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发表于《南国早报》的10篇旧作:之二《我的奶奶》

图文/亦珺


《我的奶奶》发表于《南国早报》2012年11月4日22版

重阳节将至,在这个敬老的节日里,谨将此文献给我的奶奶,愿奶奶在天国里安好  。                                                                                                          -------题记

    *********************************                                                             

      这几天老是梦见奶奶,也许是重阳节近了,我的心在提醒自己。

      奶奶已经离开几年了,可奶奶的音容笑貌常常在脑海和眼前闪现。常常有种错觉,觉得她还像从前那在关心着我,在我笑时默默地含笑看着,在我哭时默默地将手帕塞进我手里。

        奶奶是个很传统很传统的妇人,勤快节俭、内敛和善。

        奶奶和爷爷的婚姻是以那个年代当地最传统的方式结合的。就是媒人提亲,双方觉得合适,就把男女双方各自各自的生辰八字拿去给算命先生,算算看相不相克,如果算命先生说两人不合适,便告吹,如果说合适,一桩婚事就定了。婚姻都是掌握在媒人和算命先生手里,双方及家人是要等结婚时才能相见和往来的,这在现在的我们看来真的是非常非常的不可思议,可那时他们就都那样。

      据说,那时候爷爷家是蛮有钱的,曾祖父是个生意人,开了个制酒的小作坊和加工米粉的米粉坊,还请了一位先生到家里单独教爷爷念书。奶奶和爷爷的婚事定下来后,便有些风言风语传到奶奶耳里,说爷爷家那么有钱,愿娶奶奶是因为爷爷是个瘸子。于是,奶奶便整天闷闷不乐,奶奶的一个婶婶看着心疼,就扮成买米粉和打酒的商客到爷爷家一探虚实,结果发现那瘸子只是爷爷家的一邻居,爷爷长得还蛮帅的。

        对于儿时的我来说,奶奶是我最亲近的人,因为爷爷开诊所、爸爸教书、妈妈开小商店,他们都很忙都没空照看我,陪伴和照顾我最多的一直是奶奶,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奶奶,我最爱的人也是奶奶。

        在我的眼里,我觉得奶奶是天底下最善良最宽厚的人。

        奶奶嫁给爷爷时,因为爷爷的两个伯父去世早,他的两个堂哥和堂嫂和侄子侄女都是曾祖父带着一起生活,那样的一个大家庭,她们居然能相处融洽。奶奶提起那段往事从未有过怨言,慈祥的脸上总挂着浅浅的笑意。

        在我的记忆里,奶奶好像从未和谁吵过架,而我,一个假小子般的疯丫头,小时候是经常吵架和打架的,连男孩子也常常被我的伶牙俐齿骂得跟我打起来。奶奶每次都会摸着我的头说:“丫头啊!再这么疯下去,长大了可没人要,嫁不出去咯!女孩子没个女孩样,这样怎么行!”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也许是奶奶潜移默化的影响,也许是书籍。奶奶不识字,而我从小喜欢看书,喜欢读给奶奶听,奶奶每次都是满脸笑意的听着,听完总会奖励我一点好吃的。在那个不富裕的年代,好吃的对小孩来说可是天大的诱惑,而我天生是个馋嘴的猫。我读的书越来越多,慢慢的,我由读变成讲,由拿着书讲到放开书讲,到后来干脆自己瞎编故事讲。那时还没有电视,连收音机都极少,所以我的故事不仅吸引了奶奶,还吸引了堂弟堂妹和邻居家的小孩,他们老缠着我说:“姐姐,再讲一个,再讲一个。”我的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对奶奶和书籍就更加的喜爱了。

        人们教小孩都喜欢给他们讲一大堆大道理,可我觉得身教比言教重要,欣赏比批评有效,奶奶没有文化,但她比很多人明理,她用她的慈爱和欣赏诱导我们一步步向善、向美、向上 。

        婆媳关系一直是最敏感、最不好处的问题,我不知到奶奶和曾祖母相处怎样,但奶奶提起曾祖母时只有褒没有贬,语气里有浓浓的敬意。而妈妈和婶婶对奶奶却有抱怨,我是最大的,我最小的堂弟比我小十二岁,十二年间,奶奶共有四个孙女、六个孙子共十个孩子陆续出生。奶奶一双手要同时照顾这么多个小孩自然就忙不过来,于是媳妇们就开始抱怨爱谁不爱谁,这个时候奶奶总是抱着孙子或孙女低头默默地听,从不反驳。

        我曾经问奶奶:“你干嘛不跟我妈妈吵,不跟婶婶她们吵。”奶奶总是笑笑说:“一家人,有什么好吵的,吵给人家邻居们看笑话啊!多让着别人,别人总有一天会记起你的好。”是的,会记起你的好,多年后,我们都记起了你的好,可你走了,我的奶奶,我们只能记起你的好,再也不能对你好。奶奶,我哭了,能对你好的时候,我做得太少太少,今天,我想对你好,却再也没有机会为你做任何事情了。

        我记得那年我妈妈生病,我回去了十几、二十天,照顾妈妈的同时我也顺便照顾你,那就是我对你的最后照顾,你好开心。后来,妈妈的病在家医不好,加上我那刚出生十个月多一点的女儿留在南宁我实在太挂心,就决定带妈妈上南宁治。我要走的头天晚上,和你聊了好久,我说困了,要去睡了,你就倚靠在房门口含泪盯着我,那眼神,像个被妈妈抛弃的孩子。都说老小老小,老人对亲情对关爱的渴求有时比孩子还要浓烈,只是作为儿孙的我们常常经意或不经意地忽略了而已。这么多年了,那眼神,那倚门而立的身影每每想起,还那么清晰,总会让我泪流不止。

        奶奶,孙女不孝,我对你、回报你的远不及你对我、照顾我的万分之一,我将永远永远欠你。

        重阳节,在这敬老的节日里,奶奶,孙女给你磕头,磕三个响头。第一个,代表孙女浓浓的爱意;第二个,代表孙女深深的敬意;第三个,紧裹着孙女沉沉的愧疚和无奈的泪滴重重叩拜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