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剧本《真心话大冒险》

编剧――慕枫

路菲今年大四,22岁,在一家策划公司做实习,这并不是路菲的专业,在公司实习快一个月了,连老板是谁都不知道,每天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吃饭、睡觉、工作。然而路菲却期待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路菲无意中在公司把自己的老板得罪,失去了一份工作,邀约了自己的发小程海和罗印以及男朋友在家里喝酒,酒过三巡,众人都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而他却在灯火阑珊吹的时候,一个神秘人出现在这狭小的出租房·······在程海的帮助下,路菲有了去做一份临时的兼职工作机会,没想到这个兼职工作的老板又是吴峰,路菲气不过吴峰把自己开除,只想着怎么让吴峰出丑,却没吴峰抓住把柄,新老旧账一起算,吴峰用程海的工作威胁路菲,必须按着自己提出的要求做,不然的话,程海也将失去工作。路菲找到好朋友罗印和杨浩,在他们的帮助下,一场针对吴峰的恶作剧开始·····而慢慢的,吴峰发现自己喜欢上路菲,路菲也知道吴峰喜欢自己。路菲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一切的背后还有一款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人物角色:

    路菲:22岁,身高165CM,大四学生,性格开朗、好爽。瓜子脸,长发飘飘,如波浪一般滑腻柔软。却是一个头脑简单,马虎的漂亮美女,总是做一些神经大条的事情。一直在想,自己要身材又身材,为什么没有男朋友。喜欢自己的,自己不喜欢,自己喜欢的,名花有主。

    程海:23岁,性格沉稳,做事有条理性。路菲大学校友,比路菲大一岁,已经毕业一年,一直都在默默的喜欢着路菲,照顾着路菲,但是一直都是在默默的付出。对此,路菲却没感受到。

吴峰:路菲实习公司CEO,27岁左右,身高180CM,目光清澈,其中却又藏匿着男孩少有的不羁,鼻子坚挺,好似从中透露着一种倔强的个性。 一张坏坏的笑脸,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身边美女如云,与路菲因为误会相识,慢慢的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小女孩,开始追求。

罗印:23岁,路菲闺蜜,大学同学,168身高,体重110斤,偏重,性格豪爽,做事沉稳,偶尔范二,尚未工作。喜欢旅行。

杨浩:罗印男朋友,一个南方人,大学同学,典型的表演派,人称二货。为人耿直,豪爽,可以为了哥们儿,插朋友两刀,为了媳妇儿,插哥们儿两刀。

徐军:40岁年龄,杨浩的朋友,是一个演员,经常出演和尚。

女同事甲:28岁。

女同事乙:25岁。

小男孩:17岁。

小女孩:15岁。

剧本

日外  写字楼    办公室

镜头远远的对着写字楼。由下而上。

日内  办公室

路菲:下雪的时候,一定要约自己喜欢的人出去走走,因为走着走着就白了头。

同事甲:可是我们广州那个地方,尼玛只会下雨,两个人走着走着脑壳就进水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旁边的路菲)

路菲(站在自己的座位前,脸部望着窗外,不停的眨着眼)

哦,买噶,(脸部表情扭曲,左手捂着小肚子)大姨妈不是还差两天才来吗?怎么跟二姨妈似的,提前到了呢?

(蹲下拉开抽屉,从手提包拿出一片卫生巾)。

哦,奶奶的熊,不行了,要流了。(周围三女一男,同事瞬间回头看向路菲)。

(转身右手拿起桌上的玻璃水杯,跑向洗手间)

男同事:诶姐们儿,这路菲又是发什么疯了,什么要流了?

女同事甲:(撇撇眼,盯着男同事)回去问你妈,你妈知道。

日内  洗手间门口

路菲风一般的冲向卫生间

进入卫生间拐角

直接撞在一个男子身上(吴峰)。

砰,一声掉在地上

碎了。路菲顺势往后一仰

后退几步

卫生巾顺势抛向高空

掉落在吴峰头上。

路菲:啊!

(退后两步。)

吴峰:我靠!

(抬头看着卫生巾落下,端正的砸在脸上,掉在地上)

(路菲尴尬脸红。)

(吴峰目瞪口呆的看着掉落在地的卫生巾,路菲看着吴峰盯着地上的卫生巾快步向前捡起地上的卫生巾)

镜头对着路菲进入的门,墙角边的尿巢进入镜头,

路菲:怎么一下子有尿巢了。(毫不犹豫的走进卫生间)

镜头后退出男厕所,烟斗进入镜头。

吴峰:我靠,这是哪个胎神啊!卫生巾都他妈的扔我头上了。

(女同事乙赶紧拿着扫帚打扫)

女同事乙:吴总,那是公司人事部新招的实习生,叫路菲。

吴峰:你告诉她,她被开除了。

(转身走向自己办公室)

女同事乙呆愣着。转身走进卫生间。

女同事乙:路菲,路菲,你被开除了。路菲···(上前去推厕所隔断门,依次推开,不见人)哦,天呐!

日内  卫生间

路菲正蹲在马桶上。

奶奶的熊,最近真是肝腰合炒吃多了。女人可真是奇怪的动物,每个月大出血一次,一年12次,居然还没死。

画外音

(女同事乙)路菲,你是不是在里面啊 。

路菲:嗯!在呢!上厕所呢!

女同事乙:你知道你在男厕所吗?(画外音)

路菲:男厕所?难怪刚才进来发现有便盆,我就觉得和平时的厕所不一样嘛。啊!男厕所?我靠····

快镜头,直接马上穿上裤子跑了出去。

日内  办公室

女同事乙:路菲,你知道你刚才把谁惹到了吗?

路菲:谁啊!我才不管呢,把我吓得都快灵魂出窍了,害的我杯子也摔碎了。关键我还冲进男厕所了,对了,你知道他是谁吗?我还得找他赔我杯子呢!

女同事乙:你还是先想想自己吧,还赔杯子呢,你工作都快没有了,你惹到的就是公司的CEO,吴峰。

路菲:管他CEO,还是AEO,···啊,你说什么?CEO?我怎么没见过啊。

女同事乙:今天你见到了吧。路菲,很遗憾的告诉你,你已经被CEO开除了。

路菲呆愣。

日内  吴峰办公室

吴峰站办公室落地窗前。俯视着城市街景。

吴峰:那好像是一片卫生巾?运气怎么这么倒霉?居然把卫生巾仍在了我的头上。不知道会不会倒霉?

9、日内  罗印住房

罗印正在打电话。

亲爱的,你快点儿嘛,我家着火了。

10、日内  学校宿舍

杨浩一边儿接着电话,一边儿在另一个手机上玩着游戏。(球球大作战)

杨浩:啊,哪门会燃火了!(四川话,语气焦急)

11、日内  罗印住房

坐在沙发上,一个葛优躺。

罗印:我欲火焚身(诱惑),你要是再不到,我就打电话叫消防队来灭火了。

画外音

杨浩:亲爱的,你别打,我来给你灭火,我马上到,亲爱的媳妇儿。

罗印:给你五分钟。(挂了电话,身子柔软的在沙发上一扭)。

日外  街头

杨浩头戴钢盔骑着自行车,车头前挂着一个灭火器,车上挂着一横幅(手写)(欲火消防车)。

日内  路菲出租屋

沮丧的打开房间门,看着茶几上的凌乱零食,顿时上前一步,直接把东西全部推在地上。倒坐在沙发上。沉默片刻,拿出电话,拨打出去。

路菲:喂,印儿,你在干嘛呢。

画外音

罗印:没干嘛呢,等着杨浩上门服务呢!

路菲:我失业了,过来陪我和大姨妈喝杯酒吧!

画外音:你大姨妈也来了,就叫你大姨妈陪你喝酒吧!我还等着杨浩那王八蛋呢。

路菲:我大姨妈不会喝酒。

画外音

罗印:好吧!那我来陪你。对了,以前怎么没听说你有大姨妈?

日外  街头

(杨浩骑着自行车,后座搭着罗印,旗帜依然是那样飘着。)

杨浩:媳妇儿,你不是叫我来消防灭火吗?怎么又要去路菲那儿?

罗印:路菲她失业了。叫我过去喝酒。

杨浩:那也应该先灭火啊,万一把路菲家给点燃了,可不得了?

罗印:(狠狠的一拳打在杨浩后背)滚犊子···

日内  路菲出租屋

(门铃响,路菲起身开门。罗印进门四处张望)

罗印:路菲,你不是说你大姨妈来了吗?你大姨妈呢?

(边说边坐在沙发。)

路菲:你大姨妈才来了呢!

罗印:你说你大姨妈不会喝酒啊!不然我哪会过来呢!我还忙着教育我男人呢!简直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态势。

杨浩:媳妇儿,我每天都很乖的,从不在街头多看妹子一眼,我生怕你把我眼儿珠给扣老。对了,路菲,你说你要我们陪你喝酒,快去拿酒拿菜啊,我媳妇儿可是午饭都没吃呢,你可别把我媳妇儿给饿着了。

路菲:我刚才找了,家里就剩下那一代瓜子和那瓶衡水老白干儿。

罗印:(拿起茶几上的真心绿茶瓜子)

杨浩:(拿起那瓶衡水老白干)

齐声:我靠。瓜子下酒,头一遭。你太有创意了。

(看着路菲)

路菲:我失业了。

齐声:失业就要用这样的创意来招待好朋友吗!

路菲:(做出一个怪表情)我把你们当好哥们,可别让我乱花钱了,没工作了,我到时候吃不起饭,你们收留我?没地儿住,睡你们俩中间还是怎么的啊?

(一边儿拿杯子给倒了三杯白酒)

杨浩:我看这个行(盯着路菲看)。

罗印:给老娘跪下····

(杨浩刷的一下,给跪在了罗印面前。一副不要脸的表情。)

杨浩:啊!我的爱,在不可迟疑,误不得,这唯一的时机,天平秤在你自己的心里,那头重,砝码都不用比·····

(罗印一副陶醉的样子····)

(路菲端着酒杯喝了一口)

路菲:停。别在那里给我演戏了,喝酒,吃瓜子。其实这瓜子挺好吃的,脆脆的,下酒别有一方风味。

(快镜头)

(三人你一杯我一杯过去。很快杨浩和罗印变是趴到在沙发上,路菲突然看见从一只小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小强的翅膀上散发出一点一点的绿光。)

(路菲脱下一只脚的高跟鞋摇摇晃晃上前,用手轻抚小强。)

路菲:小强,你说我22年来,连初吻都还在,做人是不是太失败了,哦,不是,是做女人太失败了。今天工作也没了,你说我这运气是不是不好?给你说了这么多,谢谢啊!(扬起高跟鞋,啪的一下,啪死小强,突然一道白光闪出,一个黑影人出现。路菲吃惊的揉揉自己眼睛。)

路菲:我靠,真的是打不死的小强,还能有这法力?

黑衣人:相信我,我不是坏人。哦,我不是坏小强。你刚才给我说了你那么多话,我可以帮你的,我有一款游戏,叫做真心话与大冒险。选择真心,你会得到一个人真心,却不一定得到这个人。选择大冒险,你会得到这个人,却不一定得到他的到真心?

路菲: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路菲已经口齿不清)

黑衣人:我就是一只小强。你可以选择也可以不选择。只有一个名额!也是我们有缘分。

路菲:我···我··跟你才···才···没有缘分,你就是一···一只小强而已。

黑衣人:好了,你可以选择了。

路菲摇摇晃晃的按下大冒险。按下之后突然倒在地上。

黑衣人消失。

黑屏

夜内  出租屋

路菲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双手揉了揉自己的头。

路菲:哦,喝多了。怎么还给睡地上了。(回头看着沙发上躺着的罗印和杨浩,杨浩正使劲儿的吸允着罗印的小脚丫,面露享受的表情)。瘪犊子真是重口味儿。

(来到茶几前,一堆儿瓜子壳,真心瓜子赫然映入眼帘)昨天好像还发生了其他的事情?我想想?对,做了一个梦。好像梦见真心瓜子了,哦,···是真心话与大冒险···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路菲:喂。程海,什么事儿啊!

画外音

程海: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有接,我以为你有什么事情呢!吃饭了吗?我刚下班,我过来找你,一起吃个饭吧!

路菲:哦,没什么事情,中午和印子他们喝断片儿了,刚才睡着了!

程海:干嘛喝那么多酒!我已经快到了。你叫上他俩一起吧!那我挂了!

(路菲挂了电话,推醒罗印)

罗印:哎哟,我的哥哥啊,这是喝了多少啊!怎么成这样了。(罗印揉着头慢悠悠的坐了起来,突然看着杨浩死死地宝珠自己的脚,一脸淫笑的样子,啪一巴掌打在杨浩脸上)你瘪犊子给我起来。

(杨浩一个激灵,翻身坐起来,摸着自己脸,一副茫然的表情)

杨浩:咋的了,媳妇儿。(我脸咋疼着呢)

罗印:你刚才干啥来着呢!

杨浩:睡觉,做梦!(一脸茫然)

罗印:你捧着脸干嘛!

杨浩:我正在做梦,突然不知道被谁打了一巴掌。疼···(懵)

罗印:(一脸热情的笑)来来来,坐这里,给我说说,你梦见啥了。

杨浩:我正梦见入洞房呢,然后好像是梦里的人打了我一巴掌。我就醒了。

罗印:看得到是谁吗?像不像我?(一脸笑容)

杨浩:没看清脸,一点儿都不像你,我给你说,那身材简直美得说了,那脸蛋儿,哎,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只可惜,被打扰了,不然指定这会儿我在入洞房了。(啪,罗印又是一巴掌打在脸上)

罗印:好啊你个王八蛋,瘪犊子的玩意儿,你居然敢娶其他女人,看我不打断你兄弟。(边说边起身打)

路菲从洗手间出来。

路菲:行了,别闹了,程海过来请我们吃饭。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儿该出发了。

罗印:路菲,你别管,这王八羔子居然敢娶别的女人,看我今天不打断他的命根子。

路菲:啥,娶别的女人,啥时候娶的。(吃惊)

罗印:刚才。

路菲:刚才?

罗印:对,就刚才一会儿工夫。

路菲:杨浩,你可真厉害,一会儿工夫居然娶了其他女人?不对啊,印儿,他在哪里娶的。

罗印:梦里。

路菲:梦里?

罗印:对,梦里。你说我们这都还没结婚,他的精神世界都出轨了,都开始娶别的女人了,你说我要是嫁给他,那我还不得天天戴绿帽子。(委屈怒气)

杨浩:我就做了一个梦而已啊!

罗印:做梦也不行。

路菲:杨浩,我得说句公道话,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娶别的女人。这是你的错。

杨浩:我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啊!

啊!这一天以后,我的名字叫沉默。而你在我心间所占据的地方,将称为忧伤!

罗印:老娘告诉你,你个瘪犊子玩意儿,今天就是吟诗老娘也要收拾你,不收拾你个玩意儿,你以后还真的给我戴绿帽子了。

杨浩:在酒杯里。惬意的写进一个名字。那个与我心灵紧紧相依,微笑,在满天星中你的脸颊。(一副陶醉的表情看着罗印)

路菲:你们还吃不吃饭了。还没饿吗?

杨浩:路菲,你先等等,我一定给我媳妇儿把这首诗给念完了为止。

现在我久久的凝望,这一只在梦幻与你在一起的手。这只另一个世界,遥远的手诶!

它熟知你的一朵红玫瑰和另一朵粉玫瑰。

以及那微湿,湿润的眼睛!

有一天

我将要去寻找我自己

恋人啊

去到松林和絮语之间

寻找我干渴的灵魂

····

路菲:我说你俩人也是够了,真羡慕你们两个每天可以这样幸福的生活。行了,我们出去吧,程海估计也到了。

罗印:杨浩,今天看在诗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了,再有下次,定斩不饶。

杨浩:谢娘子。

夜外  小区楼下

一个孤零零的自行车轮胎被锁在铁柱子上,上面贴着一张纸。写着“消防急救,哥们儿,大恩不言谢”!

路菲三人看着这一幕,路菲忍不住大笑出来。

路菲:这是哪个瘪犊子玩意儿的车啊,这小偷还挺幽默的啊,估计车主看见了,得气死。

杨浩和罗印俩人则目瞪口呆的看着轮胎。

罗印:这车主已经气的说不出话了。

路菲:你怎么知道这车主说不出话来。

罗印:车主就在你旁边。

杨浩突然爆发。

杨浩:老子日你个仙人板板,狗日贼娃子。老子弄死你全家!

路菲:杨浩,你节哀。看在小偷挺幽默的份上,晚上你多吃点。

罗印:相公,你节哀,看在小偷挺幽默的份上,晚上伺候你更衣。

路菲:我们走吧!(三人离开,杨浩一步三回头)

镜头特写

一个孤零零的轮胎。

夜外  街边

程海向路菲三人跑了过来。

程海:哈喽。杨浩,你还是这么风骚。

罗印:学长,有你这样的吗?我家男人哪里风骚了?

路菲:杨浩是家住海边儿喜欢浪。

罗印:别调戏我家男人了哈,我家男人现在心情不爽。

杨浩:我的悲伤,你的快乐,落井下石,活该你失业。

路菲:行了,不说了,我们去吃饭吧。

夜内    餐厅

程海:路菲,你怎么失业了。

路菲:还能怎么失业?老板不开心就失业了。

程海:这样吧,最近我们 电视台接了一个宣传广告,你去兼个职吧。每天二百人民币。包盒饭。怎么样,要去做吗?

路菲:我饭都快吃不起了,肯定要去做啊。能做多久?

程海:估计至少要做一星期。

罗印:学长,我也没工作,你也给我介绍一个兼职呗。

程海:没事儿,你可以和路菲一起来,杨浩也可以来。明天就开始了。

杨浩:媳妇儿,我可不忍心你去做兼职。那多累啊!以后我养你。

路菲:这服务员怎么还不来啊!

(看着四周的食客吃的津津有味儿,路菲起身,来到吧台)

老板,我们是不是坐到观众席了?

老板:(愣住)哦,每一桌都是观众席。(说着指了指自己吧台前方写着的自助餐厅)

(路菲顺着老板指的地方看了看)

路菲:那你们怎么没在外面打自助招牌?

老板:我们打了啊,用心服务餐厅,自助餐厅,自助服务,肯定是最好的啊?

路菲:我···

(回到餐桌)

这是自助餐厅,别等着服务员来服务了。我们吃了赶紧回家吧!

罗印:自助餐厅?害的我家男人都坐出痔疮了。

日内  商场活动现场

(路菲到了活动现场,程海交给她一个瓜子模型。)

程海:路菲,你赶紧穿上,待会儿这个活动的老板要来现场。

(路菲看着活动现场写的标语,真心话大冒险)

路菲:难道昨天我不是在做梦。是真的?真心话大冒险?

程海:什么做梦啊!我们这次活动的主题就是真心话大冒险,你赶紧吧!路菲。我现在马上要回单位去工作,这地儿你自己照顾自己啊!

路菲套上瓜子壳,一双脚,一双手露在外面,瓜子上面一个大大的笑脸,给路过的人发宣传产品。

日外  商场门口

一辆凯迪拉克XTS慢慢停在门口,吴峰从车内出来。

在女同事甲的带领下,到了活动现场。

22、日内  商场活动现场

路菲扮的瓜子,看见吴峰,顿时想起昨日的尴尬。

路菲:不行,昨天打碎我的杯子,还没来得及让他赔呢!还把我开除了。

不行,我得报仇,我得让他赔我杯子。

不对啊!昨天好像是我撞得他?

那也不行,我是女生,他应该说对不起的。还把我开除了。对,他应该说对不起。

23、日内  商场

(吴峰发现路菲戴着瓜子,站在那里不动,走了过来)

吴峰:我不希望花钱养一个干活的人,如果你还需要这份工作,请认真的对待。(吴峰一脸严肃的说道)

路菲:我···我···

吴峰:别我我我的,赶紧干活。(活动现场主持人已经开始了)

主持人:有请本次活动承办单位负责人吴总为大家做精彩讲话。

(吴峰微笑着走向舞台)。

吴峰:非常感谢各位朋友捧场,作为本次活动的主要承办方之一,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将我们客户的拳头产品推向广大市场,相信在场的所有好朋友都会喜欢我们的产品。

24、日内  商场活动中央

(路菲突然冲向舞台中央,向吴峰走过去)

(几个工作人员看到这一幕,有些吃惊。)

议论。

工作人员甲:小丑怎么上台了 。

路菲:你必须赔我杯子,你必须对我说对不起。

吴峰:什么杯子,待会儿再说。(小声说道)

(吴峰对突然来的一幕震惊片刻,回头便是对观众说道)

吴峰:看来我们的瓜子已经迫不及待的希望面对观众了。下面请工作人员给在场的每一位朋友发送我们准备的小礼物。

25、日内  商场

(路菲突然脱掉瓜子外壳,把脸露出来,吴峰拉着路菲走向一边儿的工作室,路菲边走边摆脱瓜子模型外壳的束缚。吴峰回过头,看到路菲的面容,呆住,内心砰砰直撞击)

吴峰:是···时···你···你?就是你昨天把卫生巾扔我头上的 ?

路菲:耶,你说的怎么这么理直气壮,你不撞我,我会受到惊吓吗?我不受到惊吓我会摔碎杯子受到二次惊吓吗?我不受到二次惊吓我能扔掉卫生巾吗?我不扔掉卫生巾,卫生巾会掉在你猪脑上吗?你别以为你是老板,你是CEO,你有钱,你就可以随便开除我。就算你开除我,你也要给我赔杯子。(伸手要的姿势,单脚一抖一抖的,整颗瓜子都在颤抖,完全一副女流氓态势)

吴峰: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路菲:我不讲道理怎么了?你咬我啊。

吴峰:行,那我先不追究昨天的事情,先说说今天的事情?你为什么扰乱活动现场。

路菲:什么叫不追究昨天的事情,不是你不追究,而是我要追究。你这么大个男人撞了我,对不起都不说一个,你好意思吗?你还是个爷们儿吗?你还CEO,哪个CEO 的心眼有你这么小?我路菲活这么大,我就没见过!还开除我?

吴峰:(此时气的目瞪口呆)。行,我心眼儿小,我心眼儿小,那我就小给你看看,我的心眼儿到底有多小。

路菲:我光脚的还怕穿鞋的,来、来、来,你小给我看看(单脚继续抖)。

吴峰:第一,告诉你,我昨天心理受到严重惊吓,你必须给我道歉。第二、你昨天把卫生巾扔我头上,这在我们商人面前是非常忌讳的东西,你必须给我找个寺庙或者道观,消除你带给我的晦气,如果因为你带给我的晦气,我公司亏损了,你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第三、关于你今天扰乱活动现场秩序,你的今日工资当做罚款。当然,我知道以上三点你很有可能会耍无赖,因为你现在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是一个女无赖···

路菲:滚蛋···(焦急抢话)

吴峰:别着急 ,如果以上三点你不做的话,我相信介绍你来的那个朋友一定会因为你而失业。

(女同事甲从一边儿走过来。)

路菲:你个小心眼的男人,居然威胁一个小女子,你以为我是那么好威胁的吗?你做梦吧你!

吴峰:(吴峰招呼女同事)你把负责招聘兼职的人员名单给我,包括合作单位招聘的兼职。

女同事甲:好的,吴总。(看了一眼路菲,面露惊奇,路菲回以微笑)

(路菲小声:不行,这事儿一定不能让程海知道,否则程海因为我失业,那我就罪过了,阿弥陀佛)

路菲:喂,我觉得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误会,没必要扯到我朋友那里吧!

吴峰:也许我觉得昨天发生的事情是一个误会,可是今天就不是误会了!但是你只要做到我说的,我相信你的朋友就不会受到影响。

路菲:(楚楚可怜)昨天因为一个误会,你开除我,我心情不漂亮。

吴峰:(强势)就是因为你心情不漂亮,心情不美丽,你就可以来活动现场捣乱。你必须做到我说的。否则你就想想你的朋友吧。

路菲:必须做到吗?

吴峰:是。必须。

路菲:好,你也必须给我赔杯子,并且把我之前工资发给我,否则我没钱给你超度。

吴峰:好。超度?你···

26、日内  商场  路菲往外走

路菲:(路菲转身就走,边走边说)工资打我卡上就行。

日外  商场广场

(一颗瓜子,两只腿,在广场上走着。)

(吴峰从商场内追出来,拉住路菲)

路菲:啊!(回头看着吴峰)

吴峰:放下模型,再离开。

路菲:就这么个破东西,送我也不要。

(说完就脱下瓜子模型,递给吴峰)

吴峰:你不要耍花招,我知道你是程海介绍过来的。我只给你三天时间。

路菲:别挡着我。(怒气离开)

吴峰:这是我名片,你准备好了给我电话。

(路菲结果名片,一把紧紧的握在手心。转身离开。吴峰看着路菲背影。)

日外  学校门口

    (路菲拿出电话,显示拨号闺蜜)

路菲:印儿,我又惹祸了。

画外音:你又惹祸了?惹什么祸了。

路菲:你要帮帮我。

画外音:行,你在哪儿啊,我来找你。

路菲:我在学校门口啊!

画外音:行,你等着。我和耗子马上来。

日内  学校宿舍

(杨浩正在埋头玩球球大作战。)

杨浩:媳妇儿,怎么回事啊,你闺蜜又惹祸了。哎,这要是以后嫁了,可怎么得了?

罗印:关你屁事儿啊。你赶紧的,我们去找菲菲。

杨浩:遵命,媳妇儿老婆大人。来、媳妇儿,亲一个。我都有十五分钟没有亲你了。这可把我憋得难受啊。(上前就抱着罗印,罗印一个扭头,杨浩吻在脸上)

罗印:滚犊子,赶紧收拾,菲菲还在门口。

日外  学校门口

(路菲正蹲在学校大门口墙角下,用树叶逗着几只蚂蚁。罗印远远的走了过来。)

罗印:咋回事儿啊!菲菲。

路菲:你来了啊!印儿,我今天又惹祸了。(一脸的委屈)

(杨浩两步上前)

杨浩:菲菲,我掐指一算,你这两天命犯天神啊!

路菲:滚蛋吧你,

罗印:菲菲,你赶紧说说,你惹啥祸了。

路菲:这次我摊上大事儿了,你俩可得帮我啊!我把今天兼职的老板得罪了 ,关键是今天兼职的老板是昨天开除我的老板。

罗印:啥,是同一个人啊!菲菲啊,看来你真的是命犯天神。你赶紧说说你是怎么得罪你老板的。

路菲:(一边说一边儿手舞足蹈的比划)

(叽叽喳喳·····)

杨浩:啊!不可思议啊,路菲,你把卫生巾给扔老板头上了。厉害啊!

罗印:我不得不佩服你。关键你还敢扰乱今天的会场。

路菲:所以啊!他抓住我的小辫子,如果我不给他找个和尚超度,他就要找程海的麻烦。让程海失业。

杨浩:超度,你还想杀了他?路菲,我可告诉你,杀人的事情我们可不敢干啊 !(两人白了一眼杨浩)

罗印: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路菲:所以我来找你们想办法了啊!我又不认识和尚。我上哪里去找和尚,上哪里去找寺庙。

罗印:你说的也是,就我们这样的人能找到和尚给他开光吗?诶,对了,我们找个同学假扮和尚,给他开光吧!

路菲:哎呀,那肯定不行,不行,你有见过和尚很年轻的吗!

杨浩:我靠,还是我媳妇儿聪明,我媳妇儿这么聪明,咋就被我捡着了,来,媳妇儿,我奖励一个吻。(抱着罗印就是一个吻)

路菲:杨浩,想亲热,回家去,这大庭广众之下,注意形象,但是我说了不行。同学的年纪太小,我现在只想要把事情解决了,免得再生事端。

杨浩:路菲,我可告诉你啊!我有个朋友,今年四十多岁,是拍戏的,怎么样?

路菲: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杨浩:我相信不会,因为我那朋友一直是在当群众演员。所以也不用担心!

路菲:我靠,我简直太感谢你们了。那这件事就交给耗子啦。不过,让我败在这个王八蛋手里,老娘我不甘心。你们俩再帮我想想,怎么在这次见面中,收拾这个小王八。

杨浩:那这事儿交给我啊!我最拿手了。

(略微沉思片刻)

有了,去到寺庙的时候,我把你包给抢了。然后,你就叫,把他引向我们设置的陷阱。

路菲:我靠,就他娘的这么干。干的他见到我就得退避三舍。那麻烦哥们儿准备了哈。

罗印:为啥我们准备?你干嘛啊!

路菲:(边走边说)我肯定要去想办法把初吻解决了。

罗印:我靠,解决初吻这事儿,多简单啊。我男人在这儿呢。借给你用三秒钟。

路菲:(回头,站住)三秒钟?太短了。至少要三个小时。

杨浩:我没意见。

罗印:(看了一眼杨浩,杨浩,直接退在罗印身后)

路菲:舍不得啊!我还舍不得呢。(转身就走)老娘要是找到男朋友,首先要给他几巴掌,我靠,这么多年,你死哪儿去了。害老娘被人嘲笑这么多老处女。

日内  超市

(路菲购买卫生巾,电话铃声响起,接电话)

路菲:喂,程海。怎么啦!

日内  程海单位

(程海坐在自己办公室。)

程海:今天我升职了,晚上想请你吃饭。

日内  超市

(路菲一手拿着卫生巾看,一手拿着电话)

路菲:好啊!

画外音:那好啊!这样吧,我们去吃西餐。位置你定。

路菲:好。那我们直接去中央大街凯宾牛排工坊吧!

程海:那我们半小时后中央大街见。

日内  吴峰办公室

(秘书推门进来)

秘书:吴总,晚上6点约的盛世集团总裁李总一起晚餐,位置给您定在中央大街凯宾牛排工坊。您还有其他吩咐吗?

吴峰:为什么是吃西餐?

秘书:因为我们了解到,李女士比较喜欢牛排,从不吃猪肉。所以就定了这家餐厅。现在是五点三十分,为避免迟到。您现在就可以出发了。

吴峰:好。

日内  西餐厅

    程海坐在临窗餐桌前,餐桌上放着一束玫瑰花。路菲推门进入餐厅。四处张望,寻找程海身影。

程海:(看见路菲,招手 )路菲,这里。

(路菲走了过去)

路菲:程海,干什么呀,还整西餐厅了。

(程海拿起鲜花,递给路菲。)

程海:这是送给你的。

路菲:(接过鲜花)你这是干什么啊,我们可是好哥们儿呢,怎么还给送花了。

程海:路菲,我···我很喜欢你,我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尴尬)

(路菲被突然的表白,搞得手足无措,尴尬)。

路菲:诶,我一直把你当好哥们儿啊。

(尴尬)

程海:路菲,上大学开始,我就喜欢你,那时候怕影响你学习,所以我一直不敢对你表白。希望你可以给我机会。

(尴尬)

路菲:既然喜欢,又何必让我久等?程海,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好哥们儿。我对你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

日外  餐厅门口

(吴峰停车从餐厅门口进来。直接走向路菲这边儿。路菲背对着吴峰来的方向,坐下)

服务员:先生,请问你是几位呢?

吴峰:两位。先给我一杯拿铁。

(起身离开,前往卫生间)

日内  餐厅

路菲:程海,我对你真的没有那种心跳的感觉,希望我们还可以继续做朋友。我现在也很想恋爱,但是我还是想要等那一个让我心动的人。我希望你可以明白。我还有事情要做,你自己吃吧!我先走了。(起身便是打算离开)

程海:路菲,我知道你想的。我一直喜欢你,可是你是知道我的,有些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说出口。

路菲:程海,确实,我是了解你,所以我把你当哥们儿。

程海:希望你收下这花。

日内    西餐厅

    (吴峰从卫生间出来、洗手、擦水、转身离开,回到自己位置)

日内  西餐厅

路菲:我真不能接受。真的,程海。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起身离开)

(吴峰回到自己的位置,刚巧预坐下,进入视觉盲区,路菲从面前离开)

日外    街道

(路菲独自一人在街边走)

那王八蛋其实长得还蛮帅的。路菲啊路菲,你在想什么呢!你跟他不是同一路人。就是他害的你丢掉工作的。你得收拾他,要让他记住你。让他后悔开除你了,路菲,加油,明儿个好好的收拾他。(背影远去)

夜内  傍晚  路菲出租屋

(路菲电话给罗印)

路菲:印儿,怎么样了啊。

画外音:杨浩已经准备好了。你给你的债主约时间吧。

路菲:行吗,会不会露破绽?一定要万分保证,别让他知道我在整他。

画外音:你放心吧,我家耗子做事儿,还是可以放心的。那行,明天等你电话,宝贝儿,我挂了啊。

(路菲拿起电话,继续拨打出去)

喂,明天上午去白云寺庙,给你超度,你自己等我电话吧。

夜内  傍晚  西餐厅

(吴峰接电话。一个中年时尚妇女坐在吴峰对面)

吴峰:好的,亲爱的,我一会儿回家。你不用担心我,放心,我就是和一个客户吃饭而已。

夜内  傍晚  路菲出租屋

(路菲惊讶)

路菲:我靠,你他妈的谁是你亲爱的。老娘是要告诉你,明天上午去寺庙。

夜内  傍晚  西餐厅

    吴峰:行,亲爱的,放心。我肯定不会喝醉的。好、好、我一会儿就回来。我先挂了哈。客户还在呢!

夜内  傍晚  路菲出租屋

    我靠,这孙子想干嘛。谁是他亲爱的?(路菲看着电话,有些诧异)

夜内  傍晚  西餐厅

吴峰:(歉意,尴尬)不好意思哈!李总。

李总(三十七八岁的年纪,离异):没关系,但是你不应该叫我李总,你可以叫我微微。

吴峰:李总,这真的不好。我和我女朋友快要结婚了。刚才就是她打电话来,说明天去寺庙看看日子?

李总:这不影响我们在一起,你要知道如果我们在一起了,你的公司肯定会快速成长起来,你也将是以后传媒商界的大佬。

吴峰:李总,你表达的意思就是要包养我,是这意思吗?

李总:不可否认。但是我想的还是希望能够成为你的贤内助。当然,我相信你会明白,男人若是没有事业,没有女人是愿意嫁给他的。你现在的女朋友难道不是看中你的钱吗?

吴峰:那不好意思哈,李总,你不是我的菜。

李总:你这是在拒绝我吗?

吴峰:我想我的意思是明确的。

李总:难道你不想想你的公司百分之八十都是由我公司提供的吗?如果,我们终止合约,你觉得你的公司还能经营下去吗?

吴峰:那我就谢谢你了。你现在随时都可以终止合约。

(有些愤怒在内心,但是还是在强忍着)

李总: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考虑的。

吴峰:对不起,什么事情都可以考虑,唯独这件事不考虑。对了,像你这样的丑女人,为什么嫁不出去,没男人愿意要你,就是因为你像一只母狼一样。见到男人就想扑,可惜,你想错了。

(李总怒了,端起酒杯的酒,直接泼洒在吴峰脸上。吴峰顺势用手一档)

李总:你会后悔的。

(转身;离开)

吴峰:慢着。

(语速很慢,慢慢站起身)

李总:怎么,你愿意了。

吴峰:我··愿··意···

李总:看来你是聪明人····

吴峰:····你姥姥。

(拿起桌上的盛酒器,慢慢的从李总头上浇了下去)

镜头:吴峰,李总两人交替快速出现在镜头。

(李总惊愕。)

(吴峰面露微笑。)

夜内  傍晚  餐厅内

    周围人群惊讶目看吴峰与李薇表情。无声。李总怒气离开。此时四周一片寂静。

夜内  傍晚  餐厅内

吴峰拿出手机,编辑消息。

镜头对着手机,翻看手机来电通讯录。号码尚未保存。

“对不起,刚才有一些麻烦,谢谢你的及时雨,早些休息”。信息编辑好,犹豫是否要发送。

镜头对着吴峰。埋头。删掉信息。

将手机号储存。

编辑“二货”。

删掉

编辑“和尚”。点击保存。

收拾好手机。转身离开。

背影走出咖啡厅。回头望望“凯宾牛排工坊”。

吴峰:环境还是不错,就是吃饭的对象错了。真几把影响心情。

(拿出电话,打开电话薄,秘书,拨打出去)

吴峰:明天我不到公司,然后明天你给李总公司去一个公告函,宣布我们与他们战略合作关系。

画外音:啊,取消战略合作关系?

吴峰:你执行就好。

外话音:好。

夜外  傍晚  哈尔滨夜景。

三十秒秒哈尔滨夜景。

夜外  傍晚  哈尔滨街道

吴峰在停车场。

回忆起与路菲的第一次见面。

第二次见面。

第三次打电话。画外音:(我靠,你他妈的谁是你亲爱的。老娘是要告诉你,明天上午去寺庙。)

夜外  吴峰开车回家

    凯迪拉克疾驰。转弯消失。

夜外  傍晚  中央大街广场

程海:(程海独自坐在广场椅子上,旁边坐着一个17岁男孩子)。哎,太没出息了,连女朋友都追不到。

男孩:(回头看看程海)哥们儿,这都啥年代了,还追不到女朋友?哥们儿我告诉你一句话,女人20岁的时候是足球,30岁的时候是篮球,40岁的时候是乒乓球,50岁的时候是高尔夫球。

程海:什么意思?(疑惑的看着那男孩子。)

男孩子:哎,你们这些人,这都不懂,看来是我们老了啊!哥们儿,我告诉你啊。女人20岁的时候是足球,二十人抢,但是别犯规,小心那红牌;30岁的时候是篮球,10个人抢,注意安全,别被撞残废了;40岁的时候是乒乓球,你推给我,我推给你,死推给对方为止;50岁的时候是高尔夫球,有多大劲儿,使多大劲儿,能打多远打多远,管她进洞还是不进洞。

程海:兄弟,你是高人啊!

男孩:哥们儿,还行。

(过来一个大约15岁的女孩子)

女生:亲爱的,你在这儿啊!我找了你好半天。我们去看电影吧

男孩子:你个娘们儿,笨死你算逑老,一天就知道看电影,除了看电影还能干点儿其他什么吗?我这和我哥们儿聊天呢。你先在一边儿去等着吧。(女孩子坐在男孩子旁边)

程海:这是你的女朋友?

男孩子:哎,娘们儿不懂事儿,兄弟别介意啊!(转身对着身边女孩子说道)

对了,你去买两张电影票吧。(说着从兜里拿出钱夹,钱夹只有3块钱,递给女孩)哦,我靠,早上出来我妈没有给我拿零用钱。

女生:(女孩站起来)我这里有钱。

男孩:拿着,我怎么能用娘们儿的钱,(女孩子拿着钱)。

(一旁的程海就看着两个孩子)

程海:你这只够买一瓶可乐。

男孩子:那你先给你自己买瓶水。(女孩子跑去买电影票,男孩子看到女孩走远)

程海:她很喜欢你。

男孩子:哎,我想分手,却害怕伤害她的心。她每天都陪我打撸啊撸,其实人还是不错的。

程海:你为什么要跟她分手?

男孩子:她每次看电影都要买爆米花,你想想买一袋真心瓜子,又实惠,嗑完瓜子,电影也看完了,才7块钱。一桶爆米花要20元,打折的时候十五元,可是一袋真心瓜子多实惠,所以,节约出来的钱是不是可以去打撸啊撸了?所以这娘们儿啥都好,就是不会过日子。再加上,最近我老妈打麻将老输钱,每周100元的零花钱,现在每周30元。你想想,现在啥都涨,就是零用钱不涨。

男孩:你知道真心瓜子吗?那代表我心里只有她,没有爆米花。她却不懂风情。

程海:好吧,哥们儿,你厉害。

男孩: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觉得我们两个人生观,价值观不一样。(一脸的郑重)哎,做男人也难啊,做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难啊。还是单身狗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惆怅)

夜外  傍晚  中央大街广场

(女孩从商场内跑了过来)

男孩子:我经常教育你,要学会淑女,这还有外人在呢,你让我脸都丢尽了。

女孩:(女孩放佛做错了什么一样,赶紧低下头,看着男孩子)人家就是想和你看电影嘛!

男孩子:行了。这次就原谅你了。(起身)啊。完了,完了,我语文作业还没写呢。明天肯定要被罚了。

女孩:(着急)那怎么办?

男孩子:算了,罚就罚吧!大不了我就一个礼拜没零花钱嘛。我还是陪你去看电影吧。(牵着女孩的手)

女孩:那怎么行,要不这样吧,你去看电影,我回家去帮你写作业。(女孩和男孩面对面)

男孩子:那怎么行。我是来陪你看电影的。

女孩:就这样吧,我去给你写语文作业。你自己去看电影,反正两个位置是挨着的,一个位置坐累了,你就躺着看(递给小男孩电影票)。我先回去了,你注意安全。

男孩子:那好吧。

(女孩再次走远,走向公交站台)

(男孩子看着女孩走远,上了公交车,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出去)

喂,亲爱的,你在哪儿呢。我已经在广场等你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程海:(程海已经看得呆滞了)兄弟,你这有几个女朋友啊!

男孩子:(男孩看着程海的样子)就两个,压力大啊,睁开眼就是三张嘴吃饭,闭上眼就是三个人睡觉,以后有孩子了,压力更大,哥们儿,还是单身好啊!那我先走了,电影马上开始了。我看电影去了啊!山不转,水转,后会有期。(抱拳)

程海:哦,再见。

夜外  广场

(程海看着一个也是大约15

岁左右的女孩子,长得很高挑,梳着长发,跑到了那个小男孩的面前,小男孩攀着女孩儿的肩头,对着女孩儿的脸蛋就是一个吻,双双走进商场内)

程海:这小王八羔子,以后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姑娘!

夜内  吴峰家

吴峰独自一人。进入偌大的房子。

走到酒柜旁。拿出红酒一瓶,开启。倒酒一小口。端起酒杯,一口干。继续倒,一大口。端起酒杯,走到阳台,站在窗户边。望着哈尔滨夜景。

镜头特效转换。

蒙太奇  吴峰家

在家里

只有吴峰与路菲

激动人心的诱惑音乐

杨浩魅惑的身子

充满雄性荷尔蒙

路菲身材高挑,秀发齐腰

带着面具

身穿白色长裙

扭动娇柔身躯

柔缓拉开自己的裙子拉链

路菲边脱,边跳舞。

脱至只有内衣内裤。

吴峰快步走进路菲面前

路菲诱惑的退后一步

吴峰在跟前一步

路菲在退后一步

路菲继续退后

吴峰在继续上前

路菲后退无路

吴峰上前一把抱住路菲的头

日内    清晨 罗印家 卧室

  (电话铃声响起,阴暗的鬼叫声。罗印受惊吓,一脚登出,正好登在杨浩身上,杨浩落地。罗印翻身蒙头继续睡,铃声继续。)

杨浩:啊(大声,躺在地上)。

(罗印翻身坐在床上,电话铃声继续响起)!

罗印:我靠,杨浩,你给老子起来,是不是你把我铃声给换了?

杨浩:发生什么事情了。

罗印:杨浩,你给老娘起来。

黑屏

杨浩一阵孤苦狼嚎的声音响起。

(红太狼暴打灰太狼镜头)

日内  清晨  路菲家。

    路菲:印儿,你起床了没?杨浩联系好了吗?

画外音:刚起床呢。杨浩已经联系妥了!

路菲:那你到我这儿吧!

(挂断电话)

编辑短信:“9点在中央大街牌坊见,过时不候”。

日外  清晨  中央大街

吴峰站在寒风凛冽的中央大街牌坊下。

不断的看着时间。

时间分针指着58分。

时间特效;59分、九点、05分、10分、20分。

日外  中央大街街道边

路菲此时穿着格外美丽。高跟鞋、貂皮衣服、挎包。

罗印也是厚厚的包裹着自己。

二人英姿飒爽的走向吴峰。

日外  中央大街

吴峰看着路菲等三人前来。脸早已冻得很红。

吴峰:你···你···说的是···九点,为···什···怎么··现在才到。

(看着路菲)

(旁边的罗印看着吴峰,我靠,还是很帅嘛,拉了拉路菲,递给路菲一个“上”的眼神)

日外  中央大街

路菲:我说的是九点吗?我明明说的是九点20到九点30.你自己要来这么早。我有神马办法呢。

(吴峰看着罗印和杨浩)

吴峰:他们是····?

路菲:这是我好闺蜜,罗印。

日外  中央大街

路菲:行啦。我们出发吧!给你超度。

吴峰:我车在地下室。我去开车。

日外  车内

路菲和罗印坐在车后面,吴峰开车。

路菲:(附在罗印耳边说)真的准备好了吗?

(罗印回以微笑,拿出手机,点开信心,杨浩发,媳妇儿,一切准备妥当。)

日外  寺庙外

路菲:到了哈,我们先逛逛还是怎么的?

吴峰:我今天一天的时间。我无所谓。

罗印:他是来旅游的?

路菲:管她的呢!难得出来一趟还有免费的司机。我们玩儿吧。

(罗印电话响了。接电话。)

罗印:陪我去上趟厕所吧!

路菲:行,(对着吴峰)我们先去上厕所。你先等等。

(吴峰做出随便的姿势)

日内  寺庙厕所门口

(杨浩一身裹得严实,头上戴着一顶军绿色的毛线帽。双手抱着胸。)

(路菲和罗印快速的小跑到杨浩身边。)

路菲: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杨浩:都准备好了。你们怎么现在才来 啊!路菲。车费200,你记得给我报账哈!这是地图,你赶紧看看。途中红色标点处就是有危险的地方。对了,你要记得首先带他去大雄宝殿,我那朋友在那里扮演和尚。

路菲:我靠,200,小意思回去就给你报账。只要你今天表现好了。老娘豁出去也要好好感谢你。

(罗印诧异的看着路菲)

罗印:你打算怎么个豁出去法感谢他。

路菲:此处省略一万字。

罗印:我靠。你要是敢勾引他,老娘先把你干了。

路菲:别贫了,赶紧看地图吧。记不住的话,待会儿就废了。

罗印:你他娘的真傻,你怎么就是我闺蜜了呢!你不知道拍照啊!

日外  蒙太奇

路菲看着地图

脑海中出现画面

大雄宝殿、吴峰推门进入。

忽然一根棍子直向面门倒来来。

直击吴峰面门。

吴峰眼冒金星。

左右摇晃。

日外  蒙太奇

递给躲在暗处的杨浩一个眼神。

杨浩看着吴峰走过来。

扔出一把玻珠。直接滚在吴峰脚下。

吴峰瞬间往后一仰。

双脚离地。

人直接横在虚空之中。

重重的摔在地上。

日外  蒙太奇

吴峰一瘸一拐的走在路上

忽然之间

一盆热水从天而降。

直直的洒在吴峰头上。

瞬间,吴峰变成落汤鸡。

日外  蒙太奇

路菲和罗印左右搀扶着快要残废的吴峰到了寺庙食堂。

吴峰吃了一碗稀饭。开始拉肚子。

往返于饭堂和厕所。

路菲笑的肚子疼。

日外  蒙太奇

寺庙的厕所内。

吴峰蹲在老式的厕所坑中。

突然一个爆响。

厕所溅起脏物。

吴峰受惊,直接扑到在地。屁股露在外面。

日外  蒙太奇

前方一堆驴粪

驴粪旁边一个炮仗

吴峰向前走着

杨浩悄悄的走在低洼之处,点燃炮仗。

吴峰受惊。

往后一闪。

一脚踩在驴粪上。

往后一滑。

一屁股坐在驴粪上。

  黑屏

日内  寺庙

路菲: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印:傻笑啥呢!真不错。挺满意的。

日内  寺庙

    杨浩:怎么样,不错吧!

路菲:不错,不错,罗爱卿,你代替哀家,赏!

罗印:赏你大爷。

杨浩:赏。

日外  寺庙内

吴峰站在寺庙门口。四处张望。

路菲和罗印从旁边走了过来。

路菲:我们走吧。(对着吴峰说)

路菲在前走,吴峰的视线看着路菲。忽略罗印。

蒙太奇

罗印换吴峰。

罗印拉着吴峰的手。半依偎在吴峰身上。

一直往前走。

一直往前走。道路很是漫长,两边灌木红叶。花开花落,花落花开。

一直走白了头。

(一分钟左右时长)

日内  寺庙大雄宝殿

(罗印回头看一眼吴峰)

罗印:菲菲,这家伙肯定是喜欢上你了。

路菲:你信不信我给你嘴上噻卫生巾。

罗印:你这几天除了卫生巾还有其他啥吗?不过我说真的,这家伙长得还是蛮帅的。

(路菲回头看了一眼吴峰)

(吴峰赶紧扭开头)

路菲:昨天程海向我表白了。

罗印:我靠,程海这是藏得够深啊。

路菲:可是我拒绝了。对他好像没有那种感觉。

罗印:要说这俩人啊,如果是我的话,我觉得这家伙好像比程海有钱一些。

路菲:你家杨浩有钱吗?

罗印:没钱啊!可是他听话啊!说真的,杨浩很体贴。这也是老娘没甩了他的原因。

路菲:对啊!有些时候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重要。

日外  寺庙

(吴峰走向前,来到路菲旁边)

(路菲吓了一跳)

路菲:你干嘛?

吴峰:就是想和你们正式认识一下。我是吴峰。昨天晚上谢谢哈!

路菲:早就知道了。

罗印:等等,你们昨天晚上干啥了,怎么还给谢谢了,你们昨天干嘛去了,你是不是把我们菲菲给那啥啥啥啥了。(路菲抢话)

路菲:停。最好别胡说八道,有的没的都让你说了。(退后一步,拉着罗印往右一步,罗印挨着吴峰站在)这下合适,你们继续 。

罗印:你先说昨天晚上的事情。

吴峰:愕,这个也许不太好说出口。

罗印:我靠,菲菲,你还要瞒我多久啊?他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路菲:滚犊子。别扯淡。

吴峰:(尴尬)这个也许中间会有误会。

罗印:误会不误会,待会儿就知道了。

日外  大雄宝殿门口

路菲:去吧。师傅在里面呢!

吴峰:其实我也就是说说玩儿呢。我没有那么迷信。

路菲:诶,我说你逗我玩儿呢!他娘的这么冷的天,我带你跑这么远来,你他娘的又不要了。

吴峰:其实这主要就是我觉得你那天扰乱会场,就是想给你找点儿麻烦。

路菲:那你这就是逗我玩儿呗。

日外  寺庙某角落

镜头对着旁边一个柱子上的红布挽成的一个套子。

杨浩看着这边儿的一切。

杨浩:我靠,(原地转圈,无意间踩在圈套里)这孙子居然不进去了。那我这怎么怎么收拾他。看来只有提前实施第二步了。(快步走,砰,慢镜头,摔在地上)我超····

黑屏

日外  寺庙

杨浩慢慢抬头,站起来,额头一个清包。

回头,看着柱子上的红布,

一脚登在柱子上。

杨浩:我超你大娘。摔死宝宝了。

(站起来,向路菲跑去,一把抢了路菲的包)。

路菲:(递给杨浩一个眼神)。

杨浩:我跑。

(杨浩跑出十几米)

路菲:我靠,(看着罗印)他抢我包了。

罗印:(看着吴峰)看着好看吗?你还不追啊!

吴峰:哦!要追啊!

路菲:还不追人都跑远了。

(路菲说完,吴峰瞬间跑了出去)

日外  航拍镜头

底下两个人影在跑。

吴峰一会儿跑快,缩小距离。

杨浩一会儿跑快,拉开距离。

片刻时间,已经把整个寺院的道路已经跑完了。

路菲和罗印也开始慢慢跑。

慢慢的跑。

杨浩从身边跑过去。吴峰从身边跑了过去。

日外  寺庙

杨浩:我靠,这孙子怎么跑···跑···这么快?怎么甩不掉啊!(气喘吁吁)

吴峰:我靠,这孙子怎么跑···跑···这么快?怎么追不到啊!(气喘吁吁)

杨浩:不行,我不能这样瞎跑。不然待会儿就完了。

吴峰:不行,这孙子跑的这么快,我得从近路赌。

(杨浩回头看到吴峰跑向一边儿)

杨浩:想堵我。你以为我这两天没准备吗?太小看爷爷了。(顺势一转,进入一个僧房)。

日内  僧房

(杨浩立即脱了外套,衣服裤子,里面又是一件外套衣服裤子,把帽子翻了一面,从新带上。)

(这次把脸露在了外面。)重新戴上一个眼镜。

杨浩:小样儿,你以为我比你笨吗?

日外  寺庙道路

(吴峰站在杨浩刚才跑的地方。)

吴峰:我靠,这小偷还他妈的跑的挺快。

(路菲和罗印从后面慢悠悠的跑了过来。)

日外  寺庙道路

    (两人慢悠悠的跑着,边跑变闲聊)

路菲:对了,杨浩每天这么兴奋。那方面厉害吗?

罗印:我靠,你还打听我男人了,你个老处女,想干嘛。不过我男人肯定厉害啊。你都没有男朋友,你怎么问这个?

路菲:没男友怎么了,没吃过猪肉,我还没见过母猪跑?(看着吴峰在前面)别说了。吴峰在前面。

日外  寺庙道路。

(吴峰看着两个女孩慢慢跑了过来 。)

吴峰:你们两个包都被抢了,怎么还不着急啊。我看你们反而有点儿事不关已的样子。

路菲:我们穿着高跟鞋怎么追啊!虽然这跟鞋不是很高,可是我们女孩子能够像你们这样奔放的跑吗?

罗印:我靠。那你到是很积极,你抓住了吗?

吴峰:没有,那小子跑的太快了。我实在是追不上了。

罗印:那别说了,你自己赔偿损失吧!A

日外  寺庙内

路菲:算了吧,我们不说了,指望他赔,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先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

(三人同步观赏)

杨浩出现在角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