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飘飘

96
田卜伟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6.2 2019.01.31 22:23 字数 1046

早上一出门,漫天的雪花飞舞,一整个冬天都没有下雪了,终于下雪了。雪也是终于下了,也不知是为了迎接崭新的一年而下,还是为了欢迎远方回家的游子,更或许是一个冬天都快要过完了,不下也确实有点不好意思,也该意思意思了。远处的昏黄路灯下,雪花欢快的跳舞,你追我赶,迫切地想要落地,为装裹出一个雪白的童话世界而努力着。然而此时的温度已经略显暖和,往往在落地的一霎那,雪花早已经化身成一滴滴水被喷洒在地上,有种飞蛾扑火的感觉,只为享受在空中飞舞的美丽瞬间,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仰起头,看着满天你追我赶,摆弄着娇柔身段的雪花,总想要抓几颗握在手心里,然而等你左抓右抓,好不容易抓到的时候,摊开手来,得到的却都是一滩水。很想好好看看雪花到底长啥样,是否像书里描绘的样子,但很是努力,依然没有看清楚每片雪花到底长啥样,也只能望雪兴叹。唉,也不管你长啥样了,只要你到来了,就是一个令人欣喜的时刻。

满天飞舞的雪花,飘到了上小学时课文里学到过的《第一场雪》,前面的内容几乎都忘记了,只记得课文的后面听老师不住念叨过的内容,”瑞雪兆丰年,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因为从小吃馒头长大,更或许是小时候写作文时,大家都喜欢在作文里引用这几句,因此这几句也就深深的落在了脑海深处。而那时的雪,也确实下的厚实,每年的冬天都要下好几场,几乎是接连不断的,让人感觉整个冬天好像都是在雪的包裹中度过,而冬天也和雪的关联是最密切的,亲如兄弟。如今,再也很难遇到小时候那般频繁而雪厚的冬天,薄薄的一层雪已经足够让人兴奋好久了,况且还需要盼好久,好像不盼它就不愿来一样,往往是天都阴沉了好久,天气预报早早都预测到有雪要到来了,人们也早已做好了下雪前的各种准备,而现实往往是一场空,一场空也就算了,但一个冬天遇上几场空,也着实让人憋屈。于是,人们也只能习惯,只能接受这个不得已的事实------冬天不下雪,但不下雪的冬天还能叫冬天吗?

满天飞舞的雪花,飘到了《平凡世界》里那个黄土高原上的县立高中,飘到了那个长的高瘦,穿自家老土粗布的孙少平身上,虽说吃的是最差的,穿的也是最烂的,但那种对知识无比的渴望之情,支撑着少年的梦想,让他能够去克服种种困难,在他平凡的世界里过着平凡但励志的生活。而今的我们,生活方面自然是无忧,是否也能够像年轻的少平一样,充满斗志,不管是在外遭白眼的揽工日子,还是在煤矿那艰苦的环境中,都能够撑起自己生活的一片天来。

雪下地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倒映出我躺在雪中伤痕,下吧、下吧,再下的猛一点,疯狂一点,漫天的雪花飘飘。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