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大问题》:生活的意义

为了避免成为复读机,我才用了对话的形式来写这本书的读书笔记,希望大家喜欢,更希望能和大家一起讨论这些“玄乎其玄”的哲学问题。

加缪:你生活的意义是什么?

小明:我的生活充满了意义啊,我要输出、视译、吃炸鸡、喝奶茶......这些都是我生活的意义啊。

加缪:很好,你说的这些事情放在日常的语境之下确实是生活的意义,但是,如果让你思考得更加抽象一些、宏大一些,你还会将吃炸鸡当成生活的意义吗?

小明:我想大概不会了吧,如果要抽象一些的话,我会倾向于把生活的意义说成是诸如“幸福、爱、真理、正义”这一类的大词,可是......

加缪:可是,可是这些大词也不过是人类定义出来的对吧,所以归根到底,生命只有一篇虚无,毫无意义。

小明:且慢,你好像是把“意义”等同于“目的”,这样真的好吗?我们也许需要先明确一下“意义”的意义是什么。

意义的意义

加缪:一下就闻到了分析哲学那股子冷血的味道。好吧,我们先来谈谈,当我们说意义的时候,我们在说什么呢?

小明:当我们说一个词语的意义,比如“西瓜”,我们是在说这个词语背后所指代的那个水水的、甜甜的、和炸鸡一样吃了容易长胖的水果。类似地,当我们说生活的意义的时候,其实就是在说生活背后所指代的那个东西。

加缪:很好的类比,有人说生活所指代的是我们周围的人,家人、朋友、同学;有人说生活指代的是我们生活的共同体,民族、国家;有人说生活指代的是创造我们的神,甚至有人说生活并不指代任何东西。

小明:怎么这么多所指啊,一个词的一个特定意义不能有这么多所指的啊,这个问题没法回答了啊。

加缪:也许不是“生活的意义”这个问题没法回答,而是我们对于“意义”的定义有问题,不妨换一个定义。

小明:哦?还有什么别的定义吗?

加缪:当然是有的啊,我们一早就说过了,就把意义定义为目的,于是,生活的意义就转化成了了生活的目的了啊。

四种生活的目的

孩子

小明:生活的目的啊,在中国的传统中,人们认为生活的目的是孩子。

加缪:西方也有不少人这样认为,但是这样定义是有问题的,这一代人为了下一代人过得更好,下一代人又为了让下下代人过得更好......直到某一代人生活在一个完美的“乌托邦”之中,这样理解没错吧?

小明:没错,就是这个意思,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而活着。

加缪:那么问题来了,请问最后那些生活在乌托邦中的后代们的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呢?毕竟,他们不用为了下一代而生活了啊。

上帝

小明:这个嘛,也许生活的意义不是孩子,而是你们西方人说的所谓上帝吧:上帝创造了我们,让我们去完成某种使命,于是我们生活的意义就是完成上帝希望我们完成的使命,毕竟,这是我们被创造出来的目的。

加缪:想不到你一个中国的学术垃圾除了吃炸鸡,对西方文化也有一些了解啊。

小明:嘿嘿......略知一二。

加缪:可是,以完成上帝赋予给我们的使命为生活的意义也是行不通的,毕竟,上帝全知全能,他想要完成什么使命,犯得着创造出我们嘛,他自己就能完成了啊。

来生

小明:也对呀,那。。。也许,生活的目的是为了来生?今生行善积德,来世大富大贵;今生作恶多端,来世做牛做马。

加缪:你为了凑个排比句也是不容易啊。不过,如果生活的意义在于来生,那么今生就是没有意义的,那么请问,一个无意义的今生要如何奠定一个有意义的来生呢?

小明:在今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啊,让今生过得充实啊。

加缪:你没发现“有意义”、“过得充实”其实就约等于“生活的意义”吗?你这是循环论证啊。

荒诞

小明:那要怎么办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不成生活竟是没有意义的?

加缪:没错,生活就是毫无意义的,或者用我们存在主义的话来说,生活归根到底就是荒诞的、毫无目的的、没有任何根据的。正如西西弗斯日复一日地把石头推上山顶一样,石头最终还是会滚落下来,西西弗斯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增加或者产生任何东西。

小明:既然生活毫无意义,那我们还活着干嘛?

生活的意义

加缪:刚刚我们说的“孩子、上帝、来生”,其实都是外在的意义,我们可以这么说,生活没有任何外在的(外加的)目的或者意义,生活的意义应该蕴藏在生活本身之中。生活的意义由每个人自己定义。

小明:所以,生活的意义不是“寻找”或者“发现”的,而是“创造”的,对吗?

加缪:是的,生活的意义取决于你怎么看待它,并且,你对生活的看法,将反过来决定你将会过一种怎样的生活。

小明:怎么听着有点像“自我实现的预言”啊?

加缪:哈哈,你既然懂自证预言这个概念,那也就省了我大量的口舌了。你如果将生活看作一场游戏,那么你将会度过不那么严肃的一生,你会更加重视过程而非结果;但是如果你将生活视作艺术的话,你需要谨慎地制定计划、需要一丝不苟地执行,生活于你而言,也就变得严肃了。

小明:除了游戏和艺术之外,生活还可以是什么呢?

加缪:任何东西,完全取决于你。

2人点赞

哲学大问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