莱仙境、方丈仙山、瀛洲仙岛和南海瑶池仙境,唯独不知花荡之境。

花荡之境位于江都云山之上,由东陵圣母掌管,经世与外界隔绝。

境中有三绝,一绝有仙术,可活死人肉白骨;二绝有引江,都说上有引江下有忘川,忘川之水集冤魂厉鬼之戾气,而引江圣水集天地草木之灵气,仙魔千金难求;三绝有精灵,皆乃境中花叶草木因缘变幻而成,精灵轮司江都之花期,不问世事,但仙法深厚。

“花荡之境,无生亦无死,精灵亦不会有老病,想必她也活得好好的。”孟婆沙哑苍老的声音悠然而起。

老夫妇得了孟婆的回应,互相看了一眼,欣慰地笑了,饮下了孟婆汤。

后头一个油头小鬼插嘴道,“原来当真有花荡之境!原来当真有精灵!我生前的邻居总是说精灵在身边,我还道她是疯了,没想到呀!各位鬼差大哥,不知可否有幸轮回前瞅一眼花荡之境的精灵?”

“想得美!”一个鬼差狠狠敲了他的头,“花荡之境如此神圣,怎容你亵渎!据说境中神仙美貌不腐,青春常驻,哪像我们,整天逮在这阴森森的鬼地方,还要逮不听话的你们!”

孟婆在一旁熬汤,听着说笑打闹,无悲也无喜。凡尘的嬉笑怒骂、悲欢离合,最后都抵不过一碗孟婆汤。

4.

这日,忘川边来了两个大人物,鬼差们好奇地交头接耳,却不敢上前打探半步。

一位是魔界的魔君浮尘,紫衣蹁跹,正顶着忘川的阴风伫立,用魔力搜寻着水里的游魂。神魔两界井水不犯河水,但传说魔君浮沉上天入地搅扰三界,只为寻一位姑娘的芳魂。鬼差们都害怕他会在这里搅出什么幺蛾子,姑且随他寻去。

另一位则是黑龙神君泽铭。相传数百年前,黑龙神君与花荡之境的精灵忘忧相恋。忘忧本是引江畔一株萱草,得天时修炼成精灵。然历劫时不幸重创,奄奄一息。黑龙神君为救忘忧不惜违反天条,兴风作雨。顷刻间江都水灾泛滥,百姓苦不堪言。最终东陵圣母化身白龙救百姓于水火,收服了黑龙。

都道英雄难过美人关,为了一个精灵便为祸人间本是抽龙筋的大罪,然圣母慈悲,只罚他在人间服役三百年,待功德圆满后便赐一碗孟婆汤,抛却过往,重位仙班。

三百年恍如一梦,黑龙神君已然弥补了犯下的罪孽,站到望乡台前。

“望乡台上忆往昔,不知婆婆可否允我倾诉一番?”

黑龙神君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如传说中一般年轻、俊朗。这忘川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如斯佳人,鬼差们都看痴了。孟婆也是久久没有言语,混沌无光的双眼里看不出情绪,良久才道:“神君请便。”

于是,黑龙神君诉说着他与精灵忘忧的过往,诉说着他和忘忧的相识、相爱、相知、相守和相忘,诉说着他的爱、他的恨。

“萱儿她从不喜人唤她忘忧,总说世上最不该忘的便是忧怖……萱儿她喜欢看朝霞,总拉着我一道看,当时真想让司霞的仙子晚些浣洗朝霞,好叫我睡个好觉……三百多年啊,十数万个日夜,抬眼看朝霞,总感觉萱儿在与我一起看……然而这三百年来从未得过萱儿的消息,她也竟从未找过我,也罢……”

黑龙神君面色一下子暗淡下去,神情悲伤,众鬼差也为之动容。

“泽铭别无他愿,知忘川孟婆通晓天下事,故冒昧一问,萱……精灵忘忧可还安好?”

“花荡之境,无生亦无死,精灵亦不会有老病。萱儿她得圣母护佑,过得很好。”孟婆颤巍巍地舀起一碗汤,“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还请神君尽早饮汤,忘却过往忧怖。”

“也好。知道她好,便好。”说罢,一口饮尽这汤,过了这奈何桥。

5.

孟婆仍望着神君的背影,一直在忘川旁驻足的魔君浮沉终是开了口,“能为黑龙解惑,不知可否为在下解惑?”

“忘川三百年来都没出现过那人的气息,魔君想必要失望了。一念执着,何不忘却忧怖,放下自在?”

“忘却?放下?谈何容易。哪怕穷尽一生,我也要寻得她。”魔君面有不忍,终是望着孟婆说,“仙子不也忘不了,放不下么。”

忘忧精灵孟萱,花荡之境一株萱草所化,仙灵所至,能使人忘记前尘过往。为救黑龙神君,自愿以仙灵终身居忘川司汤。黑龙得以免去抽筋之刑,放逐三百年便可重位仙班。

“他知我好,他便好,如此,我也欢喜。只我一人忘不了,放不下,又有什么关系?”

孟婆熬着汤,苍老模糊的面容依稀还残留着昔日风韵。

梦过梦往,黑龙神君走了,魔君也告辞了。

魂魄来来往往,彼岸花开开落落。

老妪独在忘川畔熬汤,鸡皮鹤发,一双眼睛也被浊气熏得暗淡丑陋。没有人知道老妪的名字,也没有人想知道她的名字,只知她原本姓“孟”,众人都称她一声“孟婆”。

孟婆不悲不喜的沧桑,唯有忘川可与之作伴。

《忘川》·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