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究无法抵达的彼岸 | 一

我的头顶,正承受着全球数家知名媒体的话筒压力。每家媒体派往前线的都是团队内最骨干的精英,毕竟采访国际某委员会主席这种一等一的大事,万一因为经验不足而错过了他嘴里的某个单词,恐怕都不能抢占到这次采访的先机。

我奇怪的点,并非是正欲向外走的他即将说些什么?而是,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甚至连专业的采访话筒、摄影机都没有,就这样两手空空的进入了主席办公室,和这么多记者站在一起。我甚至和他们一样着急,想着主席究竟会说什么。我半蹲着身子,抬头望向他,背部的人流不断向前挤,我几乎快承受不起。

他看了看众人,又将视线看向了我。犀利的视线犹如冰冷的刀锋刺杀而来,我一时感到焦灼,却无处可逃。

他只说了两句英文,第一句已记不大清,第二句大概是:

“There is a river across to go among the blue sea.”

随后,便走出人群之中。

我和一起前来的、自来熟认识的女伴一起讨论,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与这次活动办得并不成功,甚至出现了骚乱与流血事件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我们真的将这次的事情以媒体形式曝光出去,当大众都了解真相后,会如何反应呢?对于主席这段这么模糊不清的发言,大家一定会愤愤不平的吧。

“还有,”我打断了讨论,说道:“最后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外面确实有海... ...”

话音刚落,我感到了恐惧:我们需要通过一些东西,才能跨过那片海。那么... ...

主席轻快又泰然的走过大堂,记者们一齐向大门走去。大门开启的瞬间,众多带着秘器的女使者携带者诡异的微笑,错愕之时将似刀又若剑的武器向我们发射而来。某女星扮演的主要人物立刻被中伤,其他人纷纷倒地。女使们三三两两进来,分明是一场腥风血雨,配乐却连绵悠长,整个画面像是精心绘制好的电影结尾,一场无声之中的厮杀。

原来,与其说出真相,不妨就地而亡。

原来,这就是海。

慌乱之中,我醒了。

原来,都是梦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