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隔了很多年后才住进对方心里的家人

by:老树画画

奶奶比爷爷小了十多岁,第一次听到这个事儿的时候,感觉不可思议。她很年轻就嫁给了爷爷,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孙子孙女。可是,过了很多年我才认识她。

记忆里,不高,但一直很瘦。

小时候,大概两三岁,寄在姑奶奶家长大,堂哥在奶奶家长大。稍大之后才知道奶奶和妈妈之间似乎有一些过节,因为我是女孩儿,这种不被重视的感觉蔓延了整个童年时代。

我和堂哥读小学的时候,奶奶住在哥哥家里,我家在哥哥家楼下,一层楼两户人家,是爷爷年轻的时候建的。

那时,爸妈都特别的忙,往往是早上和我一起上学校,晚上我睡着了他们还没回家,妈妈总是在放学那个点的时候火速回家教我写作业做晚饭,又火速骑着那辆破单车赶回去上班。早早地,我就抱着毛绒狗缩在被子里,窗外,风一吹,不敢看叶子的摇曳。

楼上,很晚了,灯还未眠。我的房间和哥哥的房间在楼梯的拐角,能听得到楼上脚步的移动,往往是奶奶哄着带着哥哥入睡。一层楼的距离,好远。

哥哥小时候很调皮,不爱吃饭。没关系,奶奶可以把他宠成家里唯一的宝贝,追着赶着喂饭,多长时间都不会腻烦。也曾看到,奶奶转身在楼梯口偷偷给哥哥一些零花钱然后小声嘀咕说些什么。

上小学,我和哥哥同学,他坐在我前面。从来没有和他一起上过学放过学,甚至一句话都不曾说过。早上,我随爸爸上班的时间早早地就出了门,他由奶奶送到学校;晚上,我自己走回家,她背着他的书包牵着他的手带他回家。

寄在老师家里写作业,到了吃饭的点她会过来接哥哥回家吃饭,经过我的桌前没有一些的停留。很晚了,我才等到我妈下班接我回家。

记忆里最深刻是有一次:

妈妈下班要去一个同事家里,不能回家给我做饭,让我放学去哥哥那里,那时我是极不愿意去,有一种抵触和反抗。况且,我从小就死倔死倔,和她又吵过一次。

她拉我和我哥去一个姑姑家,那个姑姑随口就这么一问:“你奶奶是喜欢你一些还是你哥一些啊?”无聊的大人总是喜欢问这些没有水准的问题来测试小朋友,有时候不诚实的回答会让人很开心换来一句夸赞你聪明,而诚实的回答反而会让人看笑话。我当时哪儿知道水有这么深套路有这么长,本能反应回答:“我哥”。我奶奶顿时就不说话了,脸拉得老长,每一条皱纹里都是尴尬和生气,抱着我哥就走了,回家就和她小儿子我爸控诉我的罪行和她媳妇儿我妈的教女无方,我年龄虽小但知道自己没错索性就和她们顶撞在一起。

心里害怕她拿这事出来说我,本能的想和她保持距离,有记忆以来人生中第一次不听课就是在规划远离她。计划是,和同学一起走,然后偷偷去找我妈妈,妈妈走之前跟我说过是去哪个阿姨家,去过一次,有印象,可计划以失败告终。

回家路上,依旧是她背着他的书包,一路上给他买好吃的好玩儿的,我跟在后面慢慢移动,目的就是为了和她们保持距离然后再岔路口溜走。她还是被她发现了,又是一顿挨训。

那时,在我眼里,奶奶和哥哥才是一家人,而我和她不是。

长大之后,我妈说我很小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很扎她心。三岁,我问我妈:“为什么我没有奶奶?”我妈当时特别惊讶,这么大点孩子啥都不懂,哪会看得清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呀?只能告诉我说:“你有,哥哥的奶奶就是你的奶奶”。我能感觉我妈那会儿的无奈,不过我的回答也让我妈眼泪夺眶而出,我说:“不,哥哥的奶奶就是哥哥的奶奶,不是我的。”所以,年龄再小也能感受到人之间的感情,也可能就是那时候起我就和她们有距离感,虽然我记不清我问过这么扎心的话,但是,那种感觉就是这样的。

后来,我妈和我奶奶之间的矛盾再没人提起,我也不想去深究这些东西,人也都是会改变的。

by:老树画画

我和哥哥都已经长大,有各自的想法,我搬离了老街她楼下的房子,周末经常跑到他家蹭饭。奶奶不和哥哥他们住在一起,搬回来乡下老家和爷爷在家里种点菜打理自家菜园。不管是对我还是对我妈妈都渐渐地像是一家人,给我和我哥同等的关怀。

我爸说:“人老了,心境渐渐地平和,很多的时候就会觉得儿孙在一起,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真的很好。”

小时候发生的事我都记得,不过也决口不提,我们从很久很久之后才开始慢慢认识。

初二那年,伯伯生病了,很严重。爷爷奶奶本可以安享晚年在乡下过惬意的田园生活。两人都有积蓄,爷爷又有退休工资,但他们都希望我们能好,把积蓄都拿出来,不愿让我们焦虑,奶奶忙着种一些时令果蔬,采椿、笋的季节到了,她就一筐筐的采,天还不亮的时候就拿到集市上卖,最好最新鲜的给我爸拿回家剩给我。

不舍得吃不舍得穿,我有一回回家,看到她们桌上的剩菜,随便炒一些自己种的蔬菜就着酱菜吃饭,我们不回去他们就很随便。

她前半生在爷爷的庇护下过得安稳自在,那时说不上我们家有多么富裕,但也足够潇洒,八十年代初的时候全家就可以吃到城市里昂贵的水果,穿上小皮鞋,可是后半生却要担忧。

每次回乡下去,再回来,她都要在屋檐下送出来好远,一次比一次瘦削。

前几次,每次我走之前都要抱抱她,又瘦了,衣服穿在身上都空了。

尽管,她是在我长大之后才树立起奶奶这个形象,我也是在来到这个世界上很多年只后才慢慢认识这么一个人。

我愿在她余生里好好关心她,我们是隔了好多年才住进对方心里的家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