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冥出鞘念碧落,墨谂情破三世劫(倾世篇)

北辰洛堇
亦执着,不问曾经伤痛几何。一世花开,半世浮华,染指流年,几许人覆行岁月之流。

——写在前面

上尹山庄后山的橡树林下,一身穿黑色锦湖衣的男子立于穿林而过的浅溪旁,眸子紧闭薄唇微抿。他,便是上尹山庄的少庄主,萧痕。虽然刚下过雨,但冬去春来天气倒是暖和了不少。萧痕眉头不知为何突然微皱,风里也透着一丝紧张的气息,一把青色长剑自林子深处射出直逼向他。萧痕并没有回身,敢在上尹山庄拔剑,这人的胆量还是有的。而当长剑越逼的近,萧痕倒是舒展了眉头,竟没有半分想要躲开的意思。

一个深蓝色身影闪过,在剑离萧痕仅半寸远的时候抓住了剑柄,以最快的速度转到萧痕的身后,将那把青冥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尹沐婷弯起的嘴角透着些得意与嚣张,“师兄,这么多年不见你功夫怎么不长反减了呢?”

“或许是你进步的太快”,萧痕的脸上看不到太多情绪,但语气比起平常总归是温和了许多。“去了炎国快两年了吧?身体好了吗?”

“师兄,现在你不是更应该多想想自己吗?”尹沐婷晃了晃手中的青冥剑,手里小心控制着力度,她怕不小心伤了他。

“要不你试试看你的青冥剑是否碰的到我”,萧痕依旧背对着她说道。

尹沐婷半信半疑将剑逼向萧痕,可当剑刃离萧痕脖子只有一毫厘处,却怎么也再进不了半分。萧痕嘴角上扬一个不太清晰的弧度,在尹沐婷不注意之时伸出手指,食指和中指并立便弹开了尹沐婷的青冥剑。尹沐婷张大嘴巴看着傲然地转身向琼苏亭走去的萧痕,摇头自愧着自己的不如,大师兄依旧是大师兄啊,即使是从父亲那里偷来了青冥剑也败的这么惨烈。

萧痕坐在琼苏亭的栏珊上,一只手里握着酒盏。听到有人进来,尹沐婷惊慌失措地也跑进琼苏亭,整个人藏在萧痕身后。

“你回来后不会还没去见义父吧?”萧痕低头看着蹲在地上的尹沐婷。

“我这不是关心你的进步,先来试探试探你吗?你快先帮我度过这关。”

来人一身白衫,年纪看起来不大,看见萧痕脸色突然变得谨慎许多,马上上前行了礼,“大师兄,沐婷师姐今天回来了,庄主派我来问您,是否看见过师姐?”

萧痕再次低头看了看尹沐婷并没有说话,尹沐婷紧张地示意他不要说自己在。那个小师弟以为他没听清,提了提嗓音继续问道,“师姐从师父那里偷偷拿走了青冥剑,所以师父很生气,如果……。”

小师弟没有再说话,因为萧痕一直看着他,虽然看不出什么怒意,但这位小师弟硬是没敢再说下去,“或许师姐去了别处,我先去庄里其他地方看看。”

尹沐婷站起身用别样的眼光直盯着萧痕,“大师兄,你说你为什么就不能偶尔地上扬一下你那小弧度呢?好歹蒙拓小师弟也跟了你少说有五年了吧,怎么还是怕你怕成这样呢?”

萧痕起身想要离开,尹沐婷跳到他前面挡住去路,“大师兄,我为了你可真是操碎了心啊,好吧,就让师妹我来教教你怎么笑吧。”

尹沐婷的笑还未做到底,萧痕突然喊了一句“蒙拓”,不出五秒的时间,蒙拓已经站在了琼苏亭外,看见尹沐婷就傻笑着,“师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尹沐婷一副呆然的神情,“蒙拓小师弟,你走出那么久也能听见他的声音?”

蒙拓傻笑了笑,“大师兄用了内力传音,再说这几年跟着大师兄练武,蒙拓的听力练的敏锐多了。师姐,我们走吧,师父正在前厅等着您呢。”

尹沐婷手撑着下巴一副在深思的模样,“蒙拓,如果我现在要从你手底下逃出去,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

蒙拓一副不解的模样,但还是老实回答,“如果是我,以师姐古灵精怪的性情逃脱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五十,但是……”,蒙拓看了一眼萧痕,“既然大师兄把我叫回来,想必是会帮我的,那师姐要逃脱的可能性绝对是零。”

尹沐婷把目光投向萧痕,原以为他会手下留情,没想到萧痕只是微点了一下头。

尹沐婷有种悔不当初的觉悟,“大师兄,小师弟,我从来不知道你们这五年的关系,现在已不是我这个青梅能比的了。也罢,我尹沐婷今天认了。”

蒙拓难为情地摸了摸后脑勺,尹沐婷却趁他们不注意已经飞了出去。

蒙拓再次不解地摸了摸头,“大师兄,我记得师姐只要一进橡树林不是必迷路的吗?她怎么还逃向那个方向了呢?”

萧痕没有回答他,“去吧,尽量不要跟她周旋太多时间,她现在还不益动武。”

“是,大师兄。”蒙拓离开,萧痕走到浅溪旁继续凝神。跟那个人约定的期限快要到了,他必须在那之前以最快的速度与墨谂剑合一。

簌阁的琼花树下,萧痕站在那里抬头看着含苞欲放的琼花。尹沐婷趴在墙上本想跳出去吓吓他,以报白天之仇。当时一着急忘了方向,橡树林里的她很快失去了方向,本来百分之五十的逃生几率就偏偏变成了百分之一。她被蒙拓追到后不仅被父亲没收了青冥剑,还被罚半个月禁足,可都是拜这位大师兄所赐。只是还未等她出去,一抹黑影闪过跪在萧痕身前。

“公子,消息已经放了出去,是否马上把计划部署下去?”

萧痕沉默了几分钟,“延后一个月。”

“是,公子。”那抹黑影很快消失在夜空下,尹沐婷的神情也暗了下去,她翻过簌阁的围墙回到自己的芜阁。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南宫瑾珩,你还是没有忘记那段往事。萧痕,谁能想到他就是当年南宫王朝禹王爷的遗孤南宫瑾珩呢?在那场厮杀里,所有人都以为禹王爷一门无一幸存。而尹沐婷也是在一次贪玩时偷偷进了父亲密室才不小心听到的。当年的禹王爷如何被陷害,落得满门抄斩。娘亲如何救出了萧痕,自己却死在了那场血杀。父亲如何暗示萧痕不要去报仇,他却故不明真意。

感受到身体深出传来的疼痛,尹沐婷咬咬牙忍着。从小到大她异与常人的体质让她无论受了多重的伤都能比别人更快地恢复,而与之同来的代价便是那常人无法企及的疼痛。而随着年龄增长,疼痛的次数也多了不少。

听到隔壁簌阁传来的剑声,尹沐婷望向那个方向,他,又在练墨谂剑吗?南宫瑾珩,这一生你都无法顺从所有人的心意,安静地过一辈子吗?纵然娘亲为了救你牺牲了自己,纵使我们有着一纸婚约,你也还是要孤注一掷吗?

水天一阁的二楼,看着不断走进的达官贵人皇室宗亲,尹沐婷不得不佩服当年重建了这个地方的人,南宫羽冽。号称江湖与皇室枢节的水天一阁,在经过那个传呼其神的冽王爷之手后,真正成为了天下第一情报枢纽。只是三个时辰,尹沐婷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而后策马离开了京都城。

京都城外的树林里,尹沐婷倚在枝头上看着天上繁星。自己出庄已经三天了,估计这会儿父亲早就知道自己逃跑的消息了吧。那么萧痕,他又该作何反应?

“你可真是会挑地方”,听到这个声音尹沐婷吓得差点没从树上掉下去。北辰洛堇就坐在另一根树枝上,撑着下巴看着她。

“堇儿,你倒是很守时啊”,尹沐婷再次躺了下去。

北辰洛堇也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另一枝头,“曾经某个人告诉我,这是人之根本。”

“好快,又一个两年到了吗?”尹沐婷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

“嗯”,北辰洛堇回应了她。

“堇儿,如果我舍去第三个两年来启动引灵力,你会帮我吗?”

北辰洛堇平静的脸上难以掩饰惋惜的神情,“倾世姐姐,你决定要帮他了吗?”

“我无法看着他走进那个人的圈套。”

“何去何从由你来定,我只是完成自己的使命罢了。只是倾世姐姐,如果南宫瑾珩知道了这一切的代价是失去你,不只他是否会后悔他今天所做的一切。”

尹沐婷没有回答,至少她不觉得萧痕会后悔,因为他现在所做的,是他计划了半辈子的事。而自己,他是否从未放在心上过,哪怕一毫。

树枝突然摇晃的厉害,尹沐婷和北辰洛堇都没站稳落了下来。北阳黯突然从林子暗处走了出来,只是递给北辰洛堇一只琉璃瓶。

尹沐婷气不打一处来,自从自己去了炎国养病,隔月来送药的人从温柔莞尔的北辰洛堇换成了这位冷酷无情的炎国战神,自己没被引灵力吞噬,倒是差点被这位大神气死。“战神,虽然我知道你黯渊结界很厉害,也不要在我面前晃点好吗?本姑娘我也是拥有引灵力的人你不知道吗?”

北阳黯瞥了一眼尹沐婷便把目光转到了别处,北辰洛堇接过那琉璃瓶塞给尹沐婷。这两年来估计她最大的乐趣就是看这两人互掐,而自从遇到尹沐婷,北阳黯的话似乎也多了起来。

不过,北辰洛堇摸了摸琉璃瓶,“云黯,这药怎么是凉的?”

“我从北辰涯赶到这用了一天一夜,即便是春天了也该冷了。”

“北阳黯,你还能再敷衍一点吗?”

“不能,辰主。”

“……。”

尹沐婷忍不住笑着,“战神,你刚到时呼吸微喘,不会是被人追踪了所以来不及护着我的药吧?”

北阳黯似乎来了兴致,“比在炎国时聪明多了,我来的时候看到了南宫瑾珩,为了躲他还真是废了不少功夫,他的墨谂剑也不愧是南宫王朝的镇国之宝。”

提到南宫瑾珩,尹沐婷的神色明显不太一样了,而她手里的青冥剑像是受了什么感应一般晃了好几下。

北辰洛堇的视线飘过那把剑,那把同墨谂剑一起被称为厮守之剑的青冥剑,没想到仅这个程度就可以感应如此强烈。

“该走了”,看着有些出神的北辰洛堇,北阳黯说道。

“倾世姐姐,既然你等的人来了我们就先离开了”,北辰洛堇匆匆离开,她不想见陌生人,她相信除了北辰涯的人,云黯也不想见到别的人。

萧痕勒马停在尹沐婷面前,青冥墨谂两把剑相见也都终于安静了下来。他下马将披风解下披在她的身上,“为什么要去水天一阁?”

尹沐婷看着一脸不太高兴的萧痕,又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那些人。怪不得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自己,看来水天一阁的那些眼线,果真是他的。而他也终于让身后的那些人重见天日,这么说要动手了吗?“师兄,你不会停手的对吗?”

萧痕顿了一下,“你都知道什么?”

“很多。”

“多到什么程度?”

“南宫瑾珩,娘亲舍弃自己救出的人。”

萧痕看了尹沐婷好久而后侧过了脸,对着后面那些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人便都退后了一些距离背对了他们站立。

“沐婷,无论以后发生什么,记住都要保护好自己。”

“你当初选择入住簌阁,应该是因为娘亲吧,如果是这样你就应该知道她希望你过什么样的生活。”

“沐婷,你知道当时我为何给自己取名为痕吗?”

“你跟了娘亲姓我知道,但……”,尹沐婷像是反应过来什么,“所以从答应娘亲的那一刻起,你就从未想忘记过那晚任何的痕迹?”

“沐婷”,萧痕抬头看着那不太明朗的月,“我会答应师父是希望她瞑目,可这个仇是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不然那个晚上,我怎么都不会允许自己苟且偷生。”

“那你想过我吗?”,尹沐婷的话让萧痕的眼里闪过一瞬的无措,“想过我们的一纸婚约,想过娘亲临终对你的许托吗?南宫瑾珩。”

萧痕握着墨谂的手紧了十分,这么多年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即使是那一纸婚约。可是,他怎么可能回头。“我会叫人送你回去。”

萧痕转身上马,把跟着他的人都留给了尹沐婷。

“瑾珩”,尹沐婷再次叫了这个名字,萧痕不为所动的表情下心颤了许久,这个名字,17年来未曾有人喊过了。但尹沐婷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任萧痕消失在那条小径。其实她只是想问,想问若是会失去自己,他可否会后悔?但又突然觉得毫无意义。

回北辰涯的路上,北阳黯看了一眼北辰洛堇突然开口,“只要倾世启动引灵力,古辕的力量又会增进一分,两年前你却为什么要帮她压制?”

“纵然我很需要古辕的力量,可要在别人不需要的基础之上。”

“她为了南宫瑾珩,这次应该会放弃自己。”

北辰洛堇点了点头,“南宫瑾珩是倾世姐姐的变数,这世上有很多事明明得不偿失,却依旧义无反顾地奔赴而去。”

“比如洛水殇吗?身为你变数的他也让你不顾一切吗?”

“你一直这么认为吗?”洛堇看向北阳黯,北阳黯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可是云黯,他从不是我的变数,而是反过来,我才是他一生的变数。他这一生违背天意,逆着天命也要护住的变数。”

北阳黯看着她,眼底有着一些探究,他从未见过一个女子,心可以沉寂到如此地步。

洛水之畔的那棵老枫树下,北阳黯为睡在那里的北辰洛堇披了一件鹅绒披风。记得刚来北辰涯的时候是不习惯洛水这么大翻腾声的,这么久了,现在竟觉得悦耳多了。

“南宫瑾珩最终的行动会在今天吗?”北辰洛堇不知何时醒的,北阳黯只是点了点头。

“云黯,我把倾世姐姐接来北辰涯小住你觉得如何?”

北阳黯像是认真考虑了一下,“我估计北辰涯以后永无宁日了。”

“那也比如此安静的好。”

南宫王朝行宫别苑,南宫瑾珩的隐卫被泓王爷挡在城门外。双方都死伤不少,只是如果南宫瑾珩不放弃,朝廷这边估计支撑不住。

“珩儿,不要再错下去了。”泓王爷有些乞求般说道。

“皇叔,从您和师父救下我的那一刻,你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不管今天拦我的人是谁,我都不希望是皇叔您。”南宫瑾珩态度坚决,没有丝毫要退的意思。

南宫泓也没有想让路的打算,今天的南宫瑾珩已不是昔日的萧痕,只是,今天这道门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过去。因为他怕,怕他后悔一生。

可南宫泓究竟还是小看了他,他甚至没看见墨谂是如何出鞘,自己已经倒在一旁动弹不了。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他冲了进去,而自己无能为力。当箭如雨下,十七年前那场血杀像是重现在眼前。冲进去的人一个个倒下,只剩下被残余的隐卫护在中间的南宫瑾珩。

南宫瑾珩单腿跪地,他回头看了一眼南宫泓,也终于知道了他拼了命也要拦住自己的原因。只是,他南宫瑾珩怎么可能会输?那个人的手段,他又怎么会不知?挥出墨谂剑震向空中,在城门另一头的厮杀声渐渐清晰。

南宫泓不可相信地看着这一切,原来他早就知道,知道黍王会以犯上为名,违背禁令带兵围在行宫里边,像十七年前斩除禹王爷一样斩除他。

只是当看见从城门里走出的那一抹深蓝色身影时,南宫瑾珩也惊愕不小。怎么可能会是她?

尹沐婷从城门内走出,脸上是和平常一样调皮的笑容。一步步,提着那把剑走向南宫瑾珩,而剑上的血仍一滴滴流下,“是南宫黍的血”,她将那把剑扔到地上说着。

南宫瑾珩眉头皱的更深,在南宫王朝一个用剑的人若剑被人所夺,只有一个结果,性命被夺剑之人拿了去,剑再无主。“你此刻不应该是在芜阁吗?”听得出,南宫瑾珩是强忍着怒意。

“你不在没意思,就出来玩了。不过,路过这里就顺便替你手刃了仇人,如果要谢我,等回了山庄再行谢过吧。”

尹沐婷想离开,可南宫瑾珩抓住了她的手臂。“我不想你卷进来,你不明白吗?”

“可我更不希望墨谂沾上他的血”,尹沐婷侧过脸看着他,“我不愿意以后当你看着墨谂的时候,想到的会是今天血腥的一幕。”

南宫瑾珩怒气瞬间消退,握着她手臂的力度却未减丝毫。“可你明明打不过他的,即使是用墨谂,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所以说我最厉害呗”,尹沐婷玩笑道,“师兄,你自己都说过是我进步太快的。”

南宫瑾珩瞥了一眼青冥剑,剑柄的青光比起往日弱了许多。难道?除了那一步她根本不可能是南宫黍的对手,南宫瑾珩觉得心在那一刻竟痛的入骨三分。“你,你启动了引灵力?”

尹沐婷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南宫瑾珩接住她飞身上马,他必须马上回到上尹山庄,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义父身上。只是当尹沐婷的父亲留着泪摇头的时候,南宫瑾珩依旧是不太相信的。

簌阁的琼花树下,尹沐婷坐在旁边看着一直没有说话站着的南宫瑾珩。“还记得你刚到山庄的时候,就非得住进簌阁,尽管你知道那时这里已是我的闺房,也没有丝毫退让。我还不情愿地跟你打了一架。小的时候我不懂为什么上尹山庄那么多院落,你却偏偏选了簌阁,直到那晚,我知道娘亲是你的师父。”

“尽管如此,我还是同意让你隔墙建了芜阁。”

尹沐婷忍着痛勉强笑了笑,“从小到大,你对我从来没辙的。”

“并不是没辙,而是愿意纵容,为了对师父的承诺”,尹沐婷诧异地看着南宫瑾珩,她原以为不愿有任何牵绊的他,是不想记着这份承诺的,可此时他却说的如此认真。“答应了照顾你一辈子,又怎么会不认真履行。”

南宫瑾珩坐在了尹沐婷对面,“沐婷,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无论什么时候,一直都这么快乐地活着,拥有笑容的你是我灰暗的一生里唯一的光芒。”

尹沐婷努力笑着点头,只是南宫瑾珩突然出手,尹沐婷便晕倒在了桌子上。

“出来吧”,话音刚落,北辰洛堇便站在了簌阁,“堇姑娘,接下来的时间就要麻烦你了。”

“南宫瑾珩,你真的想好了吗?没有了引灵力你便从此成为一个普通人,也无法再驾驭墨谂剑。”

南宫瑾珩拥有着引灵力,这是北辰洛堇未曾料到的。当年南宫王朝的冽王爷南宫羽冽就是得到了古辕至纯的引灵力才将墨谂剑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成为了一代传奇性的亲王。没想到这么久之后,南宫瑾珩会成为第二个这样的人。他的引灵力并不在北辰洛堇的使命范围,他本来完全可以成为第二个南宫羽冽的。只是,没想到一向漠然的他如今为了倾世姐姐,竟可以放弃这天下唾手可得的一切。

“大仇已报,这天下又哪里能与她相比。”

“如果知道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代价是失去她,你还会一意孤行吗?”

“该做的还是要做,只是,如果知道她会这么选择,我绝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等她醒了,我会告诉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想,这才是她一直想要的。”

南宫瑾珩俯身在尹沐婷发间落下一个吻,“愿此生,我们还会再见。”

北辰涯风潇岭外,北阳黯与尹沐婷又大打出手,青冥剑遇上黯渊结界,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看头。北辰洛堇无奈地摇摇头,坐在雪辰阁上遥望观战,只是偶尔当尹沐婷处于下风时,挥起古辕把北阳黯扇到一边,尹沐婷便逮着机会对付着一脸苦闷的北阳黯。

“堇儿,你偏心是否也该有个限度?”北阳黯一边应付尹沐婷,一边得空喊到。

“等到她身体完全好了,我管你们怎么闹”,洛堇转身走进雪辰阁。自从尹沐婷回归,这里的寂静似乎少了许多,她喜欢这种感觉,不至于太过空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