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用”的老爸

小林的学习成绩挺好,在班上是个学习尖子,但家境不好,母亲是个药罐子,失去了劳动能力。

父亲大林是个下岗的失业工人,一家人所有的经济来源,全靠大林风雨无阻用三轮车送客挣钱。

三轮车送客的营生不好弄,市区繁华地带不能去,只能在城乡结合部接送客。

每次去学校,大林总拉着三轮车接送小林上学放学,别人家都是小轿车接送子女,而大林家是三轮车。

倍感自卑和好面子的小林,每每当同学问及骑三轮车的那人是谁时,小林不敢说是老爸,用一个“拉客的人”予以搪塞。

也曾有好事者向大林求证其与小林之间的关系,大林顾及小林颜面,也以普通拉客者自居。

在高中三年,小林同学见惯了熟面孔的大林,但一直不知他是小林的爸爸。

小林高中毕业了,以优异成绩考入了一个名牌大学,并成了当年市文科状元。大林获悉消息,喜极而泣,特地买了香烛跪拜菩萨,并将好消息通知亲朋,亲朋遂登门随礼庆祝。

开学校毕业典礼那天,学校领导邀请优秀学生家长代表来校演讲,大林也是邀请之列。

当大林出现在演讲台上时,主持毕业典礼的校领导宣布其是小林父亲时,小林的同学纷纷将惊奇的目光投向了小林,认为这三年来小林骗了他们。

见同学投来的目光,小林不由低下了头,是自卑也是羞愧。

但台上的大林却语音响亮,脱稿演讲,只听他说,“虽然我很普通,我来自底层,但我很自豪很骄傲,因为我有个优秀的儿子……”

听到父亲自信的演讲,小林听得入迷了,小林印象中的父亲平时都是沉默寡言的不善言辞,今天的他与平时判若两人,他的演讲博得了无数的掌声。

毕业典礼散后,小林不再忸怩不安,而是自信地坐上了大林的三轮车,面对着小轿车来接人的家长,小林暗忖道:“爸爸,你是个好爸爸,你以我为傲,我为你自豪!”

小林坐在三轮车,说了句他三年入学来从未说过的话,“爸爸我们回家!”

“好嘞!”听到儿子第一次在校门口公开叫自己爸爸,大林禁不住热泪盈眶,但为掩盖自己的失态,他爽快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