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教授先婚后爱(5)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明媚的阳光照耀下葱郁的树林,被微风吹拂的叶子发出沙沙声响,时不时还能听到鸟儿的欢鸣声。

如果把步行换成躺在吊椅上睡觉的话,那就更爽了。

“唉呀唉呀,不行了。”顾明月背靠着一棵树,双手叉腰,大力地呼吸着,“我累死了……走不动了。”

“你这身体质量太差了,才爬一个小时就喊累。”

顾明月看着身边脸色不变气也不喘的莫轻寒,不想说话,只能用白眼表达出自己心里所有的不满。

要不是被他骗来这里爬山,自己都还在家里舒服地吹着空调喝着饮料看电视呢,哪用像现在累死累活的。

莫轻寒看着她因为运动而脸颊发红,额头还冒出细细的汗,双唇也更加的娇艳,散发出极大的诱惑。

他悄悄咽了一下口水,克制住自己胡思乱想的念头,边笑边拿纸巾要给她擦汗。

顾明月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下意识的撇过头,避免他的接触,“干嘛呢……我自己会擦。”

他心里忍不住冒出失落,轻叹了一口,无奈又无语地说:“做为美女难道不是该好好享受男士服务的吗?何况我又不是外人。”

“现在的美女都被生活逼成了女汉子了,还要多长时间到山顶啊?”

“快了快了,请问女汉子可以走了吗?要不要小的背你?”

顾明月啪的一下拍掉他的手,站直了身子,径自往山上走去,“我才不用你背,要是不小心摔下去,那可就要提前去见阎罗王了。”

莫轻寒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晃动的马尾,喃喃自语道:“不管发生什么,我只会护着你,绝不会让你遭遇一丁点的危险。”

“你在说啥呢?该不会是在说我坏话吧?”

“怎会,我只会对你说情话……为了缓解你的疲劳,我唱歌给你听吧。”长腿一迈,他就站到了她身侧的位置,与她并肩而走。

“唱吧唱吧,让我听听幼儿园老师是不是真的是有那么多才多艺。”

莫轻寒轻轻点了点头,略一思索后,便张嘴唱了起来,“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我想我很快乐

当有你的温热

脚边的空气转了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我想我很适合

当一个歌颂者

青春在风中飘着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

写下我度秒如年难捱的离骚

就算整个世界被寂寞绑票

我也不会奔跑

逃不了最后谁也都苍老

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

……”

顾明月不是没听过唱歌动听人,只是听到莫轻寒她的心就直接颤动了一下,他的声线和他的人一样,有些清冷,但又饱含柔情。

她微微一侧头,他也感受到她的视线而同时看着她,嘴里依然唱着歌,配合那深情的歌词就如同他在表白一般。

她受不了他炙热而认真的神情而快速的转过头看向前方,只是她却觉得耳朵热辣辣的,心跳也有一刻乱了节奏。

一路上,莫轻寒从苏打绿的《小情歌》到王力宏的《不可能错过你》再到五月天的《让我照顾你》……

首首都是情歌,也都代表了他的心声。

而顾明月全程都听得很认真,嘴角的笑意也越来越深,还会在副歌的部分跟着哼几句。

“怎样?我唱得好听吧。”

“还不错,没想到你人看起来瘦瘦的,体力这么好。”她现在是单走路都猛喘气,而他边走路还连唱几首歌,也没见他有一点的呼吸不顺。

莫轻寒耸耸肩,脸上荡漾着灿烂的笑容,给她抛了一个小媚眼,傲娇地说:“我这是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完美体格,而且还有八块腹肌呢,要不要摸一下?”

顾明月把他上上下下的扫了一遍,老实说她还真想伸手去戳戳他的腹部。不过随即想到现在只有两人在,而且和他的关系也不算熟,只能自我克制住蠢蠢欲动的手,还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说:“我才不摸呢,又不是没摸过腹肌。”

“你摸过谁的?”

“不告诉你。”她音量由高变低,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于无痕。

莫轻寒看到她的神情突然变得低落起来,隐约猜到是什么原因,忍不住轻叹了一口。唉,自己都不知道什么能把那人从她的心底踢出,然后顺利转正呢。

顾明月低着头,沉默不语地往前走着。

走了十几步后,她才恍然察觉到身边没有莫轻寒,左右扫了眼还是不见他。便停住脚步,转身往后看,正好看到他小跑着向自己跑来。

他跑到她的前面,然后笑容灿烂地把背在身后的右手伸了出来,上面握着一小束绚丽盛放的野花,“来,送你。”

顾明月没想到他会突然送给自己花,虽然不值钱,只是从路边摘的,但这一刻,她的心里还是觉得有些感动。

她伸手接了过来,真诚地说了声谢谢。

两人又走了大半个小时的路,才到达山顶,这一次,顾明月直接歪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动也不愿意动了。

莫轻寒从背包里拿出了两瓶矿泉水,先拧开一瓶递了过去,“再喝点水吧,不然出汗太多,你都虚脱了。”

“谢谢。”顾明月接过水灌了一大口,虽然很久没爬过山,也没试过这么累了。但出了一身汗后,现在只觉得身心舒畅,所有的烦闷压抑都一扫而光了。

“这里的景色真美。”

“嗯,景美……人更美。”莫轻寒凑到她的旁边,斜靠着大石头,仰头看着天空,“要是晚上来露营的话,能看到非常非常漂亮的星空。”

“我都很久没看过星星了……嗯,我怎么好像闻到烧烤的味道?”顾明月微拧起眉头,左右看了看,却并没有看到有人在烧烤啊。

“哈哈,你鼻子真灵。起来吧,我带你去吃烧烤。”

“在这里有烧烤吃?”

荒山野岭的,连人影都没见一个,怎么还会有人卖烧烤?

莫轻寒先站了起来,然后伸出手,拉起了疑惑不解的顾明月,“你只管跟我来就好了。”

他带着她,沿着一条小路,绕过几块大石头,走了五六分钟。眼前便出现了一处空旷的平地,有不少的男女围坐在几棵树下的烧烤炉边烧烤,看起来非常的热闹。

“诶……这是怎么回事啊?”顾明月扯了扯莫轻寒的衣角,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错觉了,明明一路上都没有看到有人上山,怎么一下子就冒出了这么多人?

“因为这里有两条路能上下山,我是特意带你走了一条风景最美最奇特的路。”

虽然这座大山风景非常的好,但由于路难走,所以没多少人会来。去年政府就专门修建了一条水泥铺就的阶梯山路,上下山只用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了。

而且还有人在山上开了一个小店,卖些饮料零食,还提供烧烤的材料,便吸引了不少的年轻男女过来爬山,有些人晚上还会留下来露营看星星。

莫轻寒之所以会带顾明月走那条以前的旧路,除了沿路确实能看到更加美丽的景色外,更重要的是他有私心,想要静静地和她在一起,不让任何的路人干扰到。

“你……”顾明月被他的话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明明所有的人都是走另一条路,就唯有他带自己走一条曲折复杂的小路。

哼,他一定是故意的。

莫轻寒对她挑了挑眉,带着讨好的笑容说:“你皱着眉头可就不漂亮了,不要生我的气啦。为了补偿你,等会我烧烤给你吃好不好?来,跟我过来看看,你要吃些什么?”

顾明月原本火气挺大的,想不理他直接下山。但感觉自己的胃饿到都开始叫了,便决定不委屈自己的胃,冷哼了一声才说:“我要吃大鸡翅、玉米、热狗、秋刀鱼……”

“好好好……只要他这里有得卖,我都烧给你吃,而且保佑是非常的美味。”

山上的店虽小,但烧烤的食材都挺齐全的,顾明月想吃的都有得卖。

莫轻寒向老板租了个烧烤炉,衣袖一挽就开始起火烧炭,调酱料,把所有的烧烤食材串好。

当木炭开始变红后,他先把三只大鸡翅放在烧烤架上。

等到鸡翅烤到表皮变干,他开始涂上花生油,然后不停翻转,避免烤糊。大概过了三四分钟,鸡翅的皮变得发黄,他就用小刀分别切割了几刀,使它们等会能更好的入味。

当鸡翅有六七成熟的时候,他就一边翻转一边涂酱料,反复涂了三次。

他微低着头,双眼盯着鸡翅,每一个步骤都做得认真而细致。

而一旁的顾明月双眼冒光地看着金黄黄的鸡翅,还闻到它们散发出的香味,忍不住吞咽了两下口水。

最后他往鸡翅上洒了点孜然粉和辣椒粉,把烧得最好的一串递给了顾明月,“尝尝好不好吃,不过要小心烫。”

顾明月接过鸡翅,也顾不得烫,就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嗯,好吃……外脆里嫩,看不出你烧烤水平都赶得上外面摆摊的师傅了。”

莫轻寒被她这么一夸,心里那可是如吃了蜜一样的甜。看到她狼吞虎咽的吃货模样,不放心的说:“我不和你抢,你吃慢点,小心烫到。”

顾明月连吃了两只鸡翅一条热狗,感觉胃不空了,才移坐到离烧烤炉远一点的石头上,一边啃瓜子一边用手机看下载好了的电视剧。

期间莫轻寒还递了一根金黄的甜玉米给她,说了声谢谢后,连头也没抬,继续盯着手机屏幕。

她原本看电视看得挺入神的,可奈何左边方向,传来了几个女生的说话,而且是越说越大声,严重影响到她了。

“那男人那么帅又那么好,怎么会看上那样的女人啊?”

“对啊,只顾着自己吃,好自私啊。”

“要是我有那么帅的男朋友的话,肯定不舍得让他一个人苦哈哈的辛苦。”

……

……

顾明月刚开始没想到她们口中自私的女人说的就是自己,好奇地左右张望了一下。

发现她们都盯着自己这边看,而且眼神写着对自己的鄙视。

她当即就甩了一个眼刀子过去,让她们禁声低头不敢再与之对视。

不过,她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独自玩乐,放着莫轻寒一个人烧烤的行为好像挺不妥的。

便收起了手机,起身走到他的身边,看到他衣服的背部都被汗给打湿了,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凑过去温柔地说:“你休息一下吧,让我来烧。”

“你会吗?”

“不会。”顾明月很实诚地回答,脸上并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

“哈哈,那你还是坐在一旁陪我说说话吧,现在炭火很猛,要是你来弄的话,怕会不小心烫到手。”

两人烧完烤,吃得饱饱的,又寻了个僻静的角落看完日落才跟着众人从大路下了山。

他们开车回到城里已经九点多钟了,莫轻寒还说要带她去吃宵夜,被她坚决给拒绝了。

她觉得如果某天自己变胖了的话,绝对是他给害的。

才认识没几天,就带着自己各种吃吃吃,在增肥的路上直奔。

见顾明月不停地摇头拒绝吃宵夜,他也不勉强她,先把她送回她的家,还绅士风度十足的把她送进家门。

“今天你也累了吧,洗个澡早点睡……明天我学校里有课,可能中午不能来给你做饭了,晚上再接你去外面吃晚饭。”

“不用,我自己会搞掂。”顾明月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好像说得太直接了,便扯出一抹笑,“那个我的意思是我会照顾好自己,工作是正事对吧,你好好上课就好了。”

“嗯,那我先走了。”

“好。”顾明月跟在莫轻寒的身后走到门边,准备在他走后直接锁门。

“明月。”

“嗯?”

她听到他突然喊自己的名字,就下意思地抬起头看向他。然后,莫轻寒就凑到她身前,快速地低下头在她脸上一啄。

如同蜻蜓点水的一吻,却是两人第一次这么亲密的接触。

终于偷得香吻的莫轻寒,眉眼都染上了喜色,愉悦地说:“这是晚安吻,今晚记得梦到我,拜。”

等顾明月从怔愣中清醒后,莫轻寒已经关上门,闪了。

留下她站在原地,摸着被他吻过的地方,恨恨地跺着脚。

她决定今晚做梦梦到自己去追杀莫轻寒,让他敢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敢吻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顾明月和莫轻寒到达约定的餐厅时,苏晓荟和陆铭轩已经坐在位置上等着了。 “明月,这里。” “哈喽,你们来得这么早啊。...
    邵悦婷阅读 69评论 0 1
  • 三人一进门,顾明月就牵着雷雷的手直奔沙发去。 别看雷雷长得不壮,但抱着一会就觉得累了,刚才在电梯里她想换莫轻寒抱他...
    邵悦婷阅读 71评论 0 1
  • 莫轻寒上完最后一节课后,就第一时间拨打了顾明月的电话。他知道在她家附近有一间自助餐厅开张,据说味道非常的不错,环境...
    邵悦婷阅读 90评论 0 1
  • 因为何美珠的生日快到了,孝顺的苏晓荟和陆铭轩特意带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回来T市替她庆祝。 回到家里,她和爸妈闲聊了一会...
    邵悦婷阅读 76评论 0 0
  • 在我小的时候,比现在还小的时候, 我做过一个梦。 一个关于金丝雀的梦, 你知道,就是那些黄色的小鸟。 我把它从笼子...
    弓谷所長阅读 12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