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塔·休闲季】失忆之城

原作:变形金刚

——————————————————————————————

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发现连接不到任何的记忆数据。

他是谁?叫什么名字?来自什么地方?为什么会躺在这个废旧的仓库里?

之前的一切全都是一片空白,发出的搜索指令,反馈的全都是无效链接警告。他又试着移动自己的手脚,然后听到金属互相摩擦发出的噪音。

从中央处理器发出的指令传达到肩部的液压传动系统,无数的齿轮开始旋转,液压杆无声的上下滑动,传感器导回的数据在管线中奔流,被移动部件周围成片的散热装置同时被打开,旋转的风扇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响。他看到自己的双手抬起,黑色的软性金属覆盖其上,带有轻微的磨损痕迹。他试着弯曲了右手手指,接着是左手的,一切都很正常,没有疼痛讯号,没有系统报警,自检一切正常,除了⋯⋯所有跟记忆相关的数据库全部无法正常连接。

“你醒了?”突然响起的声音离自己如此之近,几乎让他吓了一跳。声响的来源来自左边,他扭过头,看到一个碳基生命体正站在一旁,身上裹着式样古怪的编织物,手里还握着一个对碳基来说,尺寸明显偏大的扳手。

看到他对自己的话有所反应,对方显然非常兴奋,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上了他的胸甲。

“喂,前几天你从天上掉下来,是我把你捡回来的,也是我把你修好的,所以,你应该归我所有。”那个碳基舞动着双手,欣喜若狂。从脸部特征来看,他的年龄并不大,有着跟地球人类相似的外形,只不过身形相对更为高大,而且肢体末端的结构也略有不同。

地球人,他重新调用了一下相关的数据,显然,他曾经在那个被称为地球的星球上停留了相当的时间,资料数据库里,有关这个太阳系第三行星及生存其上的智慧生命体的内容可以用海量来形容。

“我叫吉诺,你叫什么名字?”爬到他身上的碳基弯低身体靠近他的脸部,他本能的向后缩了缩,跟这种被柔软外壳所包裹的生物太过亲密的接触令让他产生了生理上厌恶感,然而坚实的地面限制了他的动作。

“我不知道⋯⋯”他徒劳的再次尝试了一次记忆数据库连接,最终决定采用最简单的办法,直接调用数据信息保存最详细的对象名称。

“我想,你可以叫我红蜘蛛。”

***

希南,这个星球上的最高智慧生物如此称呼他们的母星。

这是一颗行星密度、大气组成、岩层结构等各方面都与地球都非常相似的星球,最大的差别在于表面海洋的分布区域非常小,而且基本集中于两极。在行星灰黄色的地壳之下,成片的地下湖泊提供了充足的水源,孕育滋养着数百万计的不同种类的生物。

与地球的公转轨道相比,希南星围绕恒星旋转的轨迹要显得略扁,所以每当行星开始进入近日点时,巨大的风暴便会席卷全球,时间长达2个行星月之久,直至它重新远离自己那颗已经进入衰退期的太阳。为了抵挡每年春天都会到来的强力风暴,希南人的城市都是贴地建造,而且规模很小。他们的生活方式类似于地球上的游牧民族。当希南的夏季到来,大气中的含水量达到一定的程度,短时间大量的降水会在地表洼积处形成沼泽,千姿百态的地表植物就在那短暂的瞬间完成从发芽到播种的整个生命繁衍过程,随后种子深埋入土,沼泽消失,大地安静的等待生命之潮在来年再次的到来,而希南人每年就跟随着这片片忽隐忽现的绿洲,在行星的表面来回迁徙。

但是原始的生活方式并不代表他们的科技水平也一样落后。

被称为昆塔的智能机械设备在希南人的日常生活中应用的非常普遍,走在街道上,时不时就可以看见巨大的运输机械穿梭来往,但多数讲究实用性,与其说是机器“人”,倒不如说是会自行移动的金属支架更为贴切,像他这样具有人形外表的机械体并不多见。然而看到“他”的希南人并没有表示出惊奇,他们好像非常自然的就接受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还不时有人跟他身边的碳基打招呼。

“哟,吉诺。”他们说,“没想到你真的跟长老要到了核?”

吉诺含混的答应着,并没有直接承认,但是也没有否认。

“你的样子看上去很奇怪,红蜘蛛。”年轻的碳基站在他的身边,试图伸手去够高大机器人背后的双翼,跟地球人不同,希南人的手只有三根手指,关节强健有力,而且附有厚厚的角质层,非常利于在坚硬的沙土上进行徒手挖掘。“这个部件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我也不太清楚。”他扭过头去,看了看自己的翅膀尖,“我查看过数据库里的线路结构图,觉得我也许可以改变形态,但是大概是哪个地方的部件出了问题,我没法做到整体的变形。”

他伸出手,尝试着做了一个局部变形,随着一阵机械噪声,手臂被折叠起来,消失在体侧,随即又重新出现。

“这没什么关系。”吉诺耸了耸肩,“我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好。”

在离他们不远的前方,有一群跟吉诺年龄相差无几的希南孩子正在游戏,在他们围成的圈子里,两个老旧的家用型昆塔正笨拙的纠缠在一起,并不断试图把对方弄倒在地。

“嘿!”吉诺冲他们喊着,“看到了吗?我也有自己的昆塔了!”听到他的叫声,那群孩子停止了喧闹,他们回过头来,看清了来人,随即一哄而散。

家用型昆塔失去了主人的指令,但依然继续着之前的角力,几秒之后,其中一只的机体终于不堪重压,发出刺耳的吱吱声响,同时从开裂的关节管线中喷出了黑色的机油。它呻吟着,随着支架的折断轰然倒地,另一只则毫不留情地向前碾压过对方的残体。

吉诺的表情显得很愤怒,不过当他看清了那台昆塔的前进轨迹之后,愤怒就立刻变成了惊慌。为了让原本并不具备攻击性的家用型昆塔互相角斗,孩子们拆除了安装在它们体内的逻辑芯片,失去了自我行为判断演算能力后,机器人只靠外部输入指令行事。显然,在那台昆塔的程序里,现在唯一的指令就是之前主人输入的“向前,摧毁”。

“红蜘蛛!”吉诺尖叫起来,黑色的机械手掌伸过来,不费吹灰之力地把碳基举到空中,同时轻巧地闪过了那笨重铁块的冲击。

他条件反射般地举起手臂,指向冲过了头的暴走机器人,然后意识到自己的手臂上空无一物。

那个地方应该有一门加农炮,中央处理器的数据演算这样反馈他,但事实上这虚拟出的武器并不存在。不过在对方转过身来发起第二次冲击之前,他启动了腿部的推进器,同时快速挥动着右臂,重重击打在最脆弱的上下部机体连接处。

“哇哦。”吉诺几乎是怀着敬畏的神情走近,看着地上断成两截的机械残骸。“你简直就是个杀手,红蜘蛛。”

不过年轻碳基的表情随后又变得兴奋起来。“我就知道我捡你回来是对的,红蜘蛛!”他的眼睛里闪动着狂热的光芒,快速地舞动着双手,“你这么厉害,一定能够在昆塔角斗赛里拿到冠军!”

角斗赛。对这个词的搜索反馈出无数的数据库链接指向,然而绝大部分全都处于无法连接状态。

“什么是角斗赛?”他直接向吉诺提出疑问。

“角斗赛啊,就是大家做出厉害的昆塔,然后让它们相互角斗啊!就像刚才你看到的那两只一样。”吉诺一边回答他的问题,一边走到机械残骸的身边,开始翻拆起已被破坏的机甲内部。“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最后得胜的那一个,它的主人可以得到一大笔奖金,还能进入元老院学习!”他像是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东西,扔开手里的工具,直接把粗壮的手指伸入家用昆塔的内部,用力拔了一个部件出来,那是一个金属的圆球,里面有蓝光在不停闪烁。

“嘿,这个给你。”吉诺把那球体直接抛给了他,指间的传感器感受到一股暖意,他立刻就意识到那球体里装的是什么。

那是最纯粹的能量。

“我不知道是谁制造了你,那家伙肯定是个天才,而且他一定在你身上花了血本,得是多大的核才能驱动你这样庞大的身体,还能做出这么精密的动作……不过么,显然我的运气更好。”吉诺嘿嘿笑着,轻拍着他的腿甲。“你一定能帮我拿到冠军!”

希南人的能源来自被称为能量核心的神秘物质,来源不明。每个城市都拥有自己的核,为日常生活提供所需动力,驱使机械运动。作为最高管理层的元老院,负责的就是能源的管理分配和知识的传承。对希南人来说,能进入元老院学习,也就意味着有机会接近权力的中心,将得到光明的前途。

核这个词似乎激活了一小部分的数据库,在读取数据的同时他开口问道:“核,在哪里?”

“当然在你身体里啦。”吉诺转身向着另一只昆塔的残骸走去,“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昆塔造出来后,制造者要根据它的用途向元老院进行申报,然后从元老院得到分配的核,只有在得到了核后昆塔才能活过来啊。”

“活过来?”他看着吉诺再次拽出了机器人身体里那颗小小的核。“如果你认为我们是活的,那么你现在的行为,还有你说的角斗赛,不就等于在杀死我们?”

“是吗?”吉诺皱了皱眉,“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但是昆塔,造出来不就是为了为我们服务的吗?”

“那么昆塔到底是物品还是生命呢?我们也有意识不是么?”他握紧了手里的核,“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嗯……”沉思了良久,吉诺终于抬起头来。“你真是个怪胎,红蜘蛛。”

“这句话,好像以前也有谁这么对我说过。”他说。

***

吉诺的住处在城市的外沿,外表跟内部陈设一样破烂陈旧。他的父母死于之前某次迁徙途中遭遇的巨型尘暴,像他这样失去父母又尚未成年的孩子,会得到整个部落的共同抚养,然而所谓的共同抚养,也就是只是提供必须的食物和日常用品。吉诺对制造昆塔显然有着相当的兴趣,不大的房间里堆满了图纸,院子里也有不少制造了一半的机械部件,但是受限于制作材料,那些半成品看起来跟破损的垃圾也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这是我设计的昆塔,沧海一号!”吉诺挺骄傲地指了指其中一堆看起来相对完成度比较高的破烂。他做了个快速扫描,依稀从中分辨出来类人的四肢结构,以及装有金属遮罩的脸部。看来吉诺的偏好就是人形昆塔,难怪其他希南人对于他这种异类造型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

“可惜合适的材料太难找了。”吉诺叹了口气,从垃圾堆里拿起了沧海一号的脑袋,敲了两下,又扔了回去,“就凭这堆破烂,我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跟元老院申请到核。”不过他很快又高兴了起来,双眼在渐暗的天色中闪闪发光。“不过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再申请核了,一定是真神听到了我的祈祷,所以才把你送来给我。”

吉诺把他安置在露天的院落里,希南人的建筑较之地球碳基的为大,但是依然不足以容纳像他这样尺寸的机体。他安静地坐下,听到吉诺兴奋的语声从房屋内部传出,因为墙壁的阻隔显得字音模糊,不过依然能够分辨出他应该是在用某种远程通讯工具与什么认识的人在交流。自检程序尽忠职守地开启,能源显示还有87%,记忆数据库依然无法连接。

接下来的日子每日都几乎如出一辙,周围越来越多的希南人知道吉诺搞出了一个奇怪但是厉害的昆塔。很多好奇的人甚至特意跑来吉诺破旧的小院落里来看他,他们抚摸他的装甲,发出啧啧的赞叹之声,他感到自己的芯片里产生厌烦不耐的情绪,几次都差点控制不住要甩开这些软绵绵外壳生物的冲动。这很奇怪,逻辑芯片判断这不合逻辑,如果他是希南人所制造的,那么他就应该遵从他们的意志。角斗赛被不断提起,不停地有关键词被点亮,同时开启一小部分与之相关的数据库,记忆以无数微小碎片的形式呈现,然后却缺乏统一的时间线使其成为一个整体。

白天有希南人带着他们的昆塔前来,与吉诺进行私底下的角斗。这显然并不合规矩,但就跟所有不合规矩的私下勾当一样,参与者们都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法则。他在角斗所展示出来的战斗技巧令所有人为之惊叹,简直就是个天生的战士,近乎冷酷无情地击倒对方,动作高效且迅速,有几次他也遇到善于缠斗的对手,不过依靠敏捷而快速的移动,依然能够轻松取胜,为吉诺带来了不少额外收入。

晚上无聊的时候,他通过修理沧海一号来打发时间。在缺乏材料和能源的情况下,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修改了一部分的线路设计,重新编写了芯片程序,最后使用了吉诺之前给他的,从那只家用昆塔体内拔取的核。沧海一号的目镜散发出暗淡的红光,因为没有安装扬声器,它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只能根据他的指令,左右转动头部的连接杆。

蓝色的电弧不时在暴露的机体内部闪现,这只刚刚苏醒的昆塔,没有双腿和左臂,不能出声表达自己的意愿,仅有的半截躯体也显得破烂不堪,然而依然不停地扫描着四周,试图熟悉这个全然陌生的新世界……他突然觉得无比焦躁,一把扯下了刚刚才给对方装上去的生命的动力之源。

【我究竟是什么?】

他把脸部深深埋入双掌之内。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逻辑线路中流窜着的大量混乱指令让中央处理芯片发出了红色警告。

【我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存在?】

沧海一号安静地趴卧在他的脚边,仿佛刚才那短暂的醒来只是梦境。

***

吉诺和他的昆塔红蜘蛛在几天之后如愿以偿地获得了角斗赛准入资格,希南少年得意洋洋地带着他通过漫长的隧道,进入空间巨大的地下都市。

所以这才是真正的希南城。虽然处于地下,却依靠着能源核心的巨大能量运作着,穹顶的光源让整个都城亮如白昼,前来观看一年一度昆塔角斗大赛的人群填满了街道,流露出狂欢般的节日气氛。

“看那儿!”吉诺因为兴奋而满脸通红,他遥指着建在远处一个隆起高坡上的圆顶建筑,手里还拿着刚从路边少女手中接过的花环。“元老院!那就是元老院!据说这整个城市的核就收藏在那里!”

咔哒一声,好像有什么开关自动打开了一般,之前怎样也连接不上的记忆数据库突然之间完全接通了。洪水般的数据流飞快的刷过他的中央处理器,系统甚至因为赶不上更新的速度而开始报警。而在一切骚动之上,一直寂静一片的通讯频道上闪动着一行大字,优先级排在了所有待处理任务之前。

[报告你的坐标]

它冰冷的,不为任何情况所动的闪烁着,催促着。

[报告你的坐标]

……

集束炸弹轰鸣而来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做出任何的移动。

“惊天雷,你的速度太慢了!”刚刚恢复正常的内部通讯频道里传来红蜘蛛沙哑的声音。没有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也没有问他这几天的具体去向,眼前红白色的Seeker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超低空瞬间加速产生的巨大音爆震碎了几轮轰炸之后这个地下都城里还仅存的几栋摇摇欲坠的建筑物。紫黑色的闹翻天则紧跟其后,他发出一声大笑,重复着同伴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比红蜘蛛飞得更低,翻滚得更加眼花缭乱。

惊天雷的探测装置上不再存在任何活体反应,除了正环绕一圈后飞回,优雅变形悬停在半空中的他的两架僚机。火光的照耀下,seeker们涂装艳丽的机体闪闪发亮,红蜘蛛正勾起嘴角低头俯视着自己的屠戮成果,而闹翻天则瞬间降落在了他的面前。

美丽却又残酷的战争机器,既不会同情,更不会怜悯。他们和破坏如此格格不入,却又无比相称。

“哟,TC。”那张跟自己酷似的脸庞上,深红色的光学镜头倒映出蓝色机体的影子,“这些天你去了哪儿?”

他们脚下踩着的废墟在数十分循环前还是一个生机勃勃的集市,他的手里,还拿着吉诺之前递给他的细小花环。

“没有去哪儿。”他耸了耸肩,半枯的花朵悄无声息地从他的指缝间漏下,落在焦黑一片的地面。

“我可真想你。”紫色的seeker咧嘴微笑,“尖叫鬼老说你很快会回来,我还以为他在骗我。”

他扭过头去,答应了红蜘蛛不耐烦地呼唤,同时走向对方。两架飞行器上翘的机翼亲密地挨近,漂亮的脸庞互相映衬,他们快速交流了几句,随后闹翻天走向还勉强保持着圆形结构的元老院的残骸。他伸手进去掏摸着什么,石块跟随着他的动作簌簌而下,然后他伸出手来,掌中握着一只不起眼的银灰色球状物。

“就是这个?”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红蜘蛛。

“对,就是这个。”红蜘蛛说,小心的把球体收入机舱。“不能拿这个回去交差,威震天非轰掉我们的脑袋不可。”

“任务完成的不错,惊天雷。”红蜘蛛对着他露出狡黠一笑,“我早就跟我们伟大的领袖说过,实现这个计划,不会有谁比你更适合。最小的代价,最大的收益。”

他没有回答,他甚至没有再低头看这座已经化为一片焦土的都市一眼。

总是这样。他想,总是这样。隐蔽潜入,行动升级,最后带来毁灭。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创造了,最终的结局也不过是死亡。

他在空中变形,跟随着自己的僚机离开。他们是霸天虎,红蜘蛛是,闹翻天是。

他惊天雷,也是。

【完】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8,117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963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897评论 0 24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805评论 0 20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20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35评论 1 216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97评论 2 31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93评论 0 19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215评论 1 24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477评论 2 24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88评论 1 258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325评论 2 252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971评论 3 235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807评论 0 19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544评论 2 27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455评论 2 26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与同学嬉闹时其忽然戏弄地说:“你今年多大了?能不能像我一样成熟点!”虽是调侃,确也引发了我一番思考。 ...
    一人一余生阅读 187评论 0 0
  • 故事全篇:《妖说妖话之梦未央》目录 上一篇:《妖说妖话之梦未央》十六、我是旺财 因为同事的原因踏进“不归”,...
    慕颜未央阅读 741评论 0 0
  • 志宏看着老婆娟子和女儿丫丫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慢慢消失在街角拐尾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修车的老潘师傅一边熟练...
    魏林阅读 550评论 3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