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矫情慰深情

字数 4169阅读 173

饶雪漫曾说过,喜欢的歌静静的听,喜欢的人静静的看。这就是我的少女时代。很简单,和很多人一样,每天两点一线永远是生活的主旋律。但尽管如此,在青春荷尔蒙的驱使下,不安分的因子依然弥漫在这看似平静的生活中。躁动着小心翼翼的跳跃着,生怕别人发现自己的秘密。青春的我们更像一个伪装者,伪装到连我们自己都忘了孰真孰假。到最后,青春的故事大多无疾而终,仿佛残缺才是青春应有的姿态。谈青春的人大多被称为矫情的代名词,小小年纪不足以谈感情,可谁又规定青春里只有无病呻吟,没有款款深情呢?

《我的少女时代》我在电影院里泪流满面,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好像眼泪只是为了祭奠曾经,冲刷了岁月好让那些想与不想的记忆再次明晰。

“丫头,最近在忙啥呢”。很巧,是他。给我的泪流满面似乎找到了理由。人总会给各种巧合穿上华丽丽的外衣,所有莫名的悸动,都是所谓巧合造成的歧义。就这样,六年。又一次电影一般放映着。

2008年9月。还记得第一次看到木子曰的时候,穿着黑白条纹的长T恤,眼睛小小的,个子不是很出众,但是背很挺,很直。开学第一天就自告奋勇当了临时体委,从此带队喊号,体育课主动扔铅球。没有任何交集的情况下,我竟然莫名的讨厌他,没有来由,向来讨厌过分踊跃的人,向来讨厌没有任何能力还到处显摆的人,在我看来他就是这样的人。最搞笑是他的名字,还木子曰,我还孔子曰呢!即便他并没有做任何过分的事情。

阴差阳错和他第一次成为同桌,大概是因为一次混乱的换座,桌子并到了一起。那时候别人都为找到一个新的同桌而兴奋不已,而我已经陷入新一轮的焦虑之中。我对他从一天起便采取三不政策,不说话,不打扰,不争吵。然而他却很有自嗨精神。有一次他玩儿着玩儿着把油笔水吸了进去,之后猛地狂吐,折腾半天,舌头上还都是蓝色,他拍了拍我,指着舌头问我,还有吗?我对他这种幼稚的行为很是恼火,但依旧冷静而淡定的略微不屑的说,没了!事实上,我的眼都没抬一下,头一扭便迅速扭回来了。怎么会有这么邋遢的人,看着他那带有口水的卫生纸已经静静的躺在我的桌子上,呵呵。顿时感觉空气中都弥漫着口水的味道。

之后,换座了。我一个人坐在靠窗子的位置,每天晚上写作业写累了,都会看一看学校外面那条马路上的车来车往,以及路边的那些霓虹。那时候自己对星空有着特别的执念。下课开开窗子看着繁星点点,心里会莫名的敞亮起来,看着看着竟然也没有那么累了。

然而。老师又一次给我换了座位。初二,第二次和他同桌!2009年12月。

那天起,彻底让我和我的孤独隔绝。那时自己是语文课代表,总是很霸道的以收作业之名看他的每日一记,读他的文字,突然觉得他并不是一个很开朗的人,原来初中是他第一次住校,虽然是男生但依然会感到恐惧和害怕,我小心的端详着自己身边的这个人,原来没有那么搞怪,他也很脆弱。我竟然心生怜悯。好吧,不再讨厌你了,我暗自对自己说。渐渐熟络,说来也有趣,同桌,在上课竟然也传起了纸条,和他突然有很多话,哎,放假出去玩儿没有啊,没有!啊?你咋和黄花大闺女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有时不耐烦,会和他说,别和我说话,看到你就过敏……和他调侃,渐渐成为习惯,因为他总会激发我的斗志,看着他无奈的样子,我真是欢喜。那时刚配眼镜,长时间带着眼睛总会很疼。他总会和我说,刚刚戴总会有不适应的,你,闭会儿眼或者把眼镜先摘下来,数学题,你抄我的就行。那时他总是奇怪我为什么总是可以毫无顾忌的大笑,还拜我为师,天天叫我师父。而我也特别大言不惭的传授他快乐的秘诀。那时我们从第一排,换到过最后一排,我还记得,上课很吵,我不耐烦的问他怎么那么多人说话,他悄悄靠过来,对我说,没事儿,别管别人,听自己的课就好,唉,没办法,慢慢习惯吧!那一刻,第一次觉得很安心。

后来又换过几次座位,不论是不是和他同桌,他总是在我前后左右不会远过两米,这是缘分吗?

记得他在我前面坐的时候,我总爱拿脚踢他的凳子,他总是迅速的转过头或者靠在我的桌子上,尽管我每次都是捣乱,而他也每次也都不厌其烦。记得他把我笑三节课的事情告诉别人,坐在我前面向我赔礼道歉时的无措与无奈,那个样子真的特别搞笑。记得他竟然记住我的偶像大幂幂,每天拿个杂志在我面前晃,看,杨幂,杨幂啊!

很奇怪,我会很难过他给别的女生讲题,很恨自己不能和他一起讨论数学题,很气愤别的女生在我面前提起他,提起他我不知道的一些习惯。我一度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并因此怪罪于他,开始不和他说话,开始处处躲他,开始排斥他和我说每一句话。我和他的气氛没有以前那么轻松。而我还是觉得难过。

2011年4月。第三次和他同桌已经是初三了。那时候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笑了。三次同桌啊!这情谊!我们刚坐同桌时,赶上一次考试,正巧一个考场,我的前面坐着他的哥们儿,休息时他便过来说,哎,这是我同桌。我当时万分不解,恨不得马上钻进地洞。有一次,他没带英语试卷,我和他一起看,看着看着他突然说你的手指好细啊,比这根笔都细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苦笑着。有一次,他举着一根笔问我,这是你的心,我在什么位置?他定定的看着我,那时快要下课了,教室很嘈杂,可我却觉得我周围的气氛那么安静。我当时愣了,脑子飞速运转着,这是什么意思?早恋吗,坚决不能!不能!我笑着摆摆手,没说一句话。之后,我和他莫名的尴尬了一晚上。嘿,问你,当时到底什么意思啊?怎么没有再问一遍呢?如果我给他我心里的答案,是不是我和你早就变成了我们,是不是我们可以安安稳稳的走到现在。

他只是觉得我可怜,才会在我值日的时候,替我抱水。他只是觉得我数学太差,才会在复习快中考的时候,搬着板凳坐在我前面给我讲题,依旧是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他只是觉得我太无聊,才会和我说他小时候被狗咬的故事。他只是觉得我的名字太好玩儿,所以天天叫不停。他只是觉得我不是一个女生,所以一切都像哥们儿一样。我是不是该庆幸呢?

高中,我学文,他学理。我在一楼,他在三楼。雨天碰到他,我借过他伞,他托人给我一张纸条,丫头,明天有雨,伞呢?我记得在办公室碰到过他,他还死性不改的和我开着玩笑。我记得从办公室出来碰到他和我在做同样关门的动作,之后和他走过一段很短的路,我记得在高考体检的时候偶遇过他,他嘲笑我抽完血的怂样儿,帮我买了早饭。高考完了,再也没有音讯。听说他补习了。2014年6月。

2014年10月。从一个同学那里知道他的qq号,之后的一年里,我一直在鼓励他努力学习,在每天晚上,说晚安,在每个节日里对他说节日快乐。他在2015年的元旦发短信对我说,很感动。我也感动了,不知为什么。

2015年6月,他又一次高考了。他考上了一本。他总是这样一个执着的人,第一年因为不想去被调剂的专业,所以直接补习了,他曾劝我也补习,可我终究没有勇气放下大学的安逸,去从头开始。我在他成绩下来的时候很开心,尽管我对理科的一切的一窍不通可仍旧帮着他查各种资料。我对自己说,就坚持一年。之后他怎么样,再也不管了……

我定定的看着手机屏幕,看他发过来的消息,回了一句,刚看完电影。很感人。他说是么,小丫头又哭了么?是啊,又哭了,我很少哭,他应该是见过我哭的次数最多的人了吧。之后我们说了很多,我知道他依旧失眠,依旧鼻炎闻不到味道,依旧心事重重,他会说一些很烦恼的情绪,我就像一个心理疏导师一样。他也会说一些很琐碎的事情,比如买什么样的手表好看,眼镜框哪个好看,发给你链接帮我看一看,帮我写一个广告词,拜托了!我永远都是来者不拒,默默帮他解决各种事情。而我也会向他偶尔吐槽一下现在的生活。这样的状态其实挺好的。只是他不找我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去找他。开始主动的人,到最后反倒成了最被动最悲哀的那个。我也曾想过和他说。我开玩笑问他初中有没有喜欢的小女生啊,他说没有。之后,我便语塞再无话可说。

可能有人说我不够勇敢,懦弱的不敢去追求,心死的人必定做过最绝望的挣扎。挣扎久了就会明白没有必要去坚持一些根本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于己于他都是一种负担。不想给任何人造成负担,不想让任何人因为我的存在而有压力感,或许这是一种心里洁癖。但我明白,此刻的沉默是最好好的选择。有些人适合当恋人,有些人适合当朋友,有些人适合当陌生人,就算多少人说过你们的缘分有多深,就算这个命运里包含了多少暧昧,陌路与背向而行是最好的答案。一切不过是一场捉弄。很多期许终究抵不过巧合二字,这大概是屡试不爽的搪塞自己的理由。之后默默接受并且消化。别无他法。

他曾说高考考好了请我吃大餐,曾说冬天放假一起去饺子馆吃饺子,他曾说的,一次都没有兑现过,而我也没有提起过一次。就像,他曾经和我说以后找一定要找个语文好的人当女朋友,尽管我每次语文都考的很好,终究没有喜欢过我一样。我曾写过一条说说,忘记了冬至的饺子,找到了饺子馆又怎样。他竟然点了赞。我相信他不会懂,有可能是不想懂。每个人的说说下面他都会点赞,评论,唯独我的,他永远视而不见。而这条,竟然是例外。

或许,他就是称为中央空调的那一类人吧,尽管如此,我仍旧不想承认。在我看来,他是一个很温暖的人,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是我的。一个同学,仅此而已。

“睡了,晚安”。我一看表,已经23点。他有失眠,不能睡太晚。

“好哒,晚安哟”我说。

“安”。

木子曰,你恐怕永远都不知道我这可怕的小心思。永远不知道我会在路过你身旁的时候,故意提高和别人说话的声音,永远不知道我会借着找同学的机会,从窗外向着你坐的座位偷瞄,永远不知道我会偷偷潜入你的教室,在你常用的笔记本上画一个猪头,永远不知道我在放学后看到你的身影是多么欣喜,之后默默的跟在你的身后,目送你转了弯回了家,甚至知道你开始租的房子到了期,又换了新的房子。我就是想看着他,知道他一直还在我的生活中。这么多年,从未承认过自己喜欢他,也不知道,一直在执着些什么。

这便是我的少女时代。没有疯狂痴痴迷过任何人,也没有任何值得刻骨铭心的事情。就是那种很浅很浅又很深很深的情愫缠绕在很多故事里,却没有一个答案可以给出正解。之所以怀念,是仍旧神秘,过去多年之后,依旧释怀不了的温暖。我们选择保持缄默,不是因为缺少勇气,而是觉得当下的安排或许才是应有的命数。或许我们会错过,却并不遗憾。我想,如果有缘的人,会再次遇到。我们不用追,也会慢慢走到彼此的身边。

然而现实,永远都是各奔东西。一厢情愿只是一个人的深情罢了。没有痛不欲生,没有撕心裂肺,我的故事不那么矫情,所以感谢自己曾情深,也请永远深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