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3 老才只装没听见,逃也似的离开了

字数 1556阅读 101

   老才只装没听见,逃也似的离开了


   计划经济的时代即将终结。供销社辉煌不再,正处在日暮西山的时候。各个村落的经销店如春笋一样从地里冒出来,侵蚀着供销社一木独秀的天下。人们买东卖西,再也不用寻供销社讲好话开后门了。罗王村的供销点早已不景气,只留一个小老头在独撑门面,要不是这地方处于车来人往的路口,王满缸也不会把屠桌摆在供销点的门口。

   “嗨!猪贩子,还没开张呀!”老才兴致很高,老远就打招呼。

   “正等你来开张。”王满缸答应着,手里在忙剔骨头。

   “昨天买我的两头猪都杀了?”

   “都杀了。和范师傅一人一头。”

   “赚了好多?”

   “赚个鬼!你狡(猾)得要死,别人一块七,你要一块八。”

   “还有哪个有猪贩子狡(猾)?一头猪不赚一边肉得放手?”

   “准赚一边的,只怕赚不到。”

   一问一答间,老才已踏上了供销点的台阶。一边肥嘟嘟的猪肉摊满一屠桌。

   “剁好重?”满缸问。

   “三斤。”老才答。

   “剁哪坨?”满缸问。

   前脚刀口肉不好呷,后脚屁股肉又不够肥,老才寻思,“剁成两截,在中间剁块腰方肉吧。”

   手起刀落,一块腰方肉剁下来了,又“咣当”一声,一截大肠裁了下来,用棕叶一穿,往秤上一挂,往老才面前一送,说:“十块钱。”

   老才把肉提在手里,十分赞叹:这家伙真是行家里手,动作麻利!他一边掏钱一边问:

   “好重?好多钱一斤?”

   “三斤六两。二块八一斤。”

   “怎么?别人卖二块六,你和解要二块八!”老才好像受了奇耻大辱。

   “人家卖猪一块七,你作么个要一块八?”

   “变牛要你肯进栏!”

   “剁肉也要你肯进栏呀!”

   声音一声比一声高,语气一句比一句重。老才这时竟语塞了。

   这时,天早已大亮,有俩担水的,有两个供销点周围住户,都赶来看热闹。老才赶紧改变策略:“喂喂,请各位来评评理......”他一边说一边掏出烟来发给大家。

   有两个接了烟,自己点了火,滋滋的吸。

   有两个不呷烟,不接。

   接了烟的人边吐烟,边哼哼唧唧说了些模棱两可的话。其实说了等于没说。真叫人又气又急。

   不接烟的人,只是交头接耳,嘻嘻笑,等着看一出好戏。

   老才把脸气成了猪肝色,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发话了,声音慢条斯理:

   “要我说嘛,老才就是哈(傻)。哪有剁肉不先问清楚价钱的?”

   “本村的两个人,还要问价么?真岂有此理!”老才这话说得实在是没有份量。他心里知道自己失算了。真可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时大意竟败在这小子手里!低级错误呵。不过,就这种场合中,他知道说了话比没话可说好。这种经验他还是有的。果然,在说话当中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我说称三斤,你做么个称三斤六两!”老才又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了。

   “你来,一刀切下去是三斤的话,我不收你的钱!”满缸把屠刀用力拍在屠桌上,很让人心惊肉跳。

   “你还想打人不成?”老才气得脸色铁青。

   “我哪想打你呵,就怕这把刀不听话。”满缸这时说话不轻不重,一脸阴笑的样子。

   “你,你......”老才气得说不出话来。

   “算哒算哒,肉反正也是呷得的。你又不是没钱。”有人看不下去了,终于出来打圆场了。他把肉递给老才,“快回去吧。”

    老才实在是心有不甘,正在欲走未走间,听得满缸沉声说:

   “还没付钱呢,想吃霸王肉?”

   这个气呵,真够老才受的!这里的人呵,怎么没一个明事理的。怎么不拿个台阶来让他下?老才眼里差不多噙上了泪水。

   究竟还是好心人多,又有人出来解围了:“数钱,数钱。你是老师,怎跟这坏小子一般见识?吃点亏就吃点亏吧,胜如被扒手扒去了。能呷亏就是福气!”这是废话,但这是明显给老才找台阶下的聪明话。老才焉有不领会的理?

   只见他愤然掏出一把钱来,点出一张“工农兵”狠狠甩在地上,迈步就走。

    “吆嗬!天下还有这种耍脾气的!”王满缸跳起来,众人赶紧摁住。

   “知足吧。今天你扯长阄了。那么精明的老才下不来台......”

   “都说老才刁,我偏要治治他!”满缸一脸坏笑。

   老才只装没听见,逃也似的离开了。


   第一章 1.2 路两边的小草,由鹅黄变成了嫩绿

   目录

   第一章 1.4 败笔,人生的败笔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键盘1、UIKeyboardWillShowNotification-将要弹出键盘2、UIKeyboardDi...
  •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拿起手机打开之后会打开在关闭一个又一个常用app,有时正看着某段话,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 我喜欢在我喜欢在伤心的时候听伤心的歌,喜欢在开心的时候和在乎的人分享。 我常常口是心非,想拒绝却开不了口;朋友挺多...
  • 我是一名造梦者。 造梦者既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名字。 除了我之外,世界上还存在着许多造梦者。我们的名字都是 — 造梦者。
  • 缤纷的水彩在画板上融合, 终成晦暗的黑。 这黑, 是黑暗, 是我所摒弃的现实! 斑斓的光辉 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