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收冬藏

下班回家,刚六点,夜色早已笼罩。北风的呼声告诉人们:冬天到,寒潮来了。

院子里的花草一一挪进屋内,根据植株大小、造型,分别进入客厅、阳台及院子里的小屋。

院外寒气逼人,屋内温暖如春、葱茏一片,有一种给花草安了一个家一样,这些无声的朋友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多乐趣。

春天松松土、施点肥,夏季浇浇水、裁裁叶,秋天闻闻花、看看果,平时它们自顾自的生长。

回到家,推开门,满眼的盎然,养了眼,醉了心。

从记忆时起,我爷爷喜欢养花,农家小院经常绿叶红果,旧瓷盆子、旧皮桶等都变废为宝,成了爷爷的花盆,每每冬天,爷爷住的东屋里也住满了花花草草草,成为村子里别样的风景。

这三年因疫情大环境,我爸的人生哲学开始经常摆到饭桌上:居安思危,量入为出,家有余粮心不慌。一直以来,我爸妈都勤俭持家,囤粮积余,用行动践行他的处事哲学。

给我的花草安个家,冬藏的是一份精神礼物。回首过往,冬藏的也有家风传承的宝贵财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