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开昨日的信封

是你定格的笑容

信纸微微皱了笔墨

向我道一声珍重


太多的南北西东

思念聚集成潮涌

夹层中的那片梧桐

将我带入一个梦


你的身影向我走来

每一步都温柔

那天我看见

最浪漫的烟火


我并不曾见过

你笑得如此开怀

像是冬天慢慢走远

风吹着花开


我想从明天起

和你一起喂马劈柴

就在这尘世中

面朝大海



浪花亲吻过海鸥

也目送它们远走

轮船驶过许多港口

也并不都会停留


流云刚好遇见风

晚霞目睹了彩虹

不论前方路有多远

都希望你加油


你的身影慢慢消失

在街道的尽头

那天我看见

最漫长的日落


那时人们都说

此心长命无绝衰

江海枯竭六月飞雪

才舍得分开


我也不曾想到

记忆会被时光覆盖

你转身去处

皆是山海



我还在练习着

没有旁人的对白

一场喜剧已经落幕

观众也离开


路灯向我走来

吞没我所有等待

像是月亮失去了光辉

溺于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