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空空】001

字数 1325阅读 56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子过得太久了,倒是没有办法再下笔。

这一边才想起一些爱恨情仇付诸于纸笔间,那一边分分钟该熄灭的熄灭,年轻还是老沉永远无法用一年又一年的真实时间去衡量,往往这个时候却又越觉得时间不真实起来。

也许你还年少,未见其人未闻其声,字里行间透露着年老者的沧桑,那是岁月之中你遇见的那些人那些事留下来的痕迹,变换成灵魂的印记,它没有挂在容颜之上,而是藏在你的灵魂里面,在你写字的时候,不经意的露一下尾巴出来。

也许你已年长,未见其人未闻其声,字里行间透露着青春少年的洒脱,好像岁月之中没有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人去在你的心上划那么几道印记,你依然无忧和无虑,那我知道了,人世间修炼得太久,连尾巴都露不出来了。


以前在博客上QQ空间和微博都留下来不少酸酸的字儿,有时候翻开来看看,喔原来我还这个样子过,真是快忘掉了,原来我还遇见过这样的人,遇到过这样的事,蛮新鲜的。不知道哪一年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一狠心决定都删了,说起来也挺麻烦,一篇一篇删了好几个晚上,眼眶黑了两个色儿,删完了之后长出一口气,可算和过去的自己做了个了解,挺好,这太阳看上去都像经历了一番过年前的大扫除似的,这个光芒照下来,我整个人都是崭新的。

好景不常在,有一段日子总也不出什么太阳,也没下什么雨来,天气阴阴沉沉,黄黄的闷闷的沉沉的,时间像静止的一样朦朦胧胧的,呀我是sei?我在哪儿?我要干啥?想看一看从前,看不到了,想看一看今后,也看不到什么,不知道白天是梦境还是夜晚才是梦境,那一年是秋末冬初雾霾最厉害的一年,再后来我就哮喘了,和朋友聊微信,最后一句话是我上不来气,我觉得我可能哮喘了,然后就没有再聊,自己默默的去把油头洗了,想着万一去医院也不至于太难看,然后吹干头发,整整齐齐躺在床上,认真地呼吸,因为呼吸真的很困难,一口气上不来也下不去,不能说话。

后来和我聊天聊一半的那位朋友硬是二半夜想办法破门而入,据形容看到我的时候毯子都盖到脸上去了。然后被运送到医院,医生拿听诊器听了半天,说你这个呼吸太弱了听不出来,后来我爹出差赶回来,笑笑地跟我说,你爷爷那会儿就是这样,当时跟我说有个方法很管用,你靠着,然后慢慢地咽唾沫,过一会儿就好了。

对这是我亲爹,当然我没有听,也没有去取医院开的那一大推什么吃的喷的乱七八糟的药,不信那个邪,我知道一旦用药那就开始依赖,我可能一辈子都要随身带着药,不对劲了喷一下,喷不着可能就挂了。我不能这样,我得好好的活着,活得活蹦乱跳的。后来就没有了,除了一周后我又有哮喘的迹象,轻度的哮喘了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过了,治疗方法就不乱说了,了解自己的身体,第一时间接收他不舒服的信号。

就像我们要了解自己的情绪,为什么开心,为什么不开心,为什么愤怒,为什么忧伤,我们总是去了解我们想去了解的人,那个我们喜欢的人,希望我们喜欢的人也多了解自己,最后忘了自己是不是了解自己,在那个混沌的状态中,知不知道自己是谁。时过境迁我依然没办法看到过去的自己了,好像记得一些,好像不记得更多,也不太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不过我知道此时此刻我是舒服的,一个患病多年的写作困难症终于噼里啪啦敲打了一些字出来,听着瑞鸣唱片的《生旦净》之卖水

清早起来菱花镜子照,

梳一个油头桂花香。

脸上擦的是桃花粉,

口点的胭脂杏花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一大段时间的娱乐新闻几乎都是明星出轨,而且还都是看似应该很幸福,意想不到的出轨。 明星作为公众人物,都可以这样...
  • 1. Changing cursor color on UISearchBar without changing ...
  •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跟朋友赶来看纪念馆。 不得不说,来这里的人相当的多。门口长长的队,至少需要排半个小时。而且队很挤...
  • 为别人着想不是顶着一颗假惺惺好意的关心,而是能设身处地的为她人着想,避开对方心里的雷区。 01 你有没有遇见过很尴...
  • 这是一个小县城,但如今有月亮之美。那嫦娥般的婀娜如岁月之曲折美,我把心印在彩虹桥的脸上,就是为了那一刻美丽的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