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麻花发布了一款叫《驴得水》的照妖镜,配置强劲

《驴得水》其他放映场次的情况我不知道,我看的这一场在影厅灯亮后很久,观影的人才陆陆续续离开座椅,整个影厅的氛围压抑极了。此种情况,在我看电影的经历中未曾有过。我也是呆坐在座椅上许久,其实什么也没想,只是心头有一块地方被压着,很难受,想哭但是哭不出来。本文或许不会通过头条审核,但我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出来。

整个故事并不复杂:在一个偏远小山村,教育实验项目小组组建了一所学校,并养了一头拉水的驴,取名“得水”。为弥补经费开支,孙校长以“吕得水”的名义向上级谎报了一个教师资格,每月领空饷。不久之后,教育部特派员要来该校视察并点名要见“吕得水”老师。吃空饷之事无论如何不能败露,孙校长带领老师们走上了斗智斗勇的圆谎之路。

开心麻花,你的照妖镜很强劲!

冯小刚常说,喜剧的魅力在于讽刺;看一部喜剧笑着笑着就哭了,才是喜剧的真谛。

而我看《驴得水》,笑着笑着就想哭,却忘了怎么哭。我把《驴得水》比作一个照妖镜,各角色在此照妖镜中原形毕露。恰好今天是西方万圣节,写写也应景。

自由精灵:一曼,一位善良、追求自由、渴望挣脱道德束缚的文艺小资女青年。

她根本不关心所谓的教学实验,来到这个偏远山村唯一的动机就是这里没人管她,可以活的很自在。在拒绝了魁山求爱、为圆谎而挺身“睡服”铁匠之后,却被魁山和铁匠——两个自称爱她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羞辱的体无完肤,最后用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一首《我要你》,唱尽了一曼对爱情的渴望,只是她的爱情观和她所处的现实世界格格不入。折磨她的不是魁山和铁匠,是当时“睡了就是我的人”的道德准绳。

当选择特立独行的活着,就要做好被主流抛弃的准备。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自由,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江湖,是有规矩的。

谎话鬼:孙校长,一位成熟冷静、渴望被主流社会认可的功利中年男子。

很多人都说,孙校长是怀揣教育梦想来到这个偏僻山村的。但在我看来,自身有污点的孙校长是需要通过此次教育实验,获得能够被主流社会认可的成果来洗白白,进而为他的女儿提供更好的生活资源。他深知靠自己的力量不够,于是找了几个同样有污点的人,并告诉他们:“跟着我干,我带大家一起洗白白!”回归主流社会,才是他口中的大事儿。为了这个目的,可以不(bu)拘(ze)小(shou)节(duan)。

孙校长是一系列谎言的始作俑者,打着高尚情操的教育实验本身就是一个谎言。他是一个圆谎高手,为了圆一个谎言,能够条件反射式的编造更多的谎言。圆谎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他成功的带领整个团队牺牲了知识分子的硬气和尊严,付出了一曼的生命,还差点赔了自己的女儿。

“发乎于心,现乎于行。”大爱包裹的自私,无论使用多么高明的掩饰,最终在行为上会体现的淋漓尽致。

自私鬼:魁山,一位精于算计、有事儿就躲的贪财男青年。

利益的大小是魁山衡量一切的标准,符合他的利益预期就绝对支持,不符合的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句怒吼而出的“你凭什么用你的道德来绑架我的利益”,让我极其佩服他的坦诚。对一曼极尽所能的辱骂,完美展现了其得不到有机会就要毁掉的自私本质。

伴随着自私而来的往往是虚荣,或许是因为自私者也有“自私会被人看不起”的觉察,他们会用外表来粉饰自己、获得赞美。魁山油亮的发型、整齐的衣着和锃亮的皮鞋,在一个小山村显得格格不入。而这些正是他用来抵抗被人看不起的强硬武器,特别是夏天披在他身上闪闪发亮的加长款貂绒,把他的自私包裹地严严实实,但却是活脱脱一个小丑形象——虚荣者很容易弄巧成拙。

相对来说,明目张胆的自私鬼比较好躲开,那些善于伪装的自私鬼往往在我们受到伤害后才能真正看清。

冲动鬼:铁男,一个头脑简单、被情绪绑架的耍横大男孩。

一个连简单记账(小学算术)都不会的大学生,是特招进的大学?殴打系主任的污点或许在铁男心里根本不算事儿,反而是他的光辉史。他对外部世界的反馈脑回路非常简单:我很生气,动手!沟通方法基本靠吼,解决争议完全靠手,他被愤怒情绪绑架了。于是乎,他频繁地、不计后果地耍横,耍横不成就踹树。

被一颗打偏了的子弹吓得跪地求饶后,铁男明白一个道理:耍横要挨枪子儿的。但铁男除了耍横什么都不会了,于是,恐惧代替愤怒主宰了铁男。在恐惧的驱使下,铁男竟然恳求自己喜欢的女孩佳佳嫁给铁匠,去圆一个荒唐至极的谎言!

被情绪绑架好比蒙住双眼奔跑,跑得越卖力,摔得越惨。

贪婪鬼:铁匠,一个看似憨厚却被欲望冲昏头脑的无知傀儡。

他以迂腐、老实的形象登场,鬼使神差取代一头驴成为“吕得水”老师,并被赋予了“教育家”的身份。从在家被老婆欺负到众星捧月般生活的环境转变,铁匠内心的欲望之火喷涌而出。借由特派员赋予的特权,铁匠的欲望膨胀到极致,逼迫众人辱骂一曼,眼睁睁看着孙校长一刀一刀剪掉一曼的长发。当时,他的内心定在声嘶力竭的大叫:让你们看不起我,现在你们都被我的玩弄于股掌之间!强烈的欲望让本该扮演死人的他,在慈善家面前“死而复生”,并叫嚷着“我要去美国”。

就在铁匠快要得到圆满人生之时——迎娶佳佳、去往美国,他的原配出面打碎了一切的幻想。一切回到了原点,可想而知,铁匠的生活就此一败涂地。

很多时候,荣耀、权利、身份是别人赋予的,如果都当成自己应得的,欲望会烧得你玉石俱焚。

替死鬼:驴,兢兢业业拉水、不明就里却丢了性命的“主角”。

它给了孙校长编谎的灵感,给一干人等带来了名、利、欲,可惜它什么也不知道,也从未享受过分毫。除了佳佳,没有人关心它有没有遮风挡雨的窝棚、有没有生病,即使被取了性命也无所谓。在其他人眼中,它只是个不懂人话、可有可无的角色。

不明不白被利用,太可悲。不能活的太封闭,融入圈子很重要!

最后来说说佳佳,孙校长的女儿。

本质上讲,她并非魔道中人,她眼中的世界毫无亲疏之分,人和动物应该享有同样的权利;她辨别对错使用的是学校所教授的理想主义判据,非黑即白。

驴棚着火,所有人都放弃救火了。佳佳却说没有救怎么知道救不了了,得水没了棚子怎么办。

所有人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竭尽所能圆谎。佳佳却说原本就不该说谎,承认错误、承担后果比圆谎更重要。

所有人都配合铁匠膨胀欲望。佳佳却说要去揭发整件事情,即使自己的老子会被处分。

佳佳以孩童般幼稚的形象存在于一群妖魔鬼怪中。极具讽刺的是: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做人要诚实、要勇于承担自己的错误等等这些道理,正是这群妖魔鬼怪要教给孩子们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