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古言】渡

画师马土亢作品-渡


武林盟主寿宴。

我一身红衣邪气四溢,与那些正派们分外不合群。

我与手下们自成一桌,肆无忌惮着开着这些名门人士的玩笑,别人时不时侧目。

把玩着杯盏,我的目光玩味般浮掠过觥筹交错的人们。

啧,虚伪。

手指微微顿住 ,他一袭白布僧袍,眉目温淡,静静伫立于座上尊贵的席位,并不言语,意态从容。

我一时被他摄去心魄,不能动弹,那人不经意地抬眸,四目相接。

我慌乱地别开眼睛。

啧,这和尚。

心中竟有些遗憾,这么俊秀的人竟是个和尚。

他惊艳了我一时,不过我也没有生出胡搅蛮缠的心思。

我很忙的。


数年来,正派之人将背地里干的“好事”不断塞给魔教,让我们来背黑锅。

虽然我依旧我行我素,从未将他们的小动作放在眼里,但总有一些人惹事儿。

我丝毫不给他们面子。

只是这些在旁人嘴里成了嚣张,我的不辩解更是成了对罪行的默认。


一帮自诩正派的人将我围成一圈,动手前也不忘拿出看似正义的理由。

我听他们莫须有的理由忍不住开口讥讽了两句,他们好像更义愤填膺了一些。

他们的确是下了死手,我更是。

杀了所有人,我也重伤在身,使了全身最后一些力气用了轻功逃往附近的山林。

兀自感叹了一下,我狼狈地晕了过去。

恍惚间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混着檀香的味道,分外倾心。


刚睁开的眼睛还有些迷蒙,待缓缓看清了自己所处的环境,我想起身,却发现全身都疼得厉害。

茅屋的门被人轻轻推开,那人眉目依旧温淡,面容依旧俊秀,雪白的僧袍上纤尘不染,踏步无声。

见我醒了也没有什么波动,我在榻上看他放下背篓,熟练的清洗其中的草药 。

他像是被上天派下的神明,好看的手指穿梭在水中。

直到捣药的笃笃声传来,我老脸一红,又看呆了。

见他神色如常,我连忙把好不容易憋出来的羞臊又给憋了回去。

我想喝水,刚要张口,却发现自己说不了话。

他好似心有感应,取了一杯水给我,摸着不烫,入口也是恰到好处的温凉。

“贫僧所为,过几日自会化解。”

字字温润,分外好听。

我点了点头,向他真心地笑了笑。

他却不再看我,安心为我制备伤药。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岁月静好,我最不想有的情绪还是扎在了我心里。

这是一种贪恋,遐念。

我深知这对他是一种亵渎,他生来要普渡众生,而我只是众生之一,在他的眼里,我察觉自己的渺小。

心动即原罪。


不久教中来信,情况并不乐观,我一边儿养着伤一边儿对着策。

武林盟主死了,罪证竟然指向了我的得力手下三月。

等伤好得差不多,大概过去一个多月,也入了冬,因有种很难再见的预感,我本想与他告个别。

可怕自己贪恋在与他相处的时光,最终选择在他出门时离开。

我将屋子打扫干净,被褥叠地整齐,收拾了我自己的剑,我缓步踏出房门。

仿佛怕惊扰了那沉静的美好,我轻轻合上木门,好像我的到来只是黄粱一梦。


屋外的地上铺了一层薄薄的雪,一如他雪白的僧袍。

没想到他今天回来的这样早,我摸了摸鼻子。

“嗯……我要走了,这些日子多谢大师的收留。”

“嗯。”

他神色依旧温淡,我无端地生出一种失落来,摇了摇头,擦肩而过,留下茅屋外两排浅浅的脚印。

我并未注意到他后来的转身凝望,也没看到他空空如也的背篓。

一声叹息在白色的天地间散开,带着些悲悯。


回到教中便听到手下汇报,三月已被抓了去,怕我不好好养伤出来蹦哒,瞒着我没告诉。

七天,整整七天,我被蒙在鼓里耽搁了七天的时间。

这七天可能已经磨去了三月的半条命。

那些伪君子定是在三月面前原形毕露,一个魔教妖女,长得还清秀,脚趾头都知道三月会遭受什么。

外面声讨四起,威胁我出面迎战。

我站在魔教大殿之上俯视着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

面对一个个人义愤填膺地说出我的罪状,我不禁有几分茫然了,明明我没有做过,可却如此恨我。

看着三月带着镣铐,浑身是伤,衣衫破烂,裸露的肌肤青紫斑驳,被两个人强迫着跪在地上。

我的眼中闪过猩红的暗芒,一直坚持的清者自清真的对吗?

当初成立门派不过是为了给率性之人一个容身之所,我自问从未无端残害他人,只是在他们眼中狂妄了些。

“劳烦诸位嘴中的帐先给我放着,先清算清算我座下护法的帐。”

看着鸦鹊无声的众人,我冷漠地嗤笑了一声,正派的人到底是怕死,敢做不敢当。

那就看谁先成为剑下魂吧。

教众们一个个也提剑跟我往前冲。

我顿时感觉胸口温热,哎,这帮不开窍的。

一场所谓的正道围剿就这么开始了。

曾经我也想过,拼上魔教众人的鲜血也要来出这口气,但教众的生命何其无辜。

飞身而下,决定救下三月就赶紧遁逃,教中有密道,只要我拖延住时间,可保至少一半的人安全。

我手下的产业即使不靠混迹武林,也能让大家过上不错的生活。

只是为了年少时的一腔热血,遭了这场无妄之灾。

罢了,人数相差悬殊,今天是必死无疑了。

很快,我手中剑不停,一时身上铺了层血衣,还好今天穿的是黑色。

我去了三月手脚上的镣铐,咬着牙给她披上了我带血的黑色披风。

“能站住么。”

我问她。

“能战。”

她答。

猛地,我心下有些酸涩。

我与三月周围已经满是尸体,她踉跄着背对着我站起来,我把手中的剑递给她使唤,自己去挑捡死人的剑使。

忽得,胸口钝痛,我惊诧地看着从后心刺进我胸口的剑尖儿,很熟悉,前不久我还使着它杀人。

竟有些难受。

三月的武功是我一手指点,她使了全力。

她到底嫉妒我了。

也难为他们搞了这么大动静却只为了换一个傀儡,围剿的目的不在魔教,而在于魔教教主。

剑身抽离......

血花洒在了已经被杀戮踩踏的雪上,倒地前的一刻,我仿佛闻到了倾心的檀香。


我做了很多噩梦,梦中我浑身上下都是血,眼睁睁看着我曾经熟悉的人一个个离我远去。

我大声叫喊着,直至恳求,伸手去拦,却只触摸到一片空洞的黑色。

噩梦之中的我便是这样歇斯底里,直到他的出现......

他一身白布僧袍,踏月光而来,轻身落下,好看的手指轻轻点向了我的眉心。

刹那之间,我就留下了眼泪。

他的指尖温凉,令我贪恋,我不由自主地抱住他,他却在我怀中化作一缕缥缈白光,向上飞去了。

我伸出沾满鲜血的双手,疯了一般去抢回灼手的光。


双手突然被一双温凉的手掌握住,我睁开眼睛,是他,带着温淡的神情,眼神中似乎有些悲悯。

我竟没死。

我朝他笑了笑,他竟也笑了。

暖阳春风不及此人眉梢。

如今我不是教主,只是一个受伤的女子,不知能否伴他身侧......

正想着,似听到他一声恍若隔世的叹息:“注定的劫数”。

劫数?我来不及追问,便再次沉沉睡去......


我不知,他将我抱回草屋,为救我性命,自损心脉,费一身修为向寺院求药,终是抢回我已无的生息。

我睡去,那人在我唇上落虔诚一吻,不掺半分杂念,静静伫立于塌边凝望,忽得嘴角沁出鲜血,他缓步出了屋子,向来轻盈的脚步变得沉重。

终是动了凡心吧。

外面下着雪,一脚深一脚浅。

他手持佛珠而立,渐渐没了生息,雪落成衣。


我从梦中惊醒,注意到塌边一老僧神色悲悯,同一句叹息:“注定的劫数。”

“他呢。”

我问。

“慧僧于此,阿弥陀佛。”

老僧悲哀的闭了闭眼,手掌摊开,躺着一颗晶莹剔透的舍利子。

如坠冰窖,我怔愣了一会儿,铺天盖地的悲伤袭来,心口阵阵绞痛,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原来那日一见,他便卜出我是他必经的命劫。

两次相救,皆是源于他最后一刻的慈悲。

我,便是他的罪与业。




(花棉古言作者-孤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夜晚,繁星点缀星空,皎洁的月光如水般洒下,为世界披上一层晶莹光华。 神雕侠侣世界。 月光下,一处空地之上,...
    f2a43b2cb48f阅读 51评论 0 0
  • -01- 星空璀璨 深夜,天空一片黑暗。 寒风呼啸,卷动着天上的云彩到处飘荡。 估计是由于寒风太过冷峻,月亮竟然隐...
    葡萄成熟透阅读 655评论 31 25
  • 久违的晴天,家长会。 家长大会开好到教室时,离放学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班主任说已经安排了三个家长分享经验。 放学铃声...
    飘雪儿5阅读 4,463评论 16 21
  • 创业是很多人的梦想,多少人为了理想和不甘选择了创业来实现自我价值,我就是其中一个。 创业后,我由女人变成了超人,什...
    亦宝宝阅读 712评论 1 0
  • 今天感恩节哎,感谢一直在我身边的亲朋好友。感恩相遇!感恩不离不弃。 中午开了第一次的党会,身份的转变要...
    迷月闪星情阅读 7,196评论 0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