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朱兴龙

印象朱兴龙

      黑黝黝的肤色,典型的瓜子脸庞,一米八多身高,虎背熊腰式的体

型,活脱脱北方汉子,那就是我的战友、德州市七六年应征入伍到工程兵第105团、农村籍战士——朱兴龙!

印象中他家是德州市宋官屯乡十二里庄的,一眼看去:那就是个当兵的料!接触起来:倒给人恰恰相反的感觉,他内敛、拘谨、甚至于还有些矜持,三两句话之间,他的额头常常渗出细密密汗珠,活脱脱一个深藏闺中,未出阁的大姑娘;王开三个月新兵连训练结束,他的军人素养似乎一日剧增似的,被来当兵的排长挑走,第二年他就以新兵的身份,成为训练入伍新兵的“老班长”,这在部队并不多见的特例,被这位羞答答的朱兴龙捷足先登。后来一年多,我们各奔东西,我被分配到机二连当了文书,他和后来成为新建连队连长,回到了二机连。

      我们再次相聚时,他所在连队基础上,筹建起道路机械连,我们连的一部分被编入;那时他已是平地机班班长,我在铲运机班,仍是个大头兵;虽然我们是施工部队,但组建的道路机械连,是为战时所用,团里的坑道施工,我们根本派不上用场,队练训练成为常态,由于军费原因,道路机械也很少训练。教军场上朱兴龙尽显雄风,也正是从那时起,他才走进了我的视野;也正是那时起,他才在百十号人的连队中,成为众望所归的翘属;教军场上,他的一招一试,标准标志无可挑剔;他的举手投足之间,透漏出只有良好军事素质的兵才有特质;他不但是每年带新兵的必选种子选手,而且成为连队队练训练的标杆和教官;他以自己无可挑剔的军事素养,赢得了连长、指导员的青睐;他以农村兵特有的:非常吃苦耐劳的意志品质,赢得了全连官兵推崇;一枝枝橄榄枝纷至沓来:很快他成为德州市七六年入伍提干的第一人;很快他成为连长夫人专门为他谋定婚姻大事的第一人。一路走来他用自己的努力,一路走来他用自己坚韧的意志品质,成就了自己青春无悔的军人梦。

      八零年二百万大裁军中,我们团整建制被裁撤,他却因过硬的军事素质,被分配到其他部队,转业后留在我们团所在的滕州工作。四十多年后,我们相聚在海南儋州海花岛,两鬓斑白成了我们共同的标配,而他以大我两岁的年龄,仍保有着一个军人常态化的起卧行走举止,当相隔四十年的手握在一起时,恍如隔梦的点点滴滴,都在滋润我们彼此的心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