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教过我的班主任,我干活能不细致么?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晚上吃饭时,老公吃得慢吞吞的,举筷子扒碗都有几分慢镜头的余韵。

他的手机搁在旁边的桌面上,安静着,幽幽的屏幕只持续地折射着那几道由灯管弥撒过来的光线。

看来,老公今天很累了。

平日里,他吃饭都爱刷两下手机,可是这回,从上餐桌到已经扒了大半碗饭的现在,老公的眼睛都没往手机那瞟上一下。

今晚他将近八点才回来,一回来就靠在躺椅上,直到我把饭菜摆好,才上餐桌。

往日里,他一回来就会抱着小公主逗笑,今晚可没有。

他看起来,真的很疲惫。

可是,他昨晚说过了,他今天只装一个五米左右的橱柜,可能下午就能回来了。

我开口问道:“今天装了两条厨柜?”

老公摇头道:“没有,就一条。”

我有些惊讶:“那么,这次装的橱柜很大吗?”

老公还是摇头:“不大,也就五米而已。”

我更惊讶了:“很难装的?”

老公把埋着头,扒拉着米饭,含糊道:“不难。”

难道,又出了一些小意外?如遇上一些难缠的顾客。

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世间百态,无奇不有”,这人有性格豪爽的,自然也会有心眼偏小的。

老公也遇到过几个很特别的顾客。

装厨柜之前,厨柜做的过程中,要么是躲得不见人影,要么是问什么都说好或可以,要么就只是说“按你的想法,做好就得了”,可是一到做完,事儿就来了,这里咋咋的,那里又怎么怎么了,诸多不如意。

其实,材料款式是顾客自己选的。设计的图纸画好后,会先给顾客过目,顾客点头了,才会把选定的原材料按图纸裁割。

而老公他们的团队,手艺也是过得去的,经常会老顾客介绍一些亲戚朋友过来下单。

他们目的只是想压价,想减小一些该付的尾款数。这样的事,大伙都心知肚明,只是真说出来就撕破脸了。

倘若遇上这样的客人,那真的很憋屈。

我轻声问道:“是不是这次的屋主很挑剔?”

“没有。”老公脱口而出。

“咦?”我有些纳闷了,继续问道“那就奇怪了,才五米的橱柜,你居然做了一整天,而且今晚还这么迟回家。你不会偷空跑街上去看妞了吧?”

老公甩给我一个卫生眼,没好气地道:“是是是,我一天下来都累得想趴地上了,水都没空喝上一口,还有那闲功天跑去看妞!”

我忍不住暴笑了好一阵,道:“你昨晚上说过今天活儿不是很多,会回来早一些。可是你今晚比往日还要迟呢,是谁都会觉得奇怪啦。”

老公深深吁了口气,似要驱散身上的疲惫。

他有些无奈地道:“是五米的橱柜不假,也不难装,可是这回的屋主却是我中学时的班主任。”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我愕然:“呃。哦,你们开聊了,聊什么?记忆与人生?”

老公咬着牙,狠狠瞪了我一眼:“没有。”

“没有?”

我盯着老公那张郁闷的脸,有些好笑。

我不八卦,但是我真的很好奇老公接下来的各种反应。

老公有些无奈地道:“屋主是我的班主任,我干活能不精细些么?要做精细,速度肯定要放慢了。”

他用手背搓搓脸,晃了晃脑袋,似乎是在醒神,接着道:“每一块板都要尽力贴到最好,每一条缝都是用手指(把回缝剂)慢慢地填饱、抹匀的,抹完又马上仔细擦得平平整整。做好了,还要将垃圾打扫干净,还用毛巾将所有橱柜擦了一遍。”

老公叹了一口气,道:“那可是教过我的班主任,我不弄出个干净漂亮,能行么?你好意思么?”

我惊呆了,原来老公还有这一面哪。

老公他们向来都是只负责组装的,打扫卫生这些不是他们的职责。

因为装橱柜所用的材料可都是厚重的大理石板,扛上扛下加上来回平衡,已经累得够呛的了,实在没有精力再揽包那些更为繁锁的事务。当然如果顾客一定要求,那必须另外收费。

按老公的话说:“其实都做了一天了,累死了,就算给钱,也不想再弄那些了。”

可是,老公这回倒是积极主动得很。

“哇塞,学生帮他干活这么认真谨慎,那你班主任岂不是很欣慰?”

老公冲我挑了眉,又开始安静地扒饭,没有应我。

我的心“咯噔”一下,似是莫名往下沉了一截。我轻声问道:“你班主任还认得出你么?”

“不认得了。”老公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咀嚼。

我们家的菜式一向简单,也就一荤一素一汤。

青菜离出锅的时间有点久了,失去了青绿的色泽,在白色的灯光里微微发暗。

不认得,其实是很正常的事。

我们那时候的中学,每一个班级几乎都有着五六十人。

十几年过去了,老师教过十几届学生,不可能把每一个学生都记得那么的清楚。

光阴悠悠而逝,其间所发生的人与事多如繁星,哪能件件清晰?

我对老公说:“不认得,你还那么细致?”

“他不认得我了,可是我认得他啊。”老公头也没抬,含着一嘴饭,含糊地嘣出这句话。

我还以为他会有点小失落呢,可是我盯了那么久,也没捉住一丝一毫。

我有些好奇地问他:“阿进,你以前读书成绩很一般吧?”

老公很幽怨地扫了我一眼,“嗯”了一声。

“拿过到倒数吗?”

“没有。”

“中游?”

“嗯。”

我有些同情地看着他,道:“怪不得你班主任对你没印象喽。不是最好的,又不是最差的,哪里会记得住呢?”

老公又瞪了我一眼,默默地低下头吃饭了。

“那你没有叫一声老师好?”

老公还是默默地扒饭。

“啊,你居然没有叫老师好?”

老公抬起头,用看白痴似的眼神注视我良久,又低头继续默默扒饭。

我摸摸鼻尖,有点小尴尬。

我承认,我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刨根问底,确实有逗一下他的意思。

因为,整天呆在家里,被两小魔王弄得头昏脑胀,腰酸腿软,实在暴躁,所以想调剂下。

只是,似乎,我老公又脱钩了。

摊上一位这么梗直的主,实在没辙。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311 整理工作材料(电子版) 312 建行总行领导参观/制作相关素材 313 休息 314 准备315消费者权益...
    波塞西阅读 77评论 0 0
  • 第一回觉得自己离他那么近,却那么远。 爱与不爱,眼睛会告诉你一切,他甚至都不敢抬头看自己,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小三,...
    少时的歌阅读 79评论 0 0
  • 文/慧桢居士(原创) 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主动要求和自己共同生活了多年的丈夫离婚,且不是一家姐妹中的个例,不知道图...
    当代艺术阅读 264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