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63)

字数 2833阅读 83
Season · 汤小姐

文/玄宝

陆匀之被捅伤住院的事,很快传开了,各方人马都出来探望,连在前段时间只见了一次的大学同学都组团来看了,真难得。见了许家明在旁,大家不禁有些感慨,看他们的眼神也有些不同,毕竟当年的事,几乎都已经是公开的,陆匀之真有本事,这么多年了,还让一个男人对她这样死心塌地。

顾沁宁人刚到病房门口,就已经有些泣不成声了,陆匀之躺着,动不了,动一下伤口就疼,看到不愿靠近的老顾,她招手,仍有些虚弱:“进来吧,怕我吃了你不成?”

听了这话,顾沁宁才破涕为笑,擦干泪走进来,手上抱着一盘茉莉花,开了几个花苞,放在床头,清香怡人,沁人心脾。

两人大眼瞪小眼,顾沁宁有些气,食指用力戳了一下陆匀之的额头:“就你最牛逼,什么都不会,就去帮人当刀子了!你怎么不上天啊?!”

“再有下次我就不敢了。”陆匀之简直怕她。

“还有下次?再有下次,我第一个不放过你!”顾沁宁说得脸都皱起来,恨不得把她拉起来打一顿。

许家明在旁边给顾沁宁倒水,头都抬不起来。

顾沁宁接过水,不知道他们之前吵得厉害,还抬头对他笑了一下,擦擦眼角的泪,才跟陆匀之说:“脸上的疤好不容易淡下去,肚子上又来一道。”又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许家明,接着说:“以后生孩子如果是剖腹产,还得再来一刀。”

这句话把许家明和陆匀之两人都吓了一跳,看着两人同款的目瞪口呆,顾沁宁觉得好笑,连连摆手:“好了好了,我随口说说的,这以后的事谁知道啊。”

正说着话,有人送花上来,粉红的月季,一大束,用一个玻璃瓶装着,陆匀之看一眼,便明了是谁送的,有张卡片,只有四个字:愚不可及。

是兰姐的字迹,她把卡片收到一边,说是同事们送的。

兰姐跟顾沁宁一样,认为陆匀之简直蠢过头。陆匀之在电话里和她说了事情的原委,不敢有任何隐瞒,兰姐当时就挂了电话,没再联络过,直至今日送了花过来,陆匀之知道她是气消了。

待许家明出去打电话的时候,顾沁宁才问:“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许家明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敢说他没责任?”

望着眼前这个玻璃心肠透明心肝的女友,陆匀之不知作何回应,摇摇头:“一匹布那么长。”
“我不勉强你,但是你心里清楚,还没订婚没结婚,现在仍有抽身的机会。”还有一句话,顾沁宁没有说出口,有时候,太勉强的事情,也许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即使因为某些机缘巧合得到了,也会在某个时机最终失去,活到现在,要学会顺其自然,打蛇随棍上。

陆匀之没说话,放顾沁宁走了。

昨晚她做梦,梦到郑欣然死的那个雨夜,她站在雨里,就在陆匀之面前,全身湿透了,阴森森地看着她:“陆小姐,你终于跟我一样了。”她指了指身上的一个大窟窿,不停地往外冒血,那是心脏的位置,却少了一颗心。

在这个梦里,她几乎是尖叫醒过来的,好不容易才摆脱的梦魇,又回来了。惊醒后动静太大,扯得伤口疼,闷哼呼疼,陪床的家明被她吵醒,帮她叫来值班护士,吃了两粒布洛芬镇痛,又才迷糊入睡。后半夜家明一直握着她的手没放开,即使早上醒来还是维持着这个姿势。

原本他定的出差换了同事过去,放下一切在医院陪着她,他们没有继续那天的对话。说什么好呢?大家都选择不再开口。

两天后,反而是周慕南和郑言慧来看她了,郑言慧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陆匀之,带着点悲天悯人的姿态:“陆小姐,你的勇气让人钦佩。”

“我曾梦到过令妹。”陆匀之和她说,“她说我终于和她一样。”

“不,你和她不一样。人们认为她该死,却认为你应该得到表彰。”郑言慧不能释怀。

家族情感这种东西很奇怪,内部可以内斗不和,但外部不能欺负,尤其说到家族自豪感的时候,哪怕没有感情基础,也会很自觉把自己归于其中一份,让外人不能轻易攻破进来。郑言慧就是在这样的家族里长大的,她有维护家族的使命感,前段时间她从英国再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陆匀之不再说话,郑欣然纵然无辜,但她也不是有罪的那方。

周慕南出去的时候,遇到顾沁宁,两人微笑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老顾带着陆匀之喜欢吃的烧腊饭,瞒着许家明给她吃。许家明这段时间把她的饮食管得太紧,陆匀之跟顾沁宁抱怨,最近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了。

“我刚在医院门口见到周慕南了,”顾沁宁陪她吃,“谁说男人的风度从三十岁才开始显现出来?我是觉得看他会不会从此发胖,周慕南真应该好好管理一下自己的身材了。”

陆匀之忍住笑,吃得有些囫囵吞枣,生怕被家明发现,漱了好几次口。

“现在周慕南还单身,你要不要再试试?”陆匀之坏坏地说。

“别了,我现在对爱情免疫。”顾沁宁摇头,动手收拾一次性饭盒,“何况现在我回头看,当初喜欢他,只是一心想成为他那样的人。可如今想来,这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事,他的出身和家教使得他高高在上,众星拱月。我?我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去发展这种伤神的感情,我宁愿多谈多几个单,赚赚钱多好。”

“说得这么赤裸,还让后来人怎么坚持爱情。”陆匀之露出久违的笑靥。

“爱情路上不是还有你这样的傻瓜在吗?不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总会有人前赴后继的。”顾沁宁才不买她的账,“爱是疼痛,爱是恒久忍耐。宝贝,你才有资格做圣人。我不,我enjoy做俗人。”

律所有一部分工作还要家明的签字,他的助理把文件送到医院门口,处理好后她回到病房,看两人聊天聊得正愉快,不忍打断,站在门口静静听了一会儿,听得顾沁宁的高论,不由也有些钦佩起来,她开始独立,并由衷地欣赏自己。

顾陆二人其实是一类人,过早经历了生活的不易,明白一切都需要靠自己,也许曾经有过倚靠一个男人的念头,但发现最终的归宿还是自己,即使中间过程曲折。陆匀之躺在病床上,但工作邀约也是没有停过的,家明从不怀疑她做事的专业性。除了一直以来的爱意,他有这样的胸襟去欣赏一个事业女性。

倒是陆匀之一眼看到了门口的影子,示意顾沁宁不要说话,家明意识到自己暴露了,想了想,没有进去,走开了。

沉静了一会儿,顾沁宁淡淡地开口:“老曹昨天的飞机走了,据说今天中午到加州了。跟往常一样,他的秘书还给我报了个平安。我没有去送机。”

陆匀之伸手去抚摸顾沁宁额头上的那个疤痕,她去拆了线,伤口周围还有淤血,可以见得到当时缝针的痕迹,并不好看,但顾沁宁没有过分遮掩。

“老曹走了,走得这么潇洒,以后我只能记住他的好了。”顾沁宁的语气里有一种罕见的忧伤,不是酸楚。

“还有我在呢。”陆匀之自觉补充上去。

“不说了,离开的人离开,我还有我的日子。”顾沁宁打起精神,“这段时间不是我受伤,就是你受伤,你看我们要不要找个时间去上上香?可能得罪哪路神仙也不一定。”

“神仙哪有这么小气?还专门打击报复我们两个。”陆匀之觉得好笑。

“七仙女都能思凡下界结婚,你怎么知道就没有小心眼儿的神仙?”顾沁宁说得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也不是没有道理,陆匀之居然很赞同。

“那你快快好起来,大佛寺也快修葺完毕了,到时候我们去挤挤,看看能不能争得头柱香。”顾沁宁内心澄明,缺掉老曹的那块被她隐藏起来,不再示人。

陆匀之点点又点头,万分同意。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62)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64)


我今天,好像有点down,说不出来是为什么。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