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完食报告&元旦快乐】暗涌(一发完)(上)

字数 10202阅读 918

0.

林涛出了名的脾气好,这是整个龙番市警局的人都一致同意的。这个脾气好并不体现在办案的时候,而是平时生活上——好到跟以冷淡出名的秦科长成为挚友十几年。一组的资料他递,线索他去跟法医科讨论,起争执的时候都得他笑嘻嘻地当和事老。

林涛极少生气,少到连一队的人一起工作这么多年都没见过林队长生气是什么样的。

但林涛是确确实实生过气的。而见识过的李大宝摆摆手,说还是别有下一次了。

1.

事情起于三人一同前去调查郊区的案子。

调查过后林涛在凌晨出去带头寻找嫌疑犯时千叮咛万嘱咐让秦明和李大宝绝对不能擅自前往现场复勘,大量证据显示嫌疑人还躲藏在犯罪现场附近。

然而秦明经历池子案件后依然是个令人不放心的人。寻人不成回来补充体力的林涛发现秦明消失的刹那就意识到大事不好。

林涛是个直觉准的可怕的人。

林涛赶到的时候嫌疑犯正悄悄靠近秦明而对方一无所知。结果自然是林涛替秦明在手臂挨了一刀顺手再将嫌疑犯擒住。

李大宝赶到的时候刚好听到刚抑制住颤抖着的手的秦明对林涛说,你做这种事情完全是徒劳。

不需要,秦明说。

“行,没问题,不需要也不信任我都没问题。你下次自己得小心点。”林涛说完拒绝了李大宝先帮他包扎的要求,径直押着犯人往回走。血顺着手臂从划口流下了,滴到了地上。

李大宝咋了咂舌,心想这两个人居然还会有闹别扭的时候。

2.

几天过后李大宝就意识到事情严重了。

小黑敲敲门进来说队长这几天有点不舒服他来帮忙跑腿。从那之后,新案子是小黑来通知,路是小黑带,文件是小黑送,路上见到林涛只是匆匆地打个招呼,约饭也被谢绝。

“这林涛怎么最近忙得天天吃泡面,”大宝嘀咕着,几天没见到人影了法医科都没了人气。反正待会要送结果下去顺便查看一下他的生理健康状态。

“我跟你去,有些东西我要解释一下。”秦明难得地提出一起送资料下楼。

哦豁,这还真是闹别扭啊,李大宝想。成吧,也让老秦主动一回,她点点头说,那敢情好啊。

说完这话后的五分钟后李大宝就后悔了。看着旁边的秦明面无表情地盯着声称自己病了的林涛跟个没事人一样活蹦乱跳地像往常一样笑着跟别人聊天,而对秦明秉着公事公办的态度三分钟完事,李大宝觉得事情真的不止于闹别扭了。

林涛生气了。

受不了上司持续性散发低气压的李大宝悄悄给林涛发了消息:

——涛涛,你生老秦气啦?

3.

其实林涛没说谎,他是真的病了。

看到李大宝消息的林涛正躺在自己家的沙发上,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几天的超负荷工作量,加上冷空气和还没完全好的伤口,大大小小的事情与持续性的心情低下让林涛光荣地感冒了。

他生秦明气了?想想避开秦明也是有好几天了。

林涛很少生气,也很难定义真正的生气。只是前几天秦明说的话不住地将他把往回忆里带。

秦明啊,初见的时候两个人都还青涩,不知不觉认识了也不知道是第十几个年头了。

秦明没有好好吃饭的习惯,所以他习惯性地给他带苹果。

秦明不喜欢下雨天,所以他习惯性地锁好车门车窗自己前往案发现场。

秦明喜欢缝纫,喜欢切东西,大概还喜欢…

十几年了啊原来。

自己生气了吗?林涛不清楚。只觉得自己心里有种无力的苦涩。

还以为十几年了早已走进对方内心,还以为十几年了早已是可以分享秘密的挚友。

林涛没有为前几天秦明的苛责而生气,他知道这只是他表达关心的一种,他太了解他了。

只是……只是,林涛想,可能只是一厢情愿。

然后林涛的手从案件资料上离开,开了瓶酒。

4.

谭局告诉林涛秦明没有上班而是私下调查他父亲的案子的时候他愣了愣,不知道说什么。几天几夜地联系不到人,原来是私底下调查他父亲的案子去了。

原来是他独自一人调查父亲的案子去了啊。

后来亲手逮捕他的时候,林涛对上秦明的眼神,有个问题他想问了很久,张了张嘴,始终没问出来。

后来秦明的嫌疑洗清了林涛比谁都高兴,问题逐渐地抛到了脑后。

再后来,秦明在林涛面前冒着雨冲了出去,再找到他的时候只看得到秦明一脸恐慌地跪在地上,再然后是差点拉不住的犯罪和及时救下的李大宝。林涛捂着肩膀上的伤口看着跪在地上帮李大宝急救的秦明,他有千句话万句话想问,但他知道他不该现在问。

李大宝苏醒之后林涛看着守了一夜的秦明,依然没问出来,一切都被李大宝苏醒带来的巨大喜悦压在了底下。

等到看到因为李大宝终于能继续上班而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的秦明,林涛也笑了笑,日子恢复了正常,案子依旧要忙。

林涛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现在想想,他跟秦明,两个人从未向对方提过自己是怎么及时找到他的。

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在消亡。

林涛是想让自己的心思死于黑暗中的,只是,那句…

——不需要。

一秒将沉入海底的石子扯出水面。

不需要,也不信任。

秦明也曾夸奖过他很不错。这是对一个不会表达感情的人来说已经是最高评价。他们是最佳拍档。你问死的我审活的,久而久之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默契。

工作伙伴,听着多好。

可是他们也是十几年的朋友啊。秦明对他来说是挚友啊。

林涛那天没问出来,也不敢问。

——为什么没有告诉我而独自调查?几天几夜找不到人不上班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后来林涛也依然没问出口。

——为什么你不暗示我大宝出事了要自己一个人面对?

——明明你的不正常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啊?

——为什么我拉不住想杀池子的你?

——明明觉得我很了解你了啊?

……

——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

林涛是知道答案的,他想。他确确实实是好拍档,好朋友,但是自以为的亲近并没有融化秦明心底那块用冰筑起来的墙。

曾经林涛也辗转反侧地想过为什么自己会对秦明的事这么焦虑,甚至难以入眠。后来林涛实在想不明白去问了当时的女朋友,林涛到现在还记得,女孩子安静地听完,然后用漂亮的眼睛看着他说,他真的是你的,朋友?

那时候的林涛以为女孩的意思是他跟秦明并没有亲密到可以称呼为朋友的关系。

再后来接到女孩分手短信的林涛懂了,他所有一切的感情以及感觉都因为对方是秦明,是那个林涛对他有点小心思的秦明。

喜欢一个人不可能的人真难啊,林涛感叹道。

5.

乱七八糟的思绪被敲门声驱散,林涛拖着还头疼无力的身体打开门。

意料之外的是秦明。他该死的心脏啊,不争气,跳什么跳,林涛愤愤地骂了自己一句。

在打开门的瞬间秦明的眉头就拧到了一起,他不是人形警犬不代表他鼻子闻不出酒味。

“谭局一晚上没看到你让我来看看。”

“病了就好好请个假休息,喝酒损害身体健康,特别是感冒的时候。”秦明皱着眉看着林涛桌子上的酒瓶。

“没事,没发烧,就喝了一瓶。吃点药明天就能继续追捕犯人了。”

“嗯,那你的药拿着。”秦明将手上的袋子递给林涛。

“谢谢。”林涛道过谢,气氛一时陷入沉默。

“那我先走了,你记得按时吃药。”秦明站了一会转身离去前说。

林涛默默地看着秦明离开的背影,在秦明消失在楼梯下前喊住了他。

“秦明。”

秦明转过头。

“如果当时,没有那颗钻石,我……拉得住你吗。”

——若是这样的事再发生一次,我该怎么做才能算得上是个合格的朋友。

秦明愣了愣,一幅想不到林涛会问这个的样子。

“你是..怎么找到我跟池子的?”秦明沉默了一会回复到。

“秦明啊,我比你想的更了解你。”

“算了,我病糊涂了瞎说话,你快回去吧,不早了注意安全。”林涛挠挠头把门关了。

林涛悄悄掀开窗帘的一个角,看到秦明定定地盯着林涛家的门口好一会才离去。

林涛将药放在床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爬起来打算写一封思考了很久的信。写写停停,犹豫的时候又忍不住去想刚刚出现在自己家门口耳朵鼻子红彤彤的秦明。

——真可爱啊。但他会不会觉得我是变态啊。

林涛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也许是从一开始。又或者是逐渐地就不满足于朋友关系。反正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心底的悸动已经愈发躁动起来。

林涛永远不会问出口的是,如果出事的是他,秦明会这么着急吗。

不过大宝这么好,跟秦明又志同道合,他俩一起多好。他跟秦明认识了十几年,秦明从未为他做过西装,但秦明为她做了西装,也为她拼了命,等他们成了自己一定送个大红包。

这么想着,林涛咽下刚刚秦明送过来的药,真苦啊。

阿西吧一个大男人这么矫情做什么,林涛你真是病到脑子里了。

朋友都不够资格还想什么男朋友呢。洗洗睡吧。

林涛放下笔,重新爬上床。关机前打开手机消息回复李大宝:

我没生他气,我是生我自己气。

——十几年了连个信任都得不到,这朋友做的真是失败至极。

你说他气秦明不把他当朋友不信任他嘛,他气的。但他更气走了十几年走进心里的路都找不到的自己。一厢情愿啊一直都是,无论是对于朋友来说,还是对于其他更多的别的来说。

自己不是对的那个人,林涛知道。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6.

那天之后事情依然没有变化。小黑送文件上楼,大宝送文件下楼。

林涛觉得感冒好像又重了。这案子的疑犯实在狡猾,忙了几天了进展依然不大。还是先吃个药吧,林涛这么想着走进了茶水间。

林涛没想到的是会在那见到秦明。

“哟,下来装水煮咖啡啊秦科长。”林涛笑着打招呼。

秦明没有理会他,沉默了一会,问。

“你那天的比我想象的更了解我是什么意思?”

林涛没想到秦明还会主动提起那天的对话,也没打算回答。问出口果然不行,林涛想。

“秦明,”林涛看着他说,“你不信任我这个朋友,也不信任我有多了解你,所以呢你不需要我。从前你不需要我帮你调查你父亲的事也不需要我一起救大宝,现在不需要我替你挡刀子,以后可能也不需要我当伴郎了吧——嗨呀我也没什么意思,我不介意,真的,我说啦,病到脑子里了,当我没说过吧。我工作去了。”说完林涛拿着空水杯往回走。

林涛原本没想着要说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这么说出来了。但是看到秦明的脸,再看到躲在一旁偷偷看着秦明的李大宝,那些一直压抑着的小情绪硬是扯着林涛的心脏扑通扑通地往外跳。

忍不了,忍不了自己走不进对方心里,也忍不了走进对方心里的不是自己。

一旁偷听的李大宝跳出来急跳脚,不是我说你啊老秦,林涛说的在理,当初我也气可久你个闷葫芦,你还跟人家说不需要……

林涛听着大宝的声音和秦明冷漠地回复她干活,想着了解果然没用啊,认识久了谁能都了解,真正合适的人果然不一样啊。所以都说青梅竹马比不过天降。如果是普通朋友,即使是换成李大宝,他可能也不会这么气急。可是林涛对秦明多了这么点小心思。就是这点小心思,让林涛觉得药都特别苦。

林涛看着空荡荡的水杯,摇摇头,这药看来是跟他没缘分了,反正就少吃一颗。就跟他跟秦明的关系一样,反正也就少一点。

7.

林涛的感冒依旧没见好转,案子陷入了僵局而他也几夜没回过家。秦明给的药也就静静地待在床头的柜子上,积了点灰。

李大宝每次下楼都能拉着林涛巴拉巴拉地唠叨半天,要好好照顾身体,你这样有线索了也出不了警,你这么下去老秦会把你打晕送医院的等等等等。

我真没事,林涛只想对每一个问候他身体状况的人仰天嚎叫。

谭局走下来刚好听见,说,什么没事,自己照照镜子看看你的脸色。等案子完了,强制放假。

林涛傻兮兮地笑说,谭局终于舍得不让我加班啦。

少贫嘴,那也得案子完了。说着谭局递来一份资料,我这里有个线人知道一点线索,先把这些查了再等他下一次联系你。

是!林涛回答。

8.

后半夜的时候林涛也真感觉到了自己状态有点不太好。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也让他觉得头痛欲裂。林涛叹了口气,摸了摸额头,估计是发烧了。

秦明、案子、秦明、案子、秦明、案子……

感觉有些筋疲力尽的林涛刚闭上眼睛打算小憩一会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林涛看着陌生号码略觉得眼熟,再翻开谭局给的线人资料,瞬间了然。

城郊,废弃工厂,立刻,小心。

对方只说了四个词便挂了电话。

林涛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刑警队办公室和下着暴雨的天气,咬了咬牙,带上了枪便冲出了门。

9.

天气很糟糕可也替林涛的脚步声打了掩护。天气很昏暗但林涛也确定了工厂内的人正是根据线人给的资料分析出的犯罪嫌疑人。

实行抓捕的时候林涛才真正感受到了身体不便带来的麻烦。惊动了嫌疑人不说,让林涛没有预料到的是对方携带了枪支。

几声枪响过后,林涛与嫌疑犯的两支枪口互相对准了对方。在开枪的一刻,林涛拖着沉重的身体拼命想往旁边躲。

感受到腹部传来的剧痛和濡湿的刹那林涛想,下次秦明让他吃什么药他还是乖乖吃吧。

拖着身体挪到犯罪嫌疑人身旁确定死亡之后,林涛感觉到意识开始模糊。挣扎着脱下外套用力扎紧腹部的伤口,林涛忽然意识到他这次的抓捕行动没来得及通知任何人。甚至包括秦明。林涛撑着打了个电话回局里,可是并没有人接。林涛想起来这时候大家应该都在外面做搜查工作了,留在警局接电话的本该是病蔫蔫的自己。

看着逐渐被血染红的衣服,林涛的思维开始混乱。以前的紧急情况都是先通知秦明的。现在他单方面避开秦明的果子还是得自己吃。对了现在还下雨,希望他的阴影好些了…有大宝陪着应该没事……

林涛觉得自己可能再也看不到秦明了,早知如此这几天就不该自己生闷气的…

在失去意识之前,林涛想,真想再听多一次老秦的声音啊。想着的时候手机微弱地震了一下,跳出来秦明的消息。

——是因为你是我朋友。

林涛笑了,其实他已经两眼发黑,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这么耀眼。林涛忽然觉得自己是傻子,胡思乱想这么多天。他这么了解他怎么可以不懂,怎么可以不懂为什么。下意识的就不想让这个人担心,习惯性地用力点了好一会才终于把GPS地址发了出去,就像以往每一次出警的时候一样。

——对不起啊。

林涛颤抖着手想回复。可是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回什么,跟他说什么。

对不起啊,秦小明。

对不起啊,宝宝。

手机顺着指尖掉在了地上,闪了闪,屏幕暗了下去。

10.

李大宝边打哈欠边往刑警队去送可以敲定犯人的证据,熬夜了几个小时总算是有了个结果。李大宝看到大部分刑警队的人正陆陆续续地进来,却唯独不见林涛。

“宝哥,找谁啊,”小黑刚回刑警队就看到李大宝在刑警队里。

“哦我找你们林队长,出结果了。他说一出结果就立刻通知他。”李大宝晃了晃手里的资料。

“队长?他不在这里吗?他病了谭局把他留在局里了啊?”小黑觉得很奇怪。

“啊?哦这样啊,那我再打个电话问问,可能就是去厕所了。那我待会再下来看看。”说完李大宝拿起手机边往法医科走边尝试联系林涛。

在听到对方已关机的提醒后,李大宝一边嘟囔着一边走进了法医科。

“这个林涛,跑哪去了,让人给他送资料找不到人还关机。”

秦明听到了,停下写字的笔,抬起头问,“你说林涛去哪了?”

“刚刚送结果下去没看到他人,打电话也关机,但是小黑又说他病了应该留守警局的,奇了怪了跑哪去了。”李大宝挠挠头。

秦明的脸色沉了下来。林涛从来不会轻易关机和失联,以往的每一次即使是急于行动也会通知他带后援,也会在行动之前默契地发定位给他。林涛从来不会失联,因为每一次都有自己知道他在哪里。

雷声忽然响了起来,秦明看向窗外的大雨,感觉到呼吸急促了起来。林涛已经好久没到处粘着他了。他知道谭局把他留在了局里,所以给林涛发了消息。秦明等了一会,他也没回复。林涛总是立刻回复他的。他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这几天到底是用什么心情来过的。

“老秦?”大宝的声音响起来,一下把秦明拉回了现实。

秦明的手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如果林涛不是因为生气了才失联,不是因为不想理会他而不回复,那,那他——

“林涛出事了。”秦明用尽量冷静地声音说,“下去通知刑警队。”

“你怎么知道的..不是你们都这么久没说过话了”

“……”

“快点去。”

秦明没把原因说出口,他只是太懂林涛了。就像林涛太懂他一样。

跟李大宝一起往楼下赶的时候,秦明想应该先行通知谭局,这次的线索是他给的,说不定会知道什么。打开手机屏幕的时候秦明却愣了,是林涛发回来的三条消息,GPS定位和,

——对不起啊

——宝宝

11.

秦明和李大宝远远地就听到刑警队乱成了一锅粥。

“谭局!有人报警说发生了枪战!”小黑的声音传了出来,“地点在郊区,由于天气原因很难定位!”

“林涛呢?跑哪去了?”谭局问,刚刚线人传来的线索也是在郊区,最好别发生什么事。

“队长人不见了,打电话也关机……”

“是林涛。”秦明苍白着脸色走进来,“发生枪战的那个是林涛。他给我传了定位。”

秦明将GPS定位消息放到投影仪上。李大宝注意到秦明的手在颤抖。

12.

刑警队的动作很快,等秦明反应过来的时候警车已经在往现场的路上了。

秦明的双手交叉紧握着撑在膝盖上,脸色发白地控制着身体的抖动。耳边充杂着刺耳的雨声,脑子里一片混乱。

林涛,林涛。

秦明觉得头开始疼了起来,胃也在燃烧。他不是很喜欢大半夜进食,一直以来也没有因为过这个胃疼过,因为林涛总会准时准点地出现在法医科门口,带着不同的食物,加上一个苹果。

林涛。

林涛。

从父亲到大宝,现在是林涛。

他们相识十几年,他是他失去家人之后第一个为他在雨天撑起伞的人。

他曾感激,可是秦明宁愿跟林涛一个人一把伞,秦明从不喜欢林涛倾斜过来的伞。

会有雨淋到他。

13.

赶到现场的时候,林涛腹部中枪倒在地上,气息已经很微弱,而一旁的嫌疑人已确定死亡。

看着帮忙将林涛台上救护车的大宝和忙碌的医护人员,秦明忽然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就像当初父亲的噩梦。他是医生,他知道腹部大出血是什么情况。

从跟林涛问了他那个问题开始,他就不住地做梦。梦里的秦明看着风雨欲来的昏暗天空内心涌起一阵阵不好的预感。他想伸手去抓走得飞快的林涛,却抓了一手空。好像是命运一般。

在这个没灯的废弃工厂里,手电筒的光怎么会如此刺眼。秦明用手揉了揉干涩的眼睛。

无论我靠近或是推开,都抓不住你的手。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14.

在往医院的路上的救护车里,李大宝看着一言不发的秦明和一动不动的林涛,揉了揉湿了的眼眶。

林涛这个人,平常最活泼的就是他了,走哪都最吵。老秦褪点仙人气息也多亏了他。现在一动不动地算什么事啊,倒是快点醒醒再来法医科把老秦的神仙气质再压压回去。要不起来再继续跟我吹吹老秦也行啊。

李大宝不止一次地听林涛日常吹秦明的时候说你别看老秦这样,当初你出事他都快急疯了,差点没把池子给剖了。砸水缸的时候那叫一个狂啊——后来你醒了他笑的都忍不住。

李大宝都听呆了,卧槽这还能是老秦啊,这回我可有吹嘘的资本了。不愧是老秦,闷骚第一人。

然后李大宝又听到林涛小声嘀咕,也没见过他对我这样,老秦还从来没对我这么笑过呢。李大宝觉得像是看到一只耳朵尾巴都耷下来的大型人形柴犬,乐了,说,你放心,你要是有点什么事老秦一定会拼了老命救你的。

李大宝也没想过林涛真的会出什么事。作为冲在第一线的人,林涛一直是大伤不少,小伤不断。每次都是挂了彩回警局,被脸上写了不开心的秦明亲手包扎好了再送去医院。

她没想到包扎完都活蹦乱跳的林涛会脸色青白的躺在急救车里,身旁挂着带血的衣服和染血的纱布。而秦明这回什么也没说。

秦明怎么会什么都没说呢,大宝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在林涛的嘴里,秦明可是拼了命找了一切办法去救她,怎么到林涛这里,他忽然什么都没说没做了呢。来的路上没有动,到现场了没有动,到现在为止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老秦,你..没事吧?李大宝有点担心,这不像秦明。

秦明没有回她。

在李大宝觉得等不到答案的时候她听到秦明的声音。

“我已经想尽一切办法了……”

“不该是他……”

一片片的血迹跟梦里的场景重合,秦明咬住了下嘴唇。他最后一个底线,他最不敢想象的,最不该发生这种事情的人,仿佛如命运的玩笑一般,满身是血地倒在他面前。

大宝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讲话。她好像有点懂了。懂了秦明那句不需要的意思,懂了林涛那句不信任的意思。她好像还懂了秦明每次吃苹果嘴角扯出的一点弧度,和在林涛说起秦明时,时而晃起来又耷下去的耳朵和尾巴。

你快起来啊涛涛,大宝又揉了揉发酸的眼睛,你快起来,然后我帮你追老秦,保证追到的那种。

15.

救护车到了医院之后林涛直接送进了急救室。嫌疑犯开的那枪造成了腹部大出血伤及内脏,所幸的是打了个对穿,子弹没有留在体内。但是由于出血过多,救治时间晚,能不能撑过去全看他自己。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

日出的时候李大宝让刑警队大家都先回家休息,刑警队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他们的队长也不会希望他们浪费掉他用伤换来的案件进展。她跟秦明留下来看着,如果有什么立刻通知他们。

顺便还要留下来看着秦明不要干什么傻事,李大宝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

正午的时候李大宝从突如其来的睡眠中惊醒,心里的大石头一下提到了嗓子眼,身上披着外套而原本应该坐在旁边的外套主人却不见人影。环视了一圈发现秦明站在急救室门前盯着还亮着手术灯一动不动。

“老秦,你还是休息一下,去吃点东西…”李大宝走上去劝,“有什么情况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秦明摇了摇头,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手术灯灭了。他一下紧张了起来,看着走出来的医生,他想问,却不敢问。

万一呢,万一…

他不敢听到那个答案。

还是旁边的李大宝着急地问出来,“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看前面的一男一女,问,你们是他家人?

李大宝急的都带了点哭腔回说是同事,也是朋友,医生他到底怎么样了啊。

他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但是还是很危险。失血过多造成血液循环不足导致了脑供血不足,醒不醒得来要看他自己了。现在暂时要到ICU进行加强护理。

秦明和李大宝道了谢后,李大宝拉住想要跟着去的秦明说,“你进不去的,还是去休息一下待会再来看他。”

秦明摇了摇头,说,“我也是医生,我能照顾好。”

“不是这个问题,”李大宝叹了口气,她理解秦明,她也想能进去。“你知道这是医院的规定,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他们也有他们的职责。”

李大宝看着不肯离去的秦明想了想,说,“要不这样,你先回去休息一会,或者至少去帮林涛拿点衣服之类的必需品,他出院的时候总不能穿着今天这身。我呢打电话给谭局问问看有没有能协商的办法,我们现在在这傻站着进不去也不是办法。”

秦明想了想,点了点头,同意了。

盯着秦明打车离开之后李大宝打电话跟谭局说林涛已经从手术室转进去ICU了。电话那头的谭局一连说了五个好。

那个,谭局,有个事能不能商量一下。李大宝挠了挠头,思考着怎么开口才能让局长帮这个忙。

16.

秦明没有回家而是直奔林涛家。自己家里的每个地方都是林涛来过的痕迹。

秦明从没进过林涛家,虽然林涛曾经在某一次喝酒之后把备份钥匙给了他说是他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房子他一定得帮忙照顾着。那一次秦明脸一下子黑了,好几天都没理林涛。而酒醒的林涛根本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屁颠屁颠地缠在秦明身后死缠烂打了好几天总算是再让秦明跟他说上话。

但钥匙秦明还是收下了。

将钥匙插进锁的时候秦明觉得有些紧张。一直是林涛带上东西出现在他家门口,秦明却鲜少来过林涛家。上次他过来的时候原本想进去坐坐,奈何主人却没这个意思。

林涛家看得出来好几天没有人回来过了,上次他看见的酒瓶被放在了门口像是要扔。

径直秦明走进林涛的房间,想着速战速决还得回医院。看着东一堆西一堆的东西,秦明想不愧是林涛的房间。桌子上放着歪歪斜斜还没盖上笔盖的笔,椅子上披着他常穿的外套,衣柜门半开着,床头还挂着几个空衣架。

林涛的衣服不算少,但很少有严肃沉闷的正装,除了一两套正式场合穿的西装和警服以外,更多的是休闲活泼,偶尔一两件张扬的衣服。

物似主人型。

抽出几件了被叠的歪歪扭扭的睡衣和日常衣物,秦明将衣服一件件摊开再叠好后却忽然发现自己没有行李箱或者袋子能方便将衣服带去医院。

环视一圈想要找一个袋子的秦明,意外的看到了柜子上放着一个相框,躺在床上刚好能正着看到。

秦明拿起来看,是林涛和一个秦明不认识的女孩,长发飘飘,面容上佳,身材姣好,笑得同旁边搂着她的林涛一般阳光温柔。

这大概就是被林涛称呼为宝宝的女朋友吧。挺好,跟林涛很配。秦明这么想着,无知觉地轻抖着将相框正着放回去,指尖轻扫过林涛的脸。

看着相框旁边自己拎过来袋子几乎原封不动地放在柜子上,秦明脸色沉了一下。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将药也带过去,顺便将衣服也放进去。

一封信随着袋子的移动飘下了地板。

秦明弯下腰去捡。

看清楚字后秦明瞳孔放大死瞪着封面上林涛的字迹,信已然有些因为被握住的力度和不断地抖动而变形。

秦明忽然觉得有些呼吸不上来和脱力。

他想抓着林涛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问他凭什么。可是那个人现在还躺在医院,连能不能再开口回答他也不知道。秦明又觉得自己是知道答案的,可是这种事情该叫他怎么说出口。

他说不出口。

重新将信纸压在了相框下,秦明拿起袋子和装好的衣服,关上门离开了林涛的家,临了也没忘了出门前将林涛最喜欢的那件外套带上。

17.

再回到医院的时候李大宝没有接秦明的电话,秦明只好拉住病房外形色匆忙的护士询问林涛的所在地。

“林涛?那个警察?你是病人家属?怎么才来,刚刚生命体征不稳定送到抢救室去了,你快过去看看吧。”

秦明一怔,拾起掉落在地上的袋子,匆匆赶去。

秦明赶到的时候就看到李大宝十指相扣撑在膝盖上。

“老秦……林涛他……医生说……”

“我知道。”

两个人再没有说话。

18.

手术室的灯再次熄灭,医生出来说了一句小伙子真是命大。

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连忙感谢医生。

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带着呼吸面罩的林涛,秦明问李大宝谭局怎么说,李大宝点了点头说医院同意我们进去探视,但是…但是有万一的时候,不能干扰到医生的工作。秦明沉默着点了点头,算同意了。

“大宝,你回去休息吧,”秦明说。

“老秦……”李大宝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秦明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林涛。

“老秦你也别太逞强,还是得休息一下,到时候别自己也垮了。”

李大宝看了看秦明,知道这人是劝不听的,决定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顺便也能带点食物给秦明。这两个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让人操心。

可是秦明怎么敢休息,他甚至不敢离开一步或者闭眼一刻。仿佛只要看不到眼前这个人一刻,这个人就不知何时会永远消失,就像雨夜的噩梦,睁开眼却发现噩梦成谶。

19.

秦明就这么守了三天三夜。

每次秦明闭上眼,仿佛又听见林涛在雨天拎着酒敲开了他家门笑嘻嘻的要求在他家看球赛,睁开眼却只有林涛脸色苍白地躺在病床上。机器的声音在提醒着他这个人还活着,他要等,他不会丢下他,像以往的每一次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