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是否也曾滥发善心?(主编课堂作业五)

字数 2025阅读 85

1.

昨天晚上给花瓶里的花换水,我又一次发现自己被骗了!

同一株康乃馨上有五个花蕾,其中两朵开的鲜嫩艳丽,旁边的三个花骨朵却干枯了。我想跟老公从科学的角度讨论一下其中的原因,为什么同一株花会有如此大的区别?我的问题刚出口,老公就说你仔细看花枝上有什么,我以为老公故弄玄虚,花枝上能藏着什么奥秘啊?!

然后,我真的发现了秘密----一股透明胶布把一个花枝缠在了这株花的主干上,而这个被缠上去的花枝上面就是这三个枯萎的花骨朵。

我真的有些懊恼,为什么在买花的这件事上,我又一次被骗?“你这花肯定不是从花店买的吧?”老公又一语中的戳到我的痛处。

是啊,在花店买的花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那天从地铁出来,看着一个大妈守着一堆花在卖,阴冷的天,她也没卖出去几束。我想着在哪儿买都是买,何必不帮大妈个忙呢。

回想起春节假期在厦门,晚上看见天桥旁边一个大妈卖干花,在儿子的要求下花15元买了三朵。这价格是真不便宜,但是心想让大妈早点儿回家,家里条件如果好一些人家也不必大过节的还跑出来卖花,何必在意价格呢。回到酒店,我才发现那哪是什么干花,是假花用透明胶布缠到花枝上的!

那天是过节,我不想破坏了节日的美好心情,所以没有跟儿子说破,自己也不再去想。老公送了我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以后别滥发善心。

2.

前年,老爸突然跟我说需要一笔钱,一百万起步,越多越好,说是投资用,回报率挺高。

老爸做事一向谨慎,而且从未开口让我筹过钱,这次肯定是有蹊跷。详细了解一下才知道,是老舅(妈妈最小的弟弟)要跟人合伙做生意,自己又没钱,让老爸给筹钱。

我心里不想管这事。老舅是个赌徒,嗜赌成性,无论家人和亲友怎么劝说阻止都没有丝毫改变,三年的时间败光了所有家当,还欠了五百多万的赌债。谁知道这钱他是真的拿去做生意,还是又犯了“赌瘾”呢。

可是老爸说老舅跟他聊了很多,决意改邪归正,要好好做生意,把之前的赌债都还清,以后好好过日子。老爸心疼他那时走投无路的苦闷样子,也被他的决心和诚意感动,就答应了要帮他。

后来,老爸筹到一百五十万,给老舅之前,要求把他做生意的合伙人、合作方式和资金使用方式以文字形式写明,也算是对老舅和合伙人的约束。但是老舅执意不写,还跟老爸翻了脸,说就这一点点钱根本不够他用,至少需要五百万。

老爸恼了,“帮他还帮出仇人来了!”从那之后近一年的时间,老舅都不理睬老爸。

后来我跟妈妈打电话聊起这事,她很明智,说她当初就不同意管,是老爸非要可怜老舅。老妈说:“你老舅是可怜,可那是他自己造的,好好的家让他给败光了。你爸是忘了他多可恨!”

3.

前些日子和女友聊天,提起了她的表姐。表姐是个“彪悍”的女人,有着“彪悍”的人生。说她彪悍,主要是源于她对老公的控制。

表姐从小家庭条件优越,在父母的宠溺中长大。长相和天资都平平的她,凭着优越的家境嫁给了一个长相和天资都远在她之上的小伙。结婚之后,表姐掌握家里财政大权,别说老公的工资卡存折一律上缴,就连给老公的零花钱都精确到分。表姐在家里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她老公毕恭毕敬的伺候着,一言不合就翻脸掀桌子。

表姐的老公出身普通家庭,全凭一人努力拼搏,七八年的时间在京城房子、车子都买了。亲友们都说表姐有眼光,找了个能干又体贴的老公。可是在表姐的心里,从来都很不屑,她觉得自己天生就是被宠爱的,她老公娶上她是福气,就该那样伺候着。

可是去年,表姐的彪悍人生出现了转折。表姐的老公主动提出离婚,宁可净身出户也不再跟她过下去。表姐每天以泪洗面,不知道下半生如何过下去,到处找亲友帮忙劝说,亲友竟无一人愿意出面。

女友说表姐找她哭诉几次,说自己后半生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就算有再多钱的又能怎么样呢!女友很心疼表姐,就这样变成孤家寡人确实也挺可怜的。于是,女友决定要找上几个亲戚,帮表姐去讲和。可是,还没等女友说几句同情安慰的话,表姐就又开始痛骂老公的种种不是,最后还说“要是不同意就耗着,耗死他也不让他过痛快了。”

女友最终决定放弃帮忙讲和。表姐的可怜是表面上的,表姐以前的各种“彪悍行为”再配上那些“恶毒语言”让女友从心里领教了她的可恨之处。


在寒冷中卖花的大妈,她们在生活中想必也不是什么忠厚之人。为了一点小利,她们偷偷做手脚,以为别人不容易察觉,就悄悄的挣了“大钱”。可想而知,在其他的事情上,她们也会钻营取巧,时间久了她们身边的人都会对她们敬而远之。即便我一个路人,以后都不会再相信她们,让她们随便“寒冷”去吧。

身负重债走投无路的老舅,他能得到亲人的怜悯和帮助,居然没有感激,还反过来抱怨给的钱少,约束条件多。想起一句俗语送给他最合适:“吃过饱饭,没挨过饱打!”自己的债自己去还吧!

被逼离婚的女友表姐,若是真的离了确实可怜。她若是有所悔改,拿出行动来与老公好好相处,想必她老公也不会那么决绝。可是,习惯了“彪悍”的表姐又怎么可能低下她骄傲的头颅呢!是过是离,别人都不愿意干涉,让他们自行决断吧。


生活原本如此,可怜的人未必真可怜,可怜的背后很多时候是可恨的内幕。善心有限,切莫滥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