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配约见小三,不为手撕,不为辱骂,只为……

96
子鱼讲故事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5.3 2019.03.23 12:32* 字数 2310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姐,我是真爱你弟弟良银的,离开他,我活不下去!”

良银的小三晴晴说她不想活了。

我笑了。遇到过胡搅蛮缠要分手费的,还没遇到过要寻死觅活的。谁不知道,外遇就那么回事!拿生命开什么玩笑?

她以为她能吓唬谁呢!

想死很简单啊,大河又没盖盖子,再不济,找个楼房,闭着眼睛往下一跳,不就蹬腿了?

嚷嚷着要死的,一般都不会死。她不过是想通过我给良银施加压力罢了。

她以为我真是良银的姐姐,定会害怕弟弟卷进死亡纠纷,从而劝弟弟离婚娶她。

她真天真!

我说我是良银的姐姐,她就真信了!就如良银欢爱时说过要娶她,她就真信了一样。

这样的智商,还当三儿!

不过,我还是克制住内心的鄙夷,尽量劝她一切从长计议,不要干傻事。

她哽咽着谢谢我。

我心里又是一阵冷笑。丫头,你是太傻还是太嫩?

2

“良银,你那小三说她怀了你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我准备再敲敲他,看还能诈出多少他不承认的事。和以往一样,衣袋里的手机,早打开了录音模式。

“怎么可能?我们每次都戴套的……”

“每次!??”

眼见说漏了嘴,他赶紧闭了嘴,垂下头。

他曾说,他和晴晴只是一夜情的!还说,为了表现他悔过的诚意,他将断绝与她的一切联系,善后事宜,交给我全权处理。

正室和小三,自古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为了避免针尖对麦芒的正面冲突,与她联系时,我说我是良银的姐姐。

晴晴信了。她说,他们已经交往了半年,她还为他堕过一次胎。他还承诺了,等孩子上大学就娶她!

再次被欺骗,我的怒火熊熊地燃烧。

“现在,你的三儿说了,她要想死!死前要把你们之间的丑事公诸于众,你看看怎么办吧!”

我冷冷地说,内容半真半假。

“老婆,求求你,一定要劝她!她要死了,麻烦就大了!”

良银脸色煞白,浑身哆嗦。

我知道他怕啥。

以他目前的地位,有点桃色新闻,最多只是升迁受阻,要是闹出人命,金饭碗估计得砸了!

“那,要不,我让她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她手头有你的把柄,又老是纠缠不休,不肯放手,留着始终是个麻烦!”

我的脸上,浮起一抹难以察觉的笑。

“你是说……”他结结巴巴,恐慌得无以复加,大概,我脸上的狠毒吓坏了她。

“老婆你想怎样就怎样,只求不要连累我!当初本来就是她勾引我的,要不,我怎么可能看得起她……”

这个瘫软在地,喋喋不休,急于洗刷自己的男人,哪里还有半点男人的样子!他甚至都没有问我这次到底准备怎样对付他的三儿――那个曾经和他同床共枕半年的女人

3

我在一家茶楼包间约见了小三。

小姑娘十八九岁,其貌不扬,文文静静,怯生生的,丝毫看不出有当三儿的潜质。 即便已经当了半年三儿,还是不像个三儿。

我没来由一阵惋惜。

“姐……”她期期艾艾地。

“你真的非要嫁给他?”我注视着她憔悴清瘦的脸颊,尽量把声音放温柔。

“姐,我爸死得早,良银是我的贫困帮扶资助人,有了他,我才读完了高中。”

我点点头,我明白,一个人到中年,又事业略有所成的男人,对缺钱缺父爱的女孩,有着怎样的吸引力。

“可是,你确定良银是爱你的,并且会娶你?”

“肯定爱的,他不止一次说过他爱我,说跟家里的黄脸婆早没感情了,等他女儿考上大学就娶我!”

“是在床上吧?”我咬了咬牙,尽量不动声色。

她的脸开始发红,然后慢慢垂下头去,手指捻着衣角,像极了我女儿小时候抄作业被我逮着时的冏态。

我的心柔软起来。

我的手放在衣袋里,摩挲着录了音的手机。我终究还是把它拿了出来。

4

晴晴的眼睛越瞪越大,她看看喋喋不休的手机,看看我,脸色苍白。

“你是……”,她的手指,抖抖索索地指着我,嘴唇哆嗦得厉害。

忽然,她转身就跑,裙角挂翻了凳子,桌上的茶杯哗啦一声掉在地下,摔得粉碎。

我追出去,她死命向楼顶跑。

我在楼顶中央抓住了她。

“你们都骗我!”她拼命地挣扎,眼睛弥漫着绝望后的疯狂。

“良银找女人,不止你一个。每次都是我拿钱消灾,从没遇到像你一样寻死觅活的。”

“你是说,他有好几个女人?”她停止挣扎,喘着气,失神地看着我。汗水和泪水把头发凌乱地沾在她脸上,她看起来像只落水的老鼠,狼狈而无助。

“要不要都听听?”我准备打开手机。

“够了够了!”她声嘶力竭,一把推开我,慢慢地向楼顶的边缘退去。

“听着,我有一个女儿,和你差不多大。要不是因为她,我也和你一样,早从这儿跳下去了!”

我突然泪流满面,这些年,所有的委屈,在这个不堪一击的情敌面前倾泻而出!

“咱们都跳啊!傻逼!咱们今天死,明天他就可以再找女人!”

她站住了。良久,她慢慢向我走来。

“姐……不,阿姨,对不起……我不想死了,不值……我明天就离开这儿……”

“孩子,好好活着,你值得拥有更好!”

“阿姨,你也好好活着!”她脸上浮起一个苍白的笑容。

我用力抱了抱她。

她转身走了,背影瘦削而孤单。

4

“老婆,搞定她了?你太厉害了!”良银出差几天回来,谄媚着要来抱我,我恶心得想吐,借口给孩子做饭 ,转身进了厨房。

这是孩子高中阶段最后一次归宿假了,还有几天,她就要高考,我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给她营造一个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

“妈妈,你好憔悴!怎么回事?”女儿的眼里充满了关怀。

“还不是天天想你想的!‘为伊消得人憔悴’嘛!”我开着玩笑掩饰,老公在旁边打着哈哈。

“妈,我上大学就得离开你了,你可得好好活!要不我怎么放心得下?”

“一定听公主殿下的,好好活!”女儿噗嗤一声笑出来。

“阿姨,你也好好活!”那个三儿的话也响在我耳畔。

是的,好好活。

等女儿高考结束,我就和良银离婚,我怎么能让渣男耗尽我对生命的所有热情?

凭我手里抓的把柄,我有把握让他把财产全部转移到我名下。

至于那个三儿,离开我第二天她就打电话告诉我,她要到深圳去了,准备边打工边读成人大学。她终于意识到靠男人不如靠自己,我很欣慰,愿意从渣男那里拿一笔钱资助她。

“谢谢阿姨,我不想再依赖人,我相信,我凭自己,还是可以活得好好的!”

是的,我们凭自己,还是可以活得好好的!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