忸忸怩怩、忐忑不安——忆第一次简书投稿的心情

4字数 1756阅读 2143

我,一个年近半百的人(一上来就暴露年龄了哈),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敢说是久经沙场,但也算经历过一些风风雨雨,所以,要说胆量,应该还是有点的。

但是,就是我这样一个“有胆有识”的大妈,第一次在简书投稿时,竟然也会是思前想后、顾虑重重,胆怯得像个孩子一样。如今每每回想起来,仍然觉得那天的自己有点失态。

那是去年秋天的一个晚上,连绵不断的秋雨把我的心情破坏到了极点。听着窗外的雨声,我不禁担忧起孤身一人生活在乡下的老父亲,不知道他的腰痛有没有好,他的老寒腿是不是又犯了?……

想到父亲,我的思绪自然又回到乡下的老屋上。那老屋,已年久失修,此番多日的雨水,估计已是摇摇欲坠。

那老屋,曾是我们全家人汗水的结晶,也是我们兄妹五人当年的骄傲。那些年,它像一个好朋友一样一直陪伴着我们。我们一天天地长大,它也一天天地变老。

但是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它变得太老了,也许它很快就会倒塌的!

虽然父亲不住在那里,但是对于一位九旬老人来说,落叶归根,是他最大的心愿。可老屋,已经老得不能再接纳任何人了。

我们的老屋啊!你可知道,在这样一个风雨飘摇的晚上,有一个人是如此这般地牵挂着你……

我打开电视,却不想看;想睡觉,竟又睡不着。坐卧不安的我,一会儿看看手机里的天气预报,一会儿又听听窗外的雨,我的眼前全是老屋那破败的样子……

于是,打开电脑,我直接登录了前几天刚刚注册的简书。我想,我应该写点什么,为此时的心情,为我们的老屋。

犹豫了好长时间,到深夜才投稿

说写就写!由于对老屋蓄积了太多太多的思念之情,所以,心里要说的话一股脑儿地全涌了出来。

童年往事,一桩桩,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浮现在我的眼前。

田间地头有父母、哥嫂忙碌的身影。收获的季节,稻子、麦子、山芋堆得像小山一样高,不久后它们都被换成了一张张蘸着汗水的钱币。母亲小心翼翼地把那些钱存好,那可是将要盖的新房子的一砖一瓦啊!

家里穿梭不停的是我们姐妹仨的身影。我们喂猪、喂鸡,还承担了所有的家务。早晨的露珠和晚上的星星见证了我们勤劳的童年时光。

终于,新房子破土动工了。全家人又艰苦奋斗了大半年,我们的新房子终于器宇轩昂地矗立在我们小镇上,收获着南来北往路过的人们的夸赞和羡慕。

我们每天都高高兴兴地打量着我们的新房子,像看一件宝贝似的,看不够,看不厌。

曾经的新房子

可是,时间是把杀猪刀,它会抹杀掉所有有生命事物的美好容颜。昔日那崭新气派的新房子,在岁月的流逝中,变得老态龙钟……

写到老屋的现状,电脑前的我,开始流泪了,特别是想到母亲一直想把老屋重建的心愿未了,而遗憾地离世时,我难过得几番停笔……

写好后,心里顿时轻松了很多。这么多年的思虑都借笔端的文字倾泄了出来,心中的那份忧愁也似乎淡了不少。

可是,往哪里投稿呢?这个问题,像一个怪兽一样横亘在我的面前。我不懂啊!我的周围也没人懂,我是在一个公众号上看到简书后,偷偷摸摸、跌跌撞撞地摸索进来的。进来后,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哪儿对哪儿。

怎么办呢?我小心翼翼地按照提示把写好的文字先设为私密,然后又返回主页用心地研究。

看到很多专题,思忖了一下,判定自己写的是散文,于是决定向散文专题投稿!

但是,临门一脚准备踢时,我又忸怩起来:这么拙劣的文字能投稿么?投稿就意味着公开,公开了不就是有人能看到吗?人家看到了要笑话我怎么办?

那就不公开吧!我对自己说。但我的眼睛依然紧盯着散文专题,看不断地有新的文章出现,我的心里痒痒的,手里的鼠标都快被我捏碎了。

投稿!让别人笑话去吧,反正也没人认识我,不怕!

我一看时间已是22:50分,不能再犹豫了,投吧投吧,还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呢。但不管什么结果,投!

23:01分,我终于按下了鼠标。《我们的老屋》就这样被我羞羞答答地发布了。

发布后,因时间太晚,怕影响土豆他爸休息,我便关了电脑,改用手机登录。

我坐在沙发上,忐忑不安盯着手机,睡意全无。没多会儿,手机有提示音,是散文专题收录的通知,我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恨不得喊几嗓子才好。

接着又有很多人评论,居然都是夸我的。我简直有点受宠若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战战兢兢地试着回复……

那一夜,我失眠了,有激动,有喜悦,为自己在简书第一次投稿成功。

如今的我,已在简书发表了79篇小文。每次发文后,虽也会不停地点开看阅读量之类的信息,但再也不像第一次那样紧张和不安了。被专题收录后的喜悦以及被拒绝后的失望依然会出现,但我比以前变得淡定了很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