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楼·雪满长安道(三)

字数 3011阅读 74

雪满长安道

三、相见时难别亦难

三、相见时难别亦难

可是,纳兰若却没有能杀死夏墨离。在此后的二十多次比斗中,他们互有胜负,却都没有能杀了对方。最后一次,纳兰若架在他脖子上的秋水刀竟然坠地,她说:“罢了,我也不必如此争胜了。从第一次救你开始,我就杀不了你了。我走了,你自己小心吧。”说罢,纳兰若拾起秋水刀,头也不回地走了。

从此之后,夏墨离再也没有见过纳兰若,却等来了第一楼源源不断的杀手。他忘记了父亲的交代——无论是谁,只要是第一楼的人,杀无赦——只因为纳兰若的关系,他先后放掉了第一楼派来的四十多个杀手。

夏墨离苦笑,父亲对于他的作为虽然不赞同,却毕竟是父子,也不对他做严厉的惩罚。可是纳兰若能有他这般幸运吗?她将面对的是第一楼严酷的戒律。

两年来,夏墨离无时无刻不在想,以唐潇雁那种性格的人,会怎么对待不听他话的人?越是这么想,他就越想见见纳兰若,想知道她现在究竟还好不好。

长安的雪融了又飘,细语亭前的那丛紫罗兰也开了又谢。夏墨离的思念也转了又转,埋藏在心里发酵成酸酸的往事。

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清越的笛声,说不出的悠远宁静。可仔细一听,就可以发现笛声中含有一丝莫名的清冷凄怨。这是谁在夜里吹笛?随着笛声越来越近,夜色中出现了一个白衣广袖、手持玉笛的青年。

“莫听风?”

白衣的青年脸色略显苍白,却丝毫不显病态,反而愈发俊秀了。“夏墨离!”白衣青年淡然开口说道,“莫听风久仰了。”夏墨离嘴角牵起自豪的笑容,道:“第一楼看来是非取下夏某的人头不可。连楼中的第一高手都出动了。”

莫听风也笑,但笑容却有些凄凉的意味:“你错了。我不是来杀你的,只是我想见见你罢了。”这话让夏墨离非常困惑,他不明白莫听风的意思。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来见你。从月馆知道事情始末之后,我就抑制不住想见你的冲动。”莫听风似乎在自言自语,“而今见到了,也该满足了。难怪阿若她会做出那种事情。”

“阿若?你是说纳兰若吗?她究竟怎样了?”夏墨离急急地追问,迫切地想从莫听风口中得知纳兰若的消息。莫听风似乎很茫然地答道:“我怎么知道。我已经三年没有见她了。”

一想到这,莫听风的心就紧紧揪了起来,这三年,阿若究竟承担了多少?还是不是一样保持着往昔甜美的笑容?“我问你一句,假如阿若为你背叛了第一楼,你会不会为她离开玄隐教?”莫听风几乎是从嘴唇里挤出这句话的,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发颤。

夏墨离忽然就笑了,像是想通了一直不明白的事情一样。是啊,这两年来反反复复想着的,不就是再次见到那个笑靥如花的女子,然后问她愿意跟他走么?

“我会!”夏墨离的语气没有迟疑,只有坚定。

“那么,我也就放心了。”莫听风的话中有诀别的意味,“你好好待她。”夏墨离听出了莫听风的口气不对,忙追问:“你要做什么?”

莫听风却答非所问:“你留意着,就在这一两天,阿若会来长安,你们就趁着这个机会远走高飞吧。”说完,也不等夏墨离的回话,径自走了。

雪地上,一排孤独的脚印延伸到了苍茫的夜色中。

雪花,打着卷,簌簌地落下。在飞舞雪花中越走越远的影子,显得是那么寂寥,那么清冷,竟如同这飘落的雪花一样,让夏墨离的心,陡然就酸了起来。

*******************************

风卷着雪花,肆意地飘飞着。密密而落的雪在空中织起茫茫的雪幕,迷蒙了长安的街道。

苏碧妍走在街上,嘴里不住地呵气,借此来温暖已经冻得发僵的双手。虽然自小生活在北方,但在这样的雪天出门,也让她有点受不了。而前方的那个黑色的人影,却似乎感觉不到天气的寒冷,一直想前走着。

“纳兰姐姐最笨了!”苏碧妍低声抱怨着,“两年来竟然念念不忘。我倒要看看那个夏墨离有什么好的!”从来,作为第一楼一流杀手的纳兰若,没有失手的时候,可她却为了夏墨离,甘愿承受了一切的惩罚,连带她也被唐伯伯责骂。这笔帐,她苏碧妍是记在了夏墨离的头上。

纳兰若拐过一条巷子,在一扇朱漆的点金大门前犹豫了好久。终于,纳兰若推开了那扇门,闪身进去了。苏碧妍蹑手蹑脚跟了上去,跃上了房外的大树。

“你来了!”夏墨离淡淡地开口,连他自己也为他的平静感到讶异。

“两年没有见,你好吗?”

夏墨离嘴角扬起笑容,淡然且飘忽。“好不好?还能有什么好不好的,都一切和以前一样。我们之间什么也不是,不是吗?”说完这话,夏墨离后悔得想咬掉舌头,期盼了两年,等待了两年,见了面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也对,我们之间什么都不是!”纳兰若展开笑容,却显得异常苦涩,“我根本就不该来这一趟。两年来,一直在担心你,为了你,我甘愿领受责罚,最后却换你来这样的话。”

毅然地,纳兰若转身而走,她的高傲的自尊不允许她再留下。就算是她做了一个梦,现在梦醒了,人也该散了。

“阿若,你别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两个彼此互相珍惜的人,终于都明白的对方的心意。

“你知道吗?莫听风来找过我。看得出,莫听风很在乎你。”

“我们自小一起长大,七哥一直都很照顾我的。”

“我很好奇,你怎么喜欢上我的?”

“不打不相识,不是吗?”

话一出口,夏墨离和纳兰若都笑了。无论是怎样开始的,能在一起,终归都是幸福的事情。

“我是用一生的自由,才换来不再由我来杀你。”纳兰若说得淡淡的,听在夏墨离的耳朵里却字字惊雷。“阿若,你不用再留在第一楼,我也弃了玄隐教,咱们一起浪迹天涯好不好?”

纳兰若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真真实实地笑容,没有一点的勉强。

就这样走吧,扔掉一切的枷锁,就这么走了。没有第一楼,没有玄隐教,也没有杀戮,只有两个人甜蜜的幸福。

倏地,地上忽然多了一把刀。亮而弯的刀身一颤一颤的。

“碧妍,你终究还是来了。”纳兰若轻轻叹气,“是唐老大派你来的?”“纳兰姐姐,你别傻了,你以为唐伯伯知道了你偷偷跑来长安的事情,你和他还能轻松地站在这里吗?”

“那你……”

“我是自己来的。我要帮你杀了这个人,只有杀了他,姐姐才会安全!”苏碧妍说得决绝,没有一点转还的余地。

“抱歉,我认为我和阿若的决定没有任何人能改变。”夏墨离很自信。

苏碧妍不顾一切地拉起纳兰若的衣袖,嗤笑道:“你自己看看!纳兰姐姐为了你,差点整个手臂都废!你凭什么说大话?”

夏墨离心痛地看着纳兰若手臂上的伤痕,那累累的伤痕让他触目惊心。

“这些都是唐潇雁做的?”

“是,还有你没有看到的。纳兰姐姐全身都是这样的伤痕,背上还被烙了……”苏碧妍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纳兰若打断了:“够了,碧妍!不要再说了。”

“为什么不说?今天我非说不可!这个人值得姐姐付出这么多吗?”苏碧妍无法理解纳兰若的行为,她的心中,第一楼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姐姐非要跟这个人走,那碧妍只好得罪了。”

抽起地上的如眉刀,苏碧妍的手有些微的颤抖。难道真的要如眉对上秋水?苏碧妍的头越来越低,眼神一直盯着地面,仿佛这样就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

纳兰若带着了悟的神情看着苏碧妍,一言不发地挡在了夏墨离的前面。

“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姐姐。”苏碧妍疯了一般,跑出了夏墨离和纳兰若的视线。夏墨离执起纳兰若的手:“你受苦了。”

“不,墨离。我们现在什么也别说了,赶紧追碧妍去。要是让唐老大知道了,碧妍肯定会很惨很惨。”纳兰若的语气惶恐至极,她明白第一楼唐潇雁的手段。

夏墨离反而笑了,道:“阿若,那就让我们一起去面对今后的一切问题。从今以后,你不会再受到半点伤害。”

纳兰若也坚定地笑起来,原来事情竟然可以如此简单:“好。无论如何,我都跟着你!”

外面的雪越来越密。

这样的雪,冷得让人想飞进那温暖的火里,就算是被灼伤,也心甘情愿。何况,未来的路,是他们两人一起去面对,还有什么不能解决?

这密密绵绵的长安的雪,也终究会有停的时候。

目录上一章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雪满长安道 四、谁遣残雪乱纷纷 雪终究会停,可是人事都会改变。当长安的雪还未曾消融的时候,玄隐教教主先发制人,没有...
  • 雪满长安道 一、美人如玉剑如虹 冬天正午的校场上,旗竿头悬着一柄长刀,刀身弯成一个恰当的弧度,在惨淡的日光下耀眼生...
  • 雪满长安道 二、金风玉露一相逢 飘飘洒洒飞舞着的,是长安入冬以来的第一场新雪。夏墨离端坐在细语亭的护栏边,看着外面...
  • 【1】: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
  • 其实一直都想写点东西,可是每次突然想到,然后没有立即写下来就忘了。特别是在洗澡的时候,思绪万千,浮想联翩的。今天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