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在对岸走得好慢

这世上最美好的事情
莫过于我回头时
你还在等


凡,是我爱上的第一个男孩,但很不巧,也不是最后一个。

三年前,我高三,他大一。

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八百多公里的轨道,两张将近两百元的车票和两个完全没有任何交融的时空。

他爱抓头发,捏鼻梁所以我会给他买专用的发泥和护手霜。

他爱吃薄荷味的糖,爱喝香蕉味的奶茶所以每次他来的时候我都会早早备好。

他不喜欢玩游戏但又一大堆的事情所以我会变得不那么贪玩让他好好办事。

他最讨厌爱哭的女生所以我变得很坚强。

他爱穿匡威的帆布鞋所以我特意去买它的情侣款。

为了迎战高考我和他提出了分手。当那一串字字锋利的句子发送出去的那一刹那,我仿佛有些后悔了但是他却很快地回了消息。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嗯。

我关了机,然后抱着自己的膝盖哭了一晚上。上一秒整个世界都爱着我,而下一秒我却失掉了整个世界。

后来我考上了很不错的大学,我也开始面对各式各样的人,我的生活依旧过得很好,除了好久不和凡联络以外。

我会每天逃课跑去附近的bar里找齐鸣喝酒,他是那个酒吧的主唱,我一直很喜欢他,只是不知道我究竟是喜欢上他的歌,还是他的人?

两年,是该忘记了。

我不断告诉自己忘记任何跟凡有关的记忆,可是真的好像印证了那句话:越是想要忘记的人就越是忘不掉。

我开始相信:时光会磨平一切。

但愿。

平安夜,路上的情侣一对对的,看着我眼睛都有些花了。很不巧,我仿佛堕入了思念里,无法自拔。

也是这样一个冬夜,凡花了自己一个月的零花钱,从八百多公里外的地方来到我的城市,看着他冰冷的雪里冻得通红的脸,我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那个时候的他,特别爱笑,现在呢?也是吧,面对着哪个女孩儿?

街上的华灯煞得人眼睛疼,音乐也显得喧闹,我独自走着,在这样一群搂搂抱抱的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

我趴在一家店的玻璃窗前,看着里面陈列好的糖果,我就忍不住想笑。

三年前的圣诞,我们就是这样过的。路过糖果店时,突然想要吃糖,却发现两人早已身无分文,所以只好趴在玻璃窗上,傻傻的望着,傻笑。

现在变成了我一个人,对着窗玻璃,使劲哈气,再用手抹干净,对着巧克力糖果包装上的圣诞老人发笑,笑着笑着,眼泪就猛的迸了出来。

我不断用手拭去泪水,可依旧有两涓河水,从我的眼睛里缓缓流出。

在一阵引人注目的大哭之后,我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细细听了,我慌忙擦去眼泪,揉了揉哭肿了的眼睛。

齐鸣穿了好看的风衣向我跑来,在几步之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我们就这样对视着,良久之后,他嘴角微微上扬,走过来,摸了摸我的脸,说:“你怎么哭了啊?是不是没人陪你啊?”

我转过身去,没好气地说道:“哼,怎么可能,本小姐会没人陪?”

他无奈地摇摇头,笑着说道:“也对,那小姐可否赏个脸,陪我去逛逛?”

“那我就给你个面子吧。”我得意的很,尽管已经很迫不及待地想让他把我带走。

圣诞的闹事很好玩,路边都有卖各式各样的玩具和小吃,我买了两个鹿角,自己戴上一个,给齐鸣也戴一个。

给他戴上的时候我还得垫着脚,不然可够不到。他就一直笑一直笑,还点着我的头骂我小矮子,我不服气,就一直蹦蹦跳跳地说:“哪有,我比你高!”

最后我们都玩儿累了,然后躺在湖边桥上看月亮。

“圣诞节我们看月亮干什么?”他问。

我有些语塞,但是很快就逞强似的说:“这就是你读书少了,中国人过圣诞就是看月亮!”

“噗,你这什么逻辑。”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可是圣诞老人告诉我的!”我越编越偏,连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

他突然镇定下来,说:“那如果这样的话,圣诞老人也告诉过我一些东西。”

“他说了些什么?”我觉得他是在开玩笑,然后笑着说。

“他告诉我啊,今晚,我会遇到我最爱的女孩儿。”齐鸣很认真地说。

我感觉到气氛不太对,但也没有做什么反应。

他把戒指放到我手里,说:“我爱你,做我女朋友,怎么样?保证让你做一辈子的大小姐。”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去闯一闯。于是我很快就答应了他。

那晚他喝了很多酒,我也是。后来我们一起去了宾馆,我的第一次给了他。

两个月里,我们一直四处跑,我退学了,和他流浪到北方,后来又回到南方。

天气渐渐回暖,我感觉到最近不太舒服,就去拿了些药,发现没什么作用。后来有了恶心干呕的症状,我便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去医院买了验孕棒,发现已经有了孩子,三个月。抱着一种奇怪的心态拨通了齐鸣的电话。

我不太敢说,所以声音有些怯懦:“铭,我有孩子了。”

当这句话说出去之后,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我不敢听他的回答,哪怕一个字。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

他的声音极富磁性,却听得我心里发颤:“打了吧。”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铭,我……我想把他生下来。”此刻泪水已经在我眼底打转,等待着决堤。

“我叫你打了!”他的声音很大,我顿时就哭出声来。

“你难道不想要个孩子吗?这是我们爱情的见证啊!”

“我不想要。”

“……”他的声音在我耳畔不断回荡,敲击着我的千疮百孔的心房。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感觉说不出话来。

“你打了他吧,钱我出。”

“不,我不想打。”

“你想怎样?!”

“我想把他生下来。”我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那我们分手吧。”

“嗯。”我近乎是脱口而出。

“哼哼,看来你很想和我分手啊。”他那边发出了奇怪的笑声。

我没有说话。

他继续说着:“我早就不想要你了,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那我也不会做什么挽留,自己和你的孩子过去吧。”

一字一句如刀割般。

我的心仿佛沉溺在海里,无法呼吸。

十天后,我离开了这座城市,回到了我的故乡。妈妈问我怎么回来了,我就把这件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她,她提起手就是一耳光,这样的结果我已经料到了。

后来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了,因为我那大嘴巴的阿姨听到了我和妈妈的对话,便立刻像个喇叭一样到处宣扬,添油加醋。

我感觉全世界都在骂我,讽刺我。

“那个小丫头,真是贱气十足,在外面勾引了别的男人,成天卖骚犯贱,现在遭报应了,活该。”

“她啊,从小品格就不太好,干出这样的事情,也是当然的。”我记得我初中的时候,这个阿姨就一直夸我是个好女孩儿,现在的她,却变成了一副我不认识的模样。

我试图捂住自己的耳朵,但这些流言蜚语就好像是空气一样,无孔不入。

我受不了这里了,我准备逃离……

身上带了仅剩的三百块钱,还要一件单薄的衣裳,趁着夜晚没人注意,我逃了出去。

我想要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安安静静地活着,哪怕再苦,再累。

我去火车站准备买最近一班的火车票,因为我怕他们发现我离开跑来找我。

当我准备付钱的时候,发现口袋里只剩下揉成一团的二十元纸币,于是我迅速往回赶,目光在地上快速扫视,想要找到那些丢失的钱。

但一切都是妄图。

我蹲下来,面前的红绿灯变换了无数次,偶尔有一两辆小车飞驰而过。风狠狠地刮来,像是冰冷的刀子,在我的心上割出了一道道伤口。

我拿出手机,发现没有可以打给的人,仅剩下的一个号码,备注写着——凡。我犹豫再三,还是打了过去。

“喂,凡。”

“嗯,我是。”

“你现在在哪?快来带我回家。”我哭了出来。

“嗯,我来接你回家,你就站在原地别动。”

我站了起来,闭上眼睛,感受风的声音,顿时一切变得空灵。

只感觉有人从背后抱住我,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呢喃:“我还爱你。”

我挣脱开来。

望着他的脸,依旧熟悉,我淡淡地说道:“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吗?”

“嗯,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

他笑,我也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宝木笑 过了很久终于我愿抬头看,你就在对岸走得好慢,任由我独自在假寐与现实之间两难。——陈粒•《走马》 身边的...
    宝木笑阅读 358评论 4 8
  • 文/爱粒小婊妹 from假装是弯的(👈一起掰弯全世界👈) 这是两个女孩的故事。 起初,一个不敢爱,一个只有逃。 后...
    假装是弯的阅读 4,073评论 2 8
  • 就像朱自清《背影》里的父亲一样,我的父亲也一直深深的爱着我和哥哥,却从不善于用言语去表达对我们的爱。 从我记事起,...
    风中寻梦阅读 71评论 2 5
  • 夏天到了 天变得热了 在这异乡的中午 没了小时候的蝉鸣 很热闹却不烦人 还有个小小的人 在那记忆的小屋里 编制着未...
    读书女子阅读 26评论 2 1
  • 1.学习深入思考一针见血的能力 有时候不能光光关注事物的表面,更要分析理解事物内在的内核本质。剖析其原理分析其动机...
    阿哲百度九师兄阅读 3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