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消失的咖啡店 】(第二章 “Disappear”全员集齐 下)

亲们,目录在这哦,请戳

第二章 “Disappear”全员集齐 上

“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多了吗,这好像跟你没有关系吧,还是说你想吸引我的注意力?。”少年凑到尹若归跟前,眯着眼睛说道,嘴角上挂着一抹坏坏的笑。尹若归一把推开他,涨红着脸生气地说道:“瞎说什么,我只是看不惯你们男生欺负小女生罢了,先不说这个,你怎么在这?难道说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不是,今年报了但没考上,那你呢?”“我,我嘛,呵呵,嗯--曾经是吧,毕业了。”“啊,你都这么老了呀,老-人-家。”“什么?老人家?我正值青春年少好不好,你这小子,是不是活腻了。”尹若归气的吐出了一口老血,追着他打,“好了好了,我错了姑奶奶,饶了我吧。”两人在枫树林里你追我赶。

另一边醒了的冬向发现尹若归不见了,揉了揉太阳穴起身去找她,“你给我站住,道歉已经没有用了。”

咦--这不是若归的声音吗,冬向循着声音找去,“哎呀,你这个欧巴桑怎么这么无理呀。”少年一边抱着头一边尖叫道。

哎--那不是冬向吗,尹若归欣喜若狂的喊道,“冬向,快帮我抓住那小子。”无奈,在两人的双面夹击下,纵使少年再飞毛腿也没用。“哼,你们两个人抓我一个,不公平。”“什么公平不公平呀,那你刚刚在那边欺负一个女孩子时怎么不这么说,哈哈哈哈--”尹若归贼贼地哈哈大笑。听得冬向一头雾水,忙问到底怎么回事。

在尹若归添油加醋的叙述下,总算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旁的少年撇着嘴解释道那个女孩子跟踪他好久了,他一直担心自己是不是碰到了跟踪狂,所以才会那么凶,至于说尹若归是“老人家”嘛,本来就不小了,不就是欧巴桑嘛,   气的尹若归张牙舞爪地扑过来,冬向一把拦住她。

少年忙躲到冬向身后,“嗯--话说,这个帅哥是谁?你的男朋友?”少年一脸惊恐的问道,“是的,怎么样,比你帅多了吧。”听到赞美尹若归立即停止了攻击,以嘲笑的口吻回击道。呵--旁边的的少年用几乎怜悯的口吻无奈道:“可惜眼光太差,啧啧。”“你,你, 臭小子,果然还是欠揍。”

“好了好了,若归别闹了,你叫什么名字?”冬向转向少年问道,“金贤承。”“哦,之前若归讲你刚高三毕业,今天又不是双休,按道理讲这会儿你应该在学校,怎么在这闲逛?刚大一就想着逃课了?”

“不是不是,嗯--我只报了这一所学校,但我又不愿意复读,所以我想找工作了,对了,哎呀,我怎么把正事给忘了。”金贤承敲了一下脑袋,“不行,我得先走了,要不然赶不上咖啡店的面试了。有缘再见哈!”

“等一下,你要去哪家咖啡店面试?”冬向急忙问道,“Disappear呀,想着考不上这所大学,能在这工作也挺不错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冬向和尹若归两人同时哈哈大笑,“你两笑什么?”“嗯,不用面试了,你被录取了,我就是那家店的老板娘。”尹若归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哈?这只母老虎竟然是“Disappear”的老板娘,完了,此时的金贤承犹如霜打的茄子,他无比担心自己以后的日子。

就这样,金贤承开始做起了咖啡店的服务员,除了每天要被尹若归欺负以外,黄大人也老是欺负他,一抱就被抓,而且一有时间冬向还逼他练小提琴,他感觉自己掉进了老虎窝,但这个窝却让他觉得无比的安心甜蜜,每天吵吵闹闹的日子过得很快,就像指尖的流沙一样,不经意间就流完了,抓也抓不住。

“你来干什么?”“我,我是来应聘的。”女孩低着头怯怯地答道,“应聘?呵,真厉害,都跟踪到这了,你走,这里不欢迎你这种跟踪狂。”金贤承生气的说道,眸子里似乎都喷出了火。

“怎么回事?”尹若归闻声走了出来,“咦--这不是那天枫树林里的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吗?”“别理她。”说着金贤承把尹若归往厨房里推去,“那个,等一下,我是来应聘的,我们能聊聊吗?”女孩对着尹若归说道,“不行。”金贤承生气地吼道,“好。”“老板娘!”尹若归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没事。“走吧,我们坐那聊。”说着尹若归把女孩子引到店里的一处拐角坐下,点了两杯卡布奇诺。

“你好,我叫施诺诺,我不是什么跟踪狂,我和贤承从小就认识,后来我搬家了,直到现在才回来,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可是他好像不记得我了。”女孩双手握着杯子低着头缓缓地说道,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所以请让我在这工作,拜托了。”她睁大了一双水汪汪的眼睛苦苦的看着尹若归,怎么办?我最见不得别人求我了,尤其还是这种超级可爱可怜的女孩子,哎呀,但如果我把她留下来,贤承会不会生气呀,哎呦,好纠结。尹若归低着头不敢看女孩渴望的眼神,“那个,请让我考虑考虑,明天再给你答复行吗?”尹若归不好意思的说道。“嗯,可以,谢谢,谢谢。”女孩不住的感谢让尹若归心里更加的难受。

晚上,咚咚,“贤承,你睡了吗?我能进来吗”“还没有,你进来吧。”尹若归推开门怯怯地走进去,“嗯--老板娘今晚怎么有空来我这,难道要抛弃老板来讨论跟我私奔的事?”金贤承眯着眼睛邪恶地问道。

“别贫嘴了,我来有正事。”“哦,是吗。”金贤承从床上坐起来,“是要说那个女孩来这工作的事吧。”“你知道?好吧,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直说好了,我打算聘用她,你觉得怎么样?”尹若归直视着他的眼睛,金贤承愣了一下,“呵,聘用谁是老板娘的权利,不用跟我讲的,再者,你不都已经打算好了吗,又何必多此一问。”冷冷地抛下这一句,他又躺倒了。

“金贤承,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给我起来说清楚,你这什么态度?”说着尹若归去拉他,“我认识她。”金贤承冷不丁地撂下这四个字。

“啊---那你。。。。。。”一脸惊恐的尹若归愣在原地,“为什么装作不认识对吧,若归,你觉得现在的我能给她一个好的未来吗?我连大学都没考上,我拿什么去给她幸福,以前认识我是她的不幸,而现在,我不想把这不幸继续下去。”

啪的一声,“你干嘛打我的头啦,会笨的。”啪--啪---啪,“你还打,别打了。”金贤承被打的抱头鼠窜,“是呀,认识你这种胆小懦弱的人确实是诺诺的不幸,可你凭什么擅自决定她的幸福,如果对她来说只有和你在一起才是她唯一的幸福,难道你就这样擅自地剥夺她追求幸福的权利,你最起码得问问她的意思,你们男人就是这样,自私的要死,总是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

“呜呜--那怎么办?”金贤承抱着头委屈地问道。你就这样这样,好好好。

讲完后若归就回房了,心想这小子,原来立场那么的不坚定,自己稍微劝两下就开窍了,嘿嘿,还真是可爱。

刚到门口,“我都说了,我会好好考虑的,等我考虑好再联系你们,好了,我要挂了。”咦--冬向在跟谁打电话,语气怎么这么凶。尹若归带着疑惑推门而入,“冬向,你刚谁打电话,怎么那么凶,从来没听过你这么说话。”“哦,没什么,是咖啡原料供应商,非要我在他们那订,我跟他们说我会考虑的,天天打电话来催,烦死了。”冬向心虚地回答道。

“这样呀,这种烦的人下次直接回绝掉就好了,不早了,我们早点睡吧。”“嗯嗯。”拉上窗帘的屋里黑得只能看清身旁睡着的人模糊的背影,四周安静的就只剩下呼吸声,冬向失神地看着漆黑的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尹若归给施诺诺发短信约在上次的枫树林里见。

施诺诺早早的在那等着,“诺诺!”嗯--施诺诺一回头发现来的并不是老板娘,而是她魂牵梦绕的金贤承,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流,金贤承走到她身边,“诺诺,你别哭,是我不对。”

“你想起我了?”施诺诺呜咽地问道,“不,不是,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但我--并不想认你。”“为什么?”施诺诺的瞳孔瞬间放大了几倍,“就像你看到的,诺诺,我没有考上大学,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我给不了你幸福。你这么好的一个女生,我配不上你,忘了我吧,去找一个更好的。”

“不,不,我不要更好的,我只要贤承,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除了你,我谁也不要。”“诺诺,你何苦呢?”金贤承摇着她的双肩无奈的说道。施诺诺并不想继续说下去,反正她这辈子只认定金贤承一个人,她一把抱住他,她希望可以这样抱着他一辈子。金贤承用手覆上她的后脑勺,喃喃说道:“诺诺,你怎么这么傻。”

世上有好多施诺诺,也有好多金贤承,虽说是狗血一样的桥段,但这样的桥段是屡见不鲜的,不过,不是每一个女生都能像这个施诺诺这般执着,也不是每一个男生都能像这个金贤承这般幸运。

时至今日,咖啡店的长期员工也已招满了。金贤承本以为诺诺来了之后自己就可以不用被若归欺负了,然而事情并没有按照他预期的方向发展,现在是施诺诺和尹若归两人合起伙来欺负他,哈哈,“Disappear”里天天传来金贤承的嚎叫声,那叫一个惨。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在大家的吵吵闹闹中不知不觉地来临,尽管这不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但校园里的节日气息早已扑面而来,“Disappear”也要穿上节日的盛装了。

大家手忙脚乱地打扮着咖啡店,给圣诞树挂上装饰品,在店里挂上气球拉花,冬向和金贤承也已扮成了圣诞老人的模样。

今晚,“Disappear”的party之夜拉开序幕。店里放着吵闹的音乐,所有人尽情的畅饮跳舞,尹若归穿着宽松的白色毛衣,红色格子裹臀裙,喝了酒的红扑扑的小脸上洋溢着笑容,摇摇摆摆地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经过冬向旁边时一把扯下他的圣诞帽自己戴上,弄得冬向在旁边哭笑不得。

另一边,金贤承的周围被女生们围得水泄不通,她们超级喜欢这个幽默搞笑的的金色卷发少年,远处的诺诺干巴巴的看着,委屈的小眼神里透露着凶气,恨不得冲上去把那些女生大剁八块。尹若归像幽灵一般地飘到冬向旁边,讥笑道:“你看贤承多受欢迎,你这个老帅哥都过时咯。哈哈哈哈哈哈哈”冬向苦笑着回答说:“嗯,我这个过气的帅哥只要伺候好尹大小姐就可以了。”

殊不知就在几分钟前,尹若归偷偷地像只母老虎般嘶吼着推开围在冬向身边的女生,还私下恐吓她们说老板只属于她老板娘的,再动歪心思以后就不许来这喝咖啡了,吓得那些女生们都离冬向二尺地远,冬向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眼睛都眯成月牙了。

咚咚,十一点的钟声敲响,也预示着party之夜的结束。大家在恋恋不舍中离开“Disappear”,没办法,十一点半的门禁像恶魔一样无声无息的飘到大家的脑子里,时刻提醒着他们第三十二条校规。

结束后的咖啡店就像个垃圾场一样,冬向揉了揉太阳穴,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杯盘狼藉,算了,明天休业一天慢慢打扫好了。“呀,起。”旁边响起施诺诺吃力的声音,“哎。。。。。。冬向,过来帮个忙,把这头死猪抬上去。”冬向看了一眼喝的醉醺醺的金贤承和尹若归两人,无奈的笑了笑。走过来帮忙先把金贤承背了上去,施诺诺要下来再帮忙一起抬尹若归,冬向示意不用,对她说照顾好金贤承,尹若归那小身子板他一个人就够了。

冬向轻轻地走到尹若归旁边,双眼柔情似水地看着熟睡着的,嘴角还挂着笑容的尹若归,俯在她耳边轻声地说道:“若归,假如有一天你发现了我隐瞒了你好多事情,你一定要相信我是有难言之隐的,以后就算我不在,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说完吻了一下尹若归红扑扑的脸颊,眼睛里溢满藏不住的悲伤。

H�V~V<�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