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成绩后

直到我把透明胶放回书包,我才注意到所有人围在我刚刚贴上的纸看——拿在手上时我竟没有发现那是一模的成绩表。想到考试时自己答得流畅,暗喜简单,出来时却听他人几次悲叹,我心中不由升起一些好奇:都说越觉得自己考的好的人考得越差,那么究竟是我大意落入题目陷阱,还是……我走到表前抬头,一看,我便皱起了眉头。

我先看的是数学,考试后我估的分是90~120,章晨曦帮我对过答案后估的是105,可此时一看,出乎意料的是竟然只有91?一定是大题的答题步骤不规范失了分,虽说保住了数学第一的位置,但也怕是岌岌可危。没有达到预计的成绩,我微微叹了一口气:当时若是把握好节奏,跳过函数题先写最后,也不是没有过百的可能。幸好在收卷前我补了最后一题的第一小问,或许勉强蹭到了得分点,否则恐怕……唉,二项式定理那题不该错的啊,我若是那题对了,选填就是全对,那未必不能再高出几分。

正叹息间,听到吴中信一声惊诧:“程老师这次全班第三呀!”程老师,他们是这么叫我的。我微微一愣,目光挪到了最后:总分326.5,年级排名24,然而班级排名明明在第四位。我有些迷茫,随即想起第一已经不在了,只是排名依然显示着他的分数。心中泛起一丝慨叹,再重新审视自己的成绩,也还可以,不过也仅仅是可以而已了。但吴中信接下来的话却让我不由得睁大了眼。

”程老师可以拿钱了。“

是了,老师之前的规定,这是考试前三名的奖励,我还依稀记得第一次给的是两百,想必这次应该也差不多。之前一直觉得比自己努力的多的人多的很,渐渐也不再关心,以为它与自己其实没有瓜葛,现在想来,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我原本有些许苦涩的脸上突然绽出了灿烂的微笑,转身悄悄离开人群。长吁一口气,又长吁一口气,这个只是第三的人终究是怎么也压不下脸上的狂喜,猛然又觉得不要笑得太张狂,叫人看见了,显得没有涵养。于是他便轻咳一声,努力收了脸上的笑,随即又觉得自己少年心性,高兴时竟显出几分羞涩,不由得又笑出了声。

回到自己位置,又想起章晨曦之前说的话:“语文,我就‘委屈’一点,比你高一点;数学,我也‘委屈’一点,比你低一点;外语,我也‘委屈’一点,比你高一点;理综,我也委屈一点,比你低一点……”当时自己只注意到他四个委屈,笑着回道“你分比我高你委屈什么”,现在想来,应该看看他的语文。

语文我这次作文还写的不错,但他毕竟是上次的语文第一,再看看也无碍。我便又到了表前,看了我的语文分数:86.5。我的喜悦忽然就平静了下来。

这个分数不算低,但也绝对不算高,至少我看到比我语文分高的就有好几个,作为曾经的语文第一,即使没能保住自己的位置,也绝不会再比这低了。之前就一直担心着分数太低会被章晨曦笑话,真的知道了这个结果反而心中一阵释然。眼神中一阵怅惘,几度迷茫,考试时心中的还算简单此刻就像是一个笑话。内心残存的一丝不甘让我在姓名那一栏上下寻找。即使这次没有超过他,还有下次,下下次,就算他的语文真的如此好,至少,至少,让我看看我和他的差距,让我死心!

找到了,章晨曦,语文:8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差点笑出声。只可惜章晨曦已经回家,不然我一定让他看看这个分数,叫他好好回忆一下上次的语文第一在上次的数学第一面前显摆自己语文成绩的画面。我的心头突然多了一种“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的豪情。简单收拾了一下书包,我昂首阔步地迈了两步,又赶紧收回脚,一副小小考试不足挂齿的模样,轻轻摇了摇“鹅毛扇”,颇有风度地走了下楼。有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便是如此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