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向这个世界默默证明:我“存在”!

文/木一舟z

去西藏路上的风景

“存在”不单单是一个词,也是一个人的名字。

他是我在拉萨旅行的时候,在客栈里遇到的一个驴友。

当他第一次告诉我这个名字的时候,我连问了三遍。当然,我知道这不是真名,我想到现在为止,住在客栈的小伙伴们没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名。可这并不重要,出来行走的人,与同伴之间有个称呼就行了。

这是个非常特立独行的人。就像鲁迅笔下的孔乙己一样,以至于到现在,我依然对他记忆深刻。

他年龄不大,才25岁左右吧,却总把自己搞得充满沧桑一样。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在路上”的时间已经好几个月了,身上整天带个酒瓶,没事就喝几口,就像我们身上带着一个热水瓶,在十月深秋干燥的拉萨随时为自己补充一点水份。酒就是他解渴的方式。(在拉萨能整天喝酒而一点都不会高反,嘿,高人嘞!)

头发就没见他梳过,每天睡到中午或者下午,醒来了就同大家一起坐在小院里天南地北的乱侃。

存在到客栈的第一天,独自一个人,扛了一个高过他两个脑袋的大背包,背包里面鼓鼓的。胡子头发乱蓬蓬的,穿着一身薄薄的灰黑搭配的休闲户外装,也是脏兮兮的。眼神很疲惫,仿佛刚刚经历一场大劫难似的。后来,听他自己说,他这次是从川藏线一路走走停停搭车上来的。

一到客栈,也不洗澡,直接打开背包里随身携带的睡袋,钻进去躺下就呼啦啦睡着了。据说客栈老板娘对他也是格外开恩,允许他免费在客栈的大通铺房间的走廊位置跟大伙一起休息,但没有床位给他。

这已经是非常好了。好过他在外面的风餐露宿,日晒雨淋。

至少,在这个房间里,他可以遮风挡雨。还有来自五湖四海的驴友们跟他说话聊天。

存在说他没钱,可他已经走了很长的路,甘肃、青海、新疆、到西藏,听他自己说,连广东他曾经都混迹过,说到广东是一声长叹:那地方是最难搭车的。

他的走是真正的走,用双脚走路的那种“走”。能搭到车的时候就坐一段,搭不到车的时候就只能靠双脚。他的背包里什么都有,从帐篷睡袋到各种小瓶的调味料和小炉子小锅,他说他每到一个地方第一时间不是去看风景,而是去菜市场。

我曾经就跟几个小伙伴一起在客栈里用他的小炉子小锅煮过一次小火锅。很小的锅子,但够他一个人吃的。我们几个人一起,吃完锅里的食物再煮下去,下一口到嘴里要等好些时候。

可我们不为吃,只是围坐在一起聊聊天。听他讲一路的各种奇葩经历。

他说话的时候话很多,仿佛一路的遇境怎么讲都讲不完;不说话的时候就在他那个靠窗的地铺上睡觉,偶尔撩开窗户看一眼坐在窗外聊得热火朝天的伙伴们,有时无人理会他,便重又睡下。


认识存在时住过的拉萨客栈

存在用自己的脚步真实的丈量着中国各地的大江南北,山川河流。可他又没有学识,写不出半点思想历程,看过那么多人间美景,连一部好点的相机都没有,手机也只能打打电话发发信息而已。于是所有的经历只能存放在记忆里,随着他流浪的身体,一点一滴的累积。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想过,他为什么要流浪这个问题。只是觉得无所事事,在家没有工作,也找不到自己想做又能做的工作,便出门了。呆在家里的无所事事跟在外面流浪的无所事事,又有什么区别呢?

存在的流浪,不是像上班族一样,给自己一点休息的时间。更没有任何目的。却又跟流浪汉的流浪不一样,他不会去捡垃圾,更不会去偷去抢。

他是纯粹的流浪。走到哪算哪的一种流浪。走到一个地方,摆个地摊卖一点从另一个地方带来的小特产,或者打个小短工,有点钱了再启程去另外一个地方。

可你不能把他抬高到“洒脱”的境界。他没有。他话多的时候也会让人有些讨厌,因为他逻辑思维不行,言语也不通畅,有时会让听者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他的经历的确足够丰富,可只关他自己本身。用现在衡量事物的标准来说,他所有的经历就两个字--没用!

你不但不能用境界来抬高他。反而还会感觉已经是个颓废到对很多事物不在不乎的人了,可他偏又跟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存在”。

其实存在也很热心。记得有一天下小雪了,特别冷,大家都穿着保暖内衣和厚厚的棉外套,他还是一身单薄的衣服张开双臂站在下雪的院子里给小伙伴们拍照。

他有时候也很想跟伙伴们打成一片,却总又感觉不能真正融合到一起。大家虽然都一样是驴友,可又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完完全全就如一个靠吃野草流浪的驴子。至少,很多驴友都是有备出门的。要么,口袋里有,要么,脑袋里有。而他,什么都没有,他只带了一个身体。

没几天,存在就离开客栈又提前走了。听说我们要去尼泊尔,他也签证了要去尼泊尔。可他说他没钱,于是用他自己一贯的方式背起行蘘又出发了,第二天晚上我们看到他发出的微信,说是已经成功搭车到了日喀则。

存在真的是“存在”,他走后,客栈里偶尔会有小伙伴念叨一下,不管是他的好还是他的不好。


旅行路上的的夕阳

一年后,我在他的微信里看到,他去了沙漠。他说,因为没钱,他在沙漠里帮别人用骆驼运物资,干了整整六个月。

我当时坐在舒服的办公室里,想对他说,我也想去沙漠走一走的,想了好多年了,可一直没机会。没想你却在沙漠里一呆就是半年!可我最终什么也没跟他说。

因为就算跟他说了,可能他也不理解。

就像别人也不理解他一样。

可他,却时时刻刻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就像一颗不起眼的微小沙粒,即便随风飞扬,依然用他独特的方式默默存在着。


注:此文参加以下活动:

「把真实生活讲成故事:简书真实故事征集计划第一季」

链接网址:http://www.jianshu.com/p/5d9c76c3dbc0


继续阅读:真实故事:第一次在尼泊尔徒步历险记

                     [目录] 千千心结:一个都市剩女的苦辣酸甜

版权所有,约稿、转载,请告之!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安丰塘,古称芍陂(音quèbēi),又称期思陂,中国淮河流域古今重要的水利工程,位于今安徽省六安市寿县中部地区...
    小朋友根本把持不住阅读 298评论 2 3
  • 清晨,不知是不是起的太早的缘故,触景生情,竟无法抑制突如其来的心痛,迷茫,纠结
    sereath阅读 9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