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2陈艳霞:《天赐的知己贵人在路上》

2021/4/22天津


为什么赛妈打开了我一个全新的带孩子的视角?

为什么感到她就是天赐的知己,导师,引路人呢?

为什么今天通过她的能量管道传递过来的信息和能量波会让我觉得那么舒畅,那么安心,那么宽慰呢?

为什么和她的链接让我立马想到了我们一起在啾啾家的时候,她大着肚子,怀着金秋,后来金秋出生了,我们也在啾啾家聚餐,她虽不多话,憨厚笑的样子,为什么想起来会有一份感动,这些天赐的贵人,她们有时不彰显,但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就出来帮助你,感激老天爷真的在自己呼唤的时候,送来了另一个自己帮助解惑,引领……

为什么此刻已经泪眼朦胧?

为什么接下来我就明白了,和小树相处,我多等个两分钟的时间总有吧?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不和他一起探索这个世界的未知呢?这不就是第一唯一的体验吗?

当小树再次把面粉洒的一地,整个身子,手,都是白色的面粉,看到他一脸犯错等待我惩罚的表情眼神,杵在那里,含糊的说着“掉了”,等待着我的处置!

我心里有些窃喜,淡定的坐下来,问他怎么办?

他却开始打了几下我的大腿,就像我平时认为他犯错会打他的样子,接着,他又同样摸了摸我的腿,孩子不是将我之前的反应都提前预演了一遍吗?

然后小眼珠子就开始转啊转,要逗你笑!

原来他什么都懂啊,我却感到我目前没有处理的能力了,有些吃惊他的反应,装着平静告诉他,你等下要自己拖地,可以吗?他:可以!


他在面粉的世界里体验了什么呢?

关于面粉他可以认知,学到的东西有哪些呢?

为什么感到这可以是一个系统的探索功课?

为什么从面粉就可以打开一个新的世界,一扇大门?

为什么赛妈告诉我,面粉啊,盐巴,相比那些高昂的玩具要便宜多了,为什么不让他尽情的体验,满足他的好奇心呢?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支撑呢?

他今天是不是知道了这叫面粉,这是白色?

那么是不是这时候就可以给他建立边界,下次不能够洒的到处都是,给他一个可以玩的区域,越界就要惩罚呢?

为什么这样的思路会让自己变得清晰,可操作呢?

为什么这样会让自己也想跟着一起玩下去呢?

为什么这让自己也变得期待?

为什么这让自己有种开始走上正轨的感觉?


为什么这会让自己有份小开心在了?


赛妈:小树妈妈,

刚刚补听了早上的视频号,关于小树拿东西的事情,不知道有没有另一个人和你沟通了。但是我有一些自己的经验,感觉可以分享一下。

小树这样随便拿东西的情况,是所有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会有的现象。

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物品是没有归属性的,并不清楚这是谁的东西就是谁有权利使用。

而我们要给孩子立的规矩就是告诉他这个边界。

拿别人的东西,必须要经过别人同意才能动。

你可以这么说:“小树呀,这是奶奶的糖,我们去问一下奶奶同不同意好不好。”

然后再植入感激,真心的感谢,撅屁股功有多棒了,跳个舞啊,唱首歌啊,等等这些,他们现在能表达出来的感激形式。

那些乱撒东西这些事,可以告诉他不能在电饭锅里撒,然后想个办法让体验撒盐的感觉。

比如在脸盆里撒一撒,盐也不贵,比玩具便宜多了,安心的让他们玩个够,而且他们体验够了就不会去玩了。

这样,你清理起来也方便。

他们冲动的在体验一样东西的时候,直接制止,是会让他们很受挫了,而且越制止越想体验。

上面两个例子,不是说一次就能让他懂的,一般都是要说几次才行的。

这个过程里,我们就体验耐心吧[偷笑]


能感觉到你的压力,在众目睽睽下磕磕绊绊的带孩子,老母亲的心已经很脆弱了,再这个说那个说,虽然是好意,但难免会受不了。

不过,你就当你在豪门家带孩子。

豪门都是大家庭,人口多,关系多,每个人又都很有见识,所以豪门家的媳妇不容易的[偷笑][偷笑]


《推动》

为什么能够感受到树爸对我的一丝推动,都让我感到不舒服,抗拒的呢?

为什么树爸说我在桂仪家洗碗累了,让我不要洗,回家休息,说桂仪也看出我累了,

为什么树爸这份打断,有种替我做决定的感觉呢?

他是不知道我洗碗也是在找韵律对吧?

为什么他说完这翻话,我不想理他?

等于他打断了我的体验对吗?

为什么我想在厨房收拾出一份感觉来?那是曾经我在桂仪家对接过的熟悉的空间对吧?

也是我能够做的一点拾遗补缺呢?

也许我是有点累了,可是他还是说早了一点对吧?

所以看似他的关心,我却一点不领情,不感激他!

这也需要一份韵律的调试吧?

为什么我写出来后才明白,没写就不明白呢?

为什么他很经常都莫名奇妙的来一句“你累了”呢?

是不是这是他的生理扫描机制?

我为何不当成他帮我扫描,让我知道自己还有多少电量还可以做多少事,而不是被他的这翻话搞的不爽,记得之前我会恼怒:啥意思?神经病啊,又说我能量低是吧?!那你来啊!干嘛站着不动,我还需要你来说!!

他也搞的无语没劲!

其实今天自己的不舒服,还是有下结论了是吧?

今天算是正确的认识了树爸的功能对吧?

也算是如此幸运的一件事情吧!

为什么今天还是特别感激啾啾的朗读呢?

让我知道自己的路在哪里,感激啾啾帮我定位!

忍不住的要给啾啾留言!泪流满面!



《不一样的小树》2021/4/21今天小树出生21个月

为什么今天小树让我看到了他不一样的一面?

九点多从珈由家回到家门口不愿意进来,还要去溜一圈,当时树爸不理他,我不想理树爸,才有了机会顺了小树的心意吧?但是出门前我和他提前说好,等下你要自己走路回来,不能抱抱!

他竟然一路自言自语,跑着,唱着“快乐~”其实是祝你生日快乐歌,小跑到了公园,儿童游乐区!

当妈的心里还一直担心他中午没有午睡,去珈由家之前已经打哈欠有睡意了,现在怎么又是一个精神小伙呢?

这也让我忍不住拿镜头记录了下来!

已经是空荡荡的儿童游乐区,他好似更加放开,放松了!当我也跟在他后面滑滑梯的时候,他笑的咯咯的开心!然后还推着我钻洞,感到完全是他在带着我玩儿!

中间树爸电话来,我让小树接:“喂,树爸,公园,小马”好家伙,清晰的指出方位来了!挂了电话,我告诉他10点我们得回去,再玩7分钟

骑小马,跑圈圈,去转动旋转木马,太快了,被木马打了,哭着,又到了回家时间点,他想抱抱,我却不抱,牵着他的小手,哼着告诉他,“下雨啦,快点快点跑回家”他被带动起来了,接着我又开始佩服他的程序,他跑的更加起劲了,还能带着我跑,百米后却发现一只鞋掉了,这时候其实是考验我的。好不容易走了这点路,又得折回去!

又不能不要这鞋,只能往回找。他却像是去找他的朋友一样,“小鞋子!在这里!”掉在木马下面,

走的时候还摸摸小马的头,不舍得,我和他说,“和小马拜拜,明天再来。”

走着走着,又想去大广场,执着的又哭!那时候刚好遇上熄灯,告诉他黑了!要回家,才打消了念头!

想到乐嘉带女儿去徒步沙漠,我却想去趟家门口的公园也是一场人生的马拉松!

给自己积极的念头,才能够带动孩子也积极,

一旦有消极,可能就得我受累抱他回去了!

一路上我们小树拉大手唱着“我们一起摇呀摇”,一直摇到了买早餐的点,他又想去看看,我就和他说我们明天来买,又编起了“卖豆浆,卖豆浆”的歌!

一路他带着我穿小道,走汽车夹道,嘴里念着“这边,这边”,连回家都要从院里的铁门走,进了院里还想要在水车上玩一会儿!

发现和小树在一起比的是谁的目标更加清晰明确吧?

有时是他的,有时是我的,我的底线的要在11点前交作业,所以这个时候我的态度就会比较坚决,但是不得不承认大多数时候,我是被这小家伙牵着走的呀!

他想要实现目的的意识是很强烈的对吗?

所以这个时候也是最好提要求立规矩的时候是吗?

为什么今天感到小树太会看脸色行事了?

为什么他越这样,我越要小心谨慎自己的反应呢?

为什么这一段路,记录下来是给自己一个重要提醒不是吗?别轻易下结论,别消极!

为什么现在感到我的一切思维行为都直接影响着自己和小树?

所以我必须得不断的去突破重生自己对吗?

为什么能够感到小树在其中的发力呢

也在提醒着自己不能够再阻拦孩子的体验,孩子的天赋潜能对吗?

加油吧小树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集资诈骗的新骗术 ...
    奉法如天阅读 51评论 0 3
  • 【儿时味道】:娃儿(娃娃)糕 要说儿时吃得最多也最爱吃的东西,在我们那个时候,我觉得是非娃儿糕莫...
    乡里人氏阅读 73评论 0 1
  • 封面中坐在地上,正在照镜子的就是情绪小怪兽,他要看看自己此时的情绪颜色吗?他前面大大小小、不同颜色的小卡片...
    晅烜阅读 572评论 0 0
  • 卓越心理教育第一讲 如履薄冰 成人的生活和事业,最容易出错的领域,就是家庭教育。而且可能会对孩子造成长久的损伤。 ...
    張長馳陀螺教育法阅读 249评论 0 0
  • 余光中说: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对于每一个来自兰州的游子来说乡愁就是一碗兰州牛肉面。诗人伤怀被一湾海峡阻断了回家的...
    心灵圣地阅读 7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