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中跌倒 看见远方希望

结果


去年浮亏20%,给了我极大压力。

重点不是亏,而是我带了一定杠杆,虽数额可控。

不过更突出的是,我的现金流有问题,“贪婪”的在下跌中买进,渴望摊薄成本,最终发现自己的现金流慢慢不多,任何一次大跌都会造成影响。

以上是背景。

今年上半年分两个阶段:以“毛衣战”为区分

前阶段:波澜壮阔。

3月就把去年的浮亏填平,4月更是让今年收益达到50%,一度欲望高涨,好在没有追高的习惯,只是在定投上数额越来越少,看着手里的基金慢慢的从低估走向正常。

后阶段:惊魂甫定。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账户从最高点慢慢离自己而去,知道那种感觉吗?

就像你突然在街上捡到100块钱,结果发现竟然是假的。瞬间你的快乐全部消失,还会比之前更加痛苦〜〜这就是经典的「损失厌恶」。

知道我是怎么应对的吗,除了坚持定投,好像也没有什么更好用的方法。

如果说还有一个的话,那就是避免打开账户,任他去罢。

发现没有,原来我只是一个【傻子】,不论市场怎么变化,竟没有任何应对措施。

今年以来,沪深300上涨30%,我基本跟上大盘。

那么,调皮一下,请问去年亏损20%,今年需要上涨多少才能收回成本呢?(这是一道开放题哦)


置信度


最近在听吴军的「信息论」时,听到了这样一个词。

它可以帮你衡量一个信息到底是否可靠。

很难把这个词解释的很清楚,但是觉得又莫名的重要。

我思考了很久,觉得可以这样说,就是在小的样本条件下,我们总结的东西是不具参考价值的。

这一点在投资里面尤其重要。我甚至觉得这个可以颠覆我以往的投资策略。

因为打新的关系,我的仓位是股票多于基金的,是建立在一种假设上【过去的白马未来依然是白马】。

从A股不到30年的历史来看,过去的白马确实创造了A股中长期年化高回报的历史,但随着规模不断增大,未来是否还能创造这样的成绩我是无法得知的。

用一句「混沌」味道的话,白马是存在“非连续性”的。

所以这样的投资,[置信度]是不高的,至少是不安全的。因为我对我的投资标的并没有那么了解,更多的是一种拿来主义。

现在持有则是建立在一种估值不高的状态,在整个周期中,不算高估。

这个词我始终没能讲清楚,还是因为自己的理解还不够,但我大概知道什么意思,能够指导我长期的一些策略。

指数基金定投还有效吗?

我认为是有效的。

换个维度思考:

班里的前十名的成绩,是不是比班里的平均成绩要好呢?

这样理解是不是简单了一些。


未来


我是比较幸运的,从接触投资以来,A股从3600到现在3000不到,一直处于熊市阶段,没有让我体验一夜暴富,而是让我一点一滴积蓄资产,竟意外的没有亏损。

没有经历过牛熊的人,永远都是资产市场里的一名新兵,我不仅是为了活下来,更是为了长期的资产升值。

1、花少量的时间关注投资,花大量的去学习,投资自己。

2、策略的调整不会马上进行,会随着牛市到来逐步变化,目前心理能接受的比例是2:3。也许还会更低,谁知道呢。

如果牛市不来呢,那就等〜等〜〜等〜〜〜

3、关于「财报分析」已经立了近3年的FLAG,可能我真的不适合个股投资,虽然喜欢数字,有一定敏感性,但定量的分析能力确实不足,这一点也应证了关于[置信度]的说法,未来降低个股的持有。

4、个股真的不如基金安全,今年没踩中雷,但着实吓人。

要获得超额回报,这个和付出以及风险,真不是线性关系。


忠告


有人觉得只要是个人就会跑步,然后不经过训练、运动量超标,造成不可逆的“半月板”损伤;有人认为只要牛市到来,就能挣大把的钱,结果牛市上杠杆,最终倾家荡产,走向天台。

我不认为你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不需要做准备工作的。

说的有点绕,简单讲——不懂不做。

从[置信度]的角度讲,巴菲特的经历并不可迁移,我们都无法复制。

但是我们可以用“笨办法”,通过指数基金定投,获取超越平均回报略好一点,就足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