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二次元《暗夜夜瞳》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植入灵魂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一个身影站在乌衣巷不远的位置,里面的按一般人看不到的景色都在他眼前一览无余。

  穿着黑色风衣和黑色长裤,格外干练简单,脸隐藏在连帽风衣冷眼看着乌衣巷的那个栗色长发的少女。

  那是他心心念念人的幻影。

  只无意之间看过一眼,实在太像了。

  再过不多时,死去的亡魂就会顶替原本的灵魂!

  “淼寒!”花彦看着大雨里的少女,栗发少女瞳孔不再清明,一下栽倒在泥泞的土地上,手腕的纱布被风吹落,露出狰狞的伤口。

  此刻那个伤口却像是活了一样,灵巧第盘踞在她的手腕上,然后如同暗夜蔷薇一样,一点一点氤氲开向身体其他位置扩散蔓延,次第开放,藤蔓一般爬上她的脖颈脸颊,逐渐遍布全身,看起来分外恐怖。

  古书曾有记载,返魂枝,可将死者气息植入生者体内,将惊魂逐步代替,躯壳不变,直到本体的灵魂被驱逐干净,原本飘荡的灵魂就会重新复活。

  花彦开口,才惊觉自己的声音都发抖,“你们带走淼寒的目的,就是这个?”

  “上级下达的命令,”愤怒也不多说。

  “植入的谁的灵魂?”花彦口气破天荒冷得像冰。

  愤怒笑而不语,像是对花彦无声嘲讽。

怀里的少女全身滚烫,每一寸肌肤好像刻上了繁复精美的花纹,似乎在蚕食着她的生命。

  “淼寒,你醒醒看看我啊……”花彦束手无策,只能不停摇晃怀里的少女,她呼气那么微弱,纤细的身板似乎水中即将折断的小柳树,苍白的面庞,眼睛紧闭呼吸急促。


——02

  淼寒感觉有人在叫她,但是身上用不上力气,视野里一片海蓝色的海洋,像是溺水一般难受,层层出现的门推开,望见的是年幼的自己。

  恐怖的黑骏骏的黑暗。

  是在自己梦里反复出现的爸爸妈妈。

  这个梦淼寒做了很多遍,但是从来没敢说出来。

  梦见爸爸妈妈都眼神涣散,一步步走过来如同行尸走肉,满身鲜血到处都是伤,眼镜清灰是不属于活着的样子。

  场景忽然切换,是一身白裙的少女在树下看书,一个少年蹑手蹑脚地靠近她蒙住她的眼睛,吓了她一跳,然后两个人坐在一起哈哈笑起来。

  只是看不清男孩子的脸。

  这不是她的记忆……


——03

图片发自简书App

      淼寒身上花纹密布,整个人颤抖不停,紧闭的双眼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眉头紧皱看样子非常难受,很多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利刃一般翻江倒海的翻涌而来,锥子一样毫不留情地扎进淼寒的脑海……

  倾盆大雨骤然来袭,雨中还是春天的样子。

  只是里面是春天,外面正常的天空却是烈阳高照。

  不要失去,不能失去!

  花彦脸色白的可怕,从来没有这么害怕失去,所有的焦灼都化作淡漠留在他了他的脸上。

  “色欲姐姐特地交代过,不能让你死,”愤怒的左臂恢复正常,“现在根本不用战斗啊,你都这个样子了。”

  有时候击溃敌人的,不是战术武力,而是心灵的坍塌!

  愤怒细白小手一指,昏迷的少女被一只无形大手提起,淼寒轻飘飘飞到半空中,“上面的事我不好过问,但是淼寒小姐的确是最为相似的人选,不仅相貌,而且是性格。”愤怒看着大雨里无助的少年冷笑,“我没有死过,不能体验死去复活的感觉,但是失而复得,这是我想看到的最大的惊喜。”

  说着手指一动,半空之中武术光流流溢,似乎加速了返魂枝的进程,那个仿佛吸血鬼一样的返魂枝不断汲取着少女的血液,骤然生长,淋漓大雨下,到处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只有少女的伤口出长出嫩绿的枝桠,还在不断生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淼寒周身发光,栗色长发颜色不稳定的变来变去,像是要变成另一个人的初步征兆,紧接着少女缓缓睁开了眸子。原本湖蓝色的瞳孔此刻一片陌生的粉红和湖蓝色不断交替出现。

  愤怒看着胜利在握,手指一动,没想到半空中的少女忽然自己后退,飞入一个人的怀里。

  那人长身玉立,黑色头发被雨水打湿如同泼墨,苍白的脸好像下一秒就会化掉的苍雪,侧颜胜过三春桃花,身子微微颤抖,但是一双眼睛却拨开雨中大雾,亮的惊人。

  “我的人,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带走的!”语气淡淡,但是气场太强,不由得让愤怒后退了几步。

  “阿夜!”花彦惊喜地出声,“你怎么在这里?!”

  攸夜低头看着怀里昏迷的少女,身姿几乎摇摇晃晃如同弱柳浮花,眼神却格外清明,“别怕,我来了。”

  愤怒不为所动,“来了一个也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下一秒攸夜做出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动作,他面色沉静如水,毫不犹豫第深处手指指甲在自己皓腕处划了一刀,鲜血争先恐后的跑出来。

  原本还在淼寒体内生长的返魂枝忽然嗅到更强大更优秀的血液,迅速从淼寒体内脱离,奔向攸夜的手腕……

  “该死!”愤怒一声咒骂,左臂化冰刃立刻冲上前,对着攸夜的胸口就是一刀砍过去。

  花彦挡在了攸夜身前,因为是侧身,倒是没有太大伤害,但是半只胳膊都是好大一个伤口。

  攸夜侧身一躲,背后胸前的伤口立刻崩裂,血一滴一滴落下来。

  随机根本不给愤怒反应的机会,抬眸就是一道红光闪过,诅咒术之一,凌空出现的飞刀直接一个回旋削掉愤怒的整个臂膀。

  攸夜怀里的人忽然再次睁开了眼睛,湖蓝色和粉色交替,陌生狠厉的眼神出现点亮了愤怒的眼睛。

  然而只是一瞬间,那少女涣散的眼神骤然消失,变得清明,笑容出现在少女脸上,像过去一样活泼甜美。

  那是只有这个少女才能露出的笑容。

  不仅是愤怒,还有乌衣巷外静静看着这一切的那个男人,笑容忽然就凝固在他们脸上。

  不可能……明明已经被控制了!

  难道说是因为被八个小子强行把返魂枝吸走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叫淼寒的少女笑容明媚,眼神却开始发冷,左手腕上一抹鲜亮的翠绿色闪闪发光,满地灼灼樱花忽然席卷而来,瞬间串联起来化成了少女手里的一把粉花灼灼的鞭子。

  少女扬鞭狠狠一抽,愤怒立刻皮开肉绽,狼狈地消失不见。

  任务已经失败。

  “攸夜,”少女回身看向救自己的少年,“没事了。”

  那少年微笑,忽然松懈下来,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后面倒下去,准确落到少女怀里。

  少女眉眼如画,凝视着少年,她想告诉他。

  ——意识快要脱离身体的时候,挣扎沉浮那个强大的精神力就要战胜自己的时候,是一阵少年特有的茶花香出现,让淼寒勉强恢复了一点意识。

  然后是温暖的怀抱,以及那句“我的人,是你随随便便就能带走的!”的话,气场强大的让她顿时清醒。

  像是黑暗之中找不到出路,忽然就望见了一星光芒一样。

  像是无垠深海上空,忽然出现的指路明星。


二次元轻小说《暗夜夜瞳》周一到周五更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