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敏:定格瞬间

微风吹过,此起彼伏的浓郁而又微苦的香甜经久不绝。黎明的脚步将世界踏醒,迎来了车水马龙的早晨。

    “这个会不?”“这道题怎么写?”“这题的答案为什么是这个?”“哎嘿,我又来了……”在这一年里,这几句话犹如影子一般,同我如影随形,仿佛已经和我融为一体。当然,是我对别人说的。

    我觉得她都快被我问烦了。

    她是我的前同桌,令人惭愧的是现在都不是同桌了,还要经受我的“念叨”。金秋十月,丹桂飘香,空气里氤氲着花香,若有若无的让人忘记疲惫。彼时的我却无心欣赏。只见有个浑身散发着颓废气息的初三生,满脸懊恼,一声哀叹:“题目果然还是做少了。”桌子上静静的躺着一道数学题,如果它有眼睛的话,一定是在和我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在一阵“精神交流”后,我败下阵来。没骨头似的趴在桌子上,“啊啊啊题目我不会!”“没事我教你。”旁边传来一道声音,是她诶。

    那一瞬间仿佛定格了,空气里的花香似乎更浓郁了一些,浓的让人为之心醉。微风吹来,撩起额前的碎发,也撩动着我眼里的倩影。光阴流转,回溯往事,一片片记忆的碎片从脑海中划过,那数不清的段段记忆里,似乎从没有人坦然的对我说:“我教你”。

    且看她拿起铅笔,笔尖落在了图上,留下一条条炭迹,图的旁边密密麻麻的公式。她的语速很慢,讲的过程中还不忘问几句“对吧?”“懂不懂?”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窗外的天空异常的湛蓝,温暖的阳光倾泻进来,照亮了一室的阴暗,也扫除了我心里因烦躁而升起的阴霾。那光映在她的脸上,配上那因为看题目而垂下的眼睑,显得她更加温柔又耐心。

    记得走廊拐角初相见,似香雾笼娇锦霞围艳,一双眼尽显朝气,与那时的温柔完美结合。霜凝干里碧,只是为了定格一个瞬间,露重枫叶红,也只是为了定格一个瞬间,为了定格那最难忘的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