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你们如何面对闹腾的“楼上”

反正“忍”不是我想要的。

因为我已经忍了两年零八个月。

楼上小男孩从会走到现在上幼儿园,我没一天安生过,偏偏我又是个喜欢清静的人。

我告诉自己:谁家都会有小孩,我家如果是个男孩不会比他好多少。

还是楼的质量问题,楼层太薄了不隔音。

不要跟农村人一般计较(农村人表示不背这个锅)。

我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又是学佛的,不要加深自己的业,不要执着于相。

凡尘中修身就是修心,闹腾的邻居就是上天派来度我的,毛主席都能在闹市中看书,我为什么不能在闹中取静。

。。。。。。

木木也安慰我:别把他们放在心上,别把这当个事,该干啥该干啥。

还说幸好这不是咱娃,要不然这才是输在起跑线上了呢,有这样的爷爷奶奶,还有父母在跟前学着,能教出什么样的娃来。

还安慰我说,应该允许这样的人存在,无形中帮我们的孩子滤掉了大批竞争者。

。。。。。。

我就是每天在这样的自我安慰中做一个“忍者”。

这两年半期间,楼上拍过皮球,玩弹珠,咯吱咯吱疑似木马声,奔跑、闹腾,更是从早到晚上,不舍昼夜。

上门找过,找过物业,报过警,一次次无计于事,木木一次次被那家人的不讲理气得说不出话败下阵来,楼上也就更变本加厉。

我知道有年年了我应该心情愉快,更应该什么事都看淡,不能动怒,更不能动了胎气。

但他们今天又无理取闹把木木给撅了回来。

这是他们的说辞:

我们只是晚上6点半到8点这段时间拍皮球。

你们家肯定是没孩子吧?

外面天不好,孩子不在家里玩去哪玩?

我自己花钱买的房子,在我自己家闹,碍着谁了?

别人楼下的怎么不来找?

我家孩子就这样,能把腿拴住吗?

。。。。。。

他们说得都对,每个人的言语代表了其世界观,无可厚非。我不生气,但我老公做为我家男人,一次次被他们这样撅回来,他觉得受了这么多年教育,不屑于跟人吵架,但是无形中让人以为我们家人好欺负,变本加厉,那我就不能允许了。

想起前段时间奔驰女车主坐在车上哭的事件,这些年我们受的教育,总是让我们时刻提醒自己的素质,所以才这么受欺负,才这么一再忍让,出让自己的合法权利。工作和学习上再多难题我都处理了,凭什么就捍卫不了自己这点权益,谁说做人第一要义就是要忍?

刚才是晚上9点,我三步并两步就窜了上去,大力拍门,开门就骂,根本不管他们说什么,因为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三观不同不用强求,只要声音大、气势足、持续久就可以,因为这是农村“泼妇”吵架必赢三步曲,感谢我也从小生活在农村,刚好又从小爱观察,所以虽然从来没实践过,第一次派上用场却也没输。

当然,如果要避免以后楼上故技重演还需两步,第一,吵架的结尾要放狠话,越狠越好,这类人有个劣根性,就像会叫的狗不咬人,必须在第一次较量就把它训服了,“狠话”当然是越狠越好,带着狠狠地警告; 第二,言出必行,既然警告了就要执行,所以想维持效果这个警告起码就得维持少则一周,多则一个月,具体时间看对方何时触碰这个警告的底线为准。警告过的惩罚就必须去做,要不然我们也成了只会叫不咬人的,跟他们就正式沦为一类人了。

最重要的一点,吵归吵,不能真的生气,因为生气是跟自己生的,犯不着,吵架也只是一种达到目的的策略,因为这是对方唯一能懂的“沟通方式”。

既然开始,就不能停。时至当下,我依然不怀疑我所受的教育,我这二十年来所受的教育是为了让我走得更高、更远,去做有意义的事,见有意思的人,过有趣的人生。但是这两年社会教给我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值得更好的人生,所以不要听别人的,不无限忍让,保护自己和家人的权益是第一位,别人妨碍到我,狠狠还击,一击即倒,打到对方还不了手,对恶狗要狠,才能把善良和忍让这种美好的品德留给更配得上的人。

谨以此文纪念第一次吵架,第一次不去惯着别人,纪念自己成为一个有勇有谋的战士!

不过,捍卫自己权益的感觉真爽,吵完浑身通透,感觉每个毛细孔都张开了,这些天的压力也借机发泄出去了,跟吼着嗓子唱了一晚上的KTV一样的功效吧。

念经去,去去今晚造的业!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