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归我,喜欢归你

他是当时高中的风云人物,英俊潇洒,谈过的女生不是校花就是级花,偶尔走过窗户旁的身影都能引起女生的骚动。

她,平凡的不值一提,普通的单马尾,穿着校服淹没在人群中,很难发现她的存在。

他们是同班。

她一开始不屑风头出尽的他,觉得他不过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徒有其表罢了,但随着时间推移,她还是认命地随大流渐渐沦陷在他的微笑里,成为他众追随者中的一个。不过这件事却没几个人知道,她仿佛把这场暗恋包裹的严丝合缝,塞在心里最深的角落里。和他日常有必要的接触,她也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态度。有时他会戏虐的说她对他总是凶凶的,如果不是那马尾辫,真看不出是个女孩。她没法反驳,只能大步走开掩饰自己慢慢泛红的脸。她不愿别人包括他知道自己暗恋他的事实,原因只因为自己太过平凡,被别人知道只会当成笑柄罢了,被他知道了那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他身边的女孩那个不是又漂亮又高挑,再怎么样也不会轮到自己。

他不是没有奇怪的,上到学生下到老师都因他出众的外表,健谈的性格和还不赖的成绩对他保持着好感。可唯独她,收他作业的时候总没有好脸,放学车棚里看到他就和看到鬼似的疯跑,小组活动她也从不和他有任何交流。有哥们告诉他,这是喜欢他。他却不相信,这种方式表达喜欢的他从来没遇见过。而他也只是稍稍分心想了一下罢了,毕竟喜欢他的人这么多,他又何必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呢?

高二下半学期,她隔壁邻居家夜里发生火灾,火势蔓延到她家,别的没烧着,却把她的头发烧了大半。所幸身上没半点伤害,但她自己却伤心不已,这下好了,本来就不漂亮,现在恐怕他连看都不会看自己一眼了。她被家里人推去理发店理了个假小子头,殊不知她不算漂亮精致但却带着英气的五官在从未剪过的短发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好看。

当她以新发型出现在班级里的时候,班级里的人都怔了怔,这其中也包括他。之前的她过于平凡,以致于大家很难回忆起,而现在的她仿佛更生动更别致,也对,那个年纪的女生没几个有勇气理这么短的头发。他之前对她本就是难以捉摸难以猜透,现在更加觉得她与一般或者说正常的女孩不一样。不知为什么,渐渐对她留了心。

生物课外试验,用叶子脉络做成书签,两两分组,她好死不死的和他分到一组。她尴尬得不知所措,他却带着蓄谋已久的微笑向她打着招呼。按照老师要求,先挑选树叶,大部分同学就随随便便在操场上捡了一片。她却在自家附近的香樟树上采了一片,香樟有特殊的香气,可以防虫蛀,她觉得放在书里也有同样的功效吧。他看到了她的叶子,却略带讽刺的说:“你很有心么,不过你知道么,这叶子之后要放到碱液里煮,所以你用什么样的叶子都是一样的。”“你难道没听过世上没有同一个人,就算再像的双胞胎都会有差别,更不会有两片同样的树叶了。在我心里,我的叶子和你就是不同的,哪怕再煮也不一样。”他还是第一次听她讲这么多话,就连她的声音也和大多女生不同,不娇柔做作,掷地有声的。其实她自己都震惊了,她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反驳自己暗恋对象说的话,看他盯着自己看个不停,她只有把头移开,专心埋首于书签制作中。

随着书签制作的完成,她总算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结束和他的分组关系了,毕竟自己在他面前忍得好苦才能不被他看穿自己的心意,可同时,她也有些失落,这样可以和他相处的机会以后怕是不会再有了。可他似乎却不愿和她就这样疏远了关系,他逼着她交换了手机,经常发短信问她课后作业,没事就来问她借支笔借张纸,路过她座位时就顺带揉揉她的短发。班里的人都有些诧异,本来关系不熟的两人怎么突然亲密起来,但也没有人怀疑他们之间有着超越同学友爱之上的东西,只因为一是她太过平凡,而是他当时还有着漂亮的级花女友。说她没有怀疑是不可能的,怎么突然他对自己的态度变的不同,是不是他有那么一点,一点点,一点点点的喜欢自己。但是,连这一点点点的令人喜悦的幻想却在某个放学的午后,她在后面推着车,看着他搂着女友肩在前面走而破灭。她苦笑,自己是太爱胡思乱想了,都快忘了他还有女朋友,她感谢这一当头棒喝,把自己拉了出来。从那之后,她更加与他保持距离,接着快要高考的名义把手机都停了,借东西她也一律说没有。他不禁有些泄气,怎么这女的变脸和翻书似的。不过他也不屑和没空去管了,因为高考的压力的确是渐渐袭来。

每年六月的暑假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是伤感的,明明是炎热的夏天,却让人有置身冬季的脆弱。因为那代表着分别。高中的最后一次聚会,要好的同学带了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送给对方。就算平日里关系不那么好的也往往在那天冰释前嫌,握手言和。

他和女友和平分了手,缘于他考入了上海的一所大学,而女友却考到了外地。异地恋也是有长久的,但他却还是提了分手,或许是没了当时的感觉。他现在更想问她一些话。可聚会都快结束了,他也没能在人群中捕捉到她的身影。就在他想要算了,她却突然自动出现在他眼前。她推着自行车,上身穿了纯白衬衫,下身是淡蓝色长裙,原来的头发已经长了许多,经过修剪后,软软的,好看的贴着脸颊。还不等他开口,她便把手里用蓝色丝缎系着的淡黄色包装盒塞到了他的手里。转身,她便骑上车要走。

“唉,我喜欢你。”他对她喊。

“我发现我喜欢上你了。你喜欢我么?”

他看见她的背影顿了顿,骑车的动作也停住了,就在他想追上去拉住她问个究竟的时候,她却一溜烟的骑走了。他手一伸,什么也没抓住,只留下她衣服散发的洗衣液香气和这炎热夏季的真空味道。

他打开盒子,里面放着的是她在实验课做的那枚香樟叶书签。

这是他们学生时期的最后一次见面。


她不知道他最后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但她却从来没这么愿意过相信那是真的。但她不给回复的理由也很简单。

无论是真还是假,感谢你给了我青春时代这么一场美好的暗恋。我没有失望,没有伤感,没有幻灭,只因我一开始就报以一种极低的姿态去喜欢你。我不敢答应你,是怕把这美好的一切毁灭。我太过平凡渺小,怕你乏味,怕你无趣。或许我也有想过,那天如果答应你,之后的人生是否会有不同,但还是算了。比起得不到你我更害怕那得到却不得不失去你的煎熬。即便从此我们划清界限,但我们有那段美好的回忆就够了。

就算之后我还会爱上别人,你也会喜欢上别的姑娘,你在我心里都是不同的,就像是这香樟叶一般,也希望我在你心里也是不同的,就如这香樟叶一般。我把喜欢连带着叶子送给你,把暗恋的情愫留给我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