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

隔壁科室来了新同事,我当时在外面出差没见到,听说是个很文静的小姑娘。这天我刚进电梯,后脚就跟一张白净漂亮的脸打了个照面。

“老黑!”

“哎?”

“不记得啦?我是杨杨!”

后来才知道,所谓的文静姑娘就是这货。我跟杨杨高中是同桌,毕业之后很久没联系过,居然进了同一家公司,这世界真小。

“好久不见,晚上一起吃个饭?”下班的时候我去找她。

“林工,你们认识?”旁边老胡忽然问道。

“啊,高中同学……”我随口敷衍。平常就不太愿意理这老胡,仗着一张小白脸三天两头换女朋友。

“那晚上一起吧,海底捞怎么样?”

我刚想问问杨杨,发现这货眼神一直在老胡身上游离。

行吧。

饭桌上,老胡一脸真诚地说,那天看到“宝宝”——老胡现在这样称呼杨杨,走在上班的路上,阳光正好,留着齐肩短发的她手里拿着一只苹果,白色的羊毛围巾随风轻轻扬起,他就发了誓,一定要把这个姑娘娶回家。我有点想笑,这个台词明明是我写过的。但是看着杨杨一脸的感动,我也识趣不提,扫兴不如捞肉。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杨杨跟我说,她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想安安淡淡收心过日子,踏踏实实提高生活质量,我给她默默点了个赞,心想要是老胡也这么想,那我也算功德无量。

结果没出俩月,老胡就有了新欢。新欢是隔壁公司的白领妹子,肤白貌美大长腿,一副高冷女神范儿。知道老胡劈腿的时候,杨杨正在老胡家里给他织毛衣,织到一半看到我发的老胡跟新欢搂搂抱抱的照片,直接撅弯了毛衣针,说下周一晚请我看大戏。

那天我如约跟杨杨去了一家西餐厅,几个有点面熟的汉子把渣胡从里面拽了出来。杨杨盯着他的脸,渣胡刚要说话,杨杨反手就是一个大耳贴子。渣胡目瞪口呆,看看我,一脸的不敢相信,我没笑,心里暗爽。杨杨撸起袖子,露出一条花臂,不知道从哪接过来一个酒瓶子,抬手就朝渣胡脑袋招呼。渣胡没反应过来,直接被干翻,一手撑地一手捂住脑袋上的大包,竟然喃喃道:“宝宝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杨杨一脚踩在渣胡胸口,啐道:

“宝你妈的宝,叫爹。”

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十年前高中部一人打红半边天的女恶霸花臂杨又回来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