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也害怕承受太多苦难

蒋方舟写了一本书叫《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但我想,哪个人的人生不曾历经沧桑?

其实杭州的夜晚是有风的,只是被沉闷的夜色压下来,总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微热与无处散发。

很久之前就想写一点什么,写写我又走进了怎样的误区,写写我最近在干什么。

好像社交恐惧症又犯了,又或者,没有熟悉方言,没有熟悉朋友的城市本就是陌生的,带着惶恐,带着怯懦。

被一个从简书跟随过来的粉丝质疑,“原来一切都是假的。”

当然,他不会知道我因为一个垃圾到爆的文字怀疑自己热爱的还是不是足够热爱;

不会知道我也默默看着这个世界被洗稿,伪原创侵蚀着;

不知道一篇文章有时候不仅仅只是简单到简单的文章;

不知道我因为一个简短的句子跟孟同学争执到歇斯底里;

不知道到了一定岁数真的会整夜整夜的失眠,想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但有些故事,又何尝不是能与人言说之只有二三。

18岁,敢无所畏惧地许愿说要在25岁之前出版一本属于自己的书;

20岁,质疑这个世界还剩下多少真正意义的文学;

21岁,也想不清楚自己傻掉了才会以梦想为工作;

22岁,也在一边挣扎着自我,一边接受生活的苦难。

以后会是怎样呢?我也不知道,但我一直都在寻找着梦想,工作,生活的平衡点不是吗?

大概也跟经历有关吧!也曾质疑过浮躁不堪的公众号世界,直到有一天看到一篇文章,能让我不由自主地说一句:“我要能写出这样一篇文章死也值了。”

也许每个人都一样吧!平凡而普通。

如果有一天真的想通了,也就出家了。

所以我也在努力接受自己的平庸不堪。

如果到目前为止还有什么是重要的,我想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文字。

因为你是故事中的人,所以无法与人言说之只有自己懂。

有时候,就连孟同学都会把我的文笔归咎于天赋,但有些人是骂不醒的,也总是片面的。

我也不一定百分百喜欢自己在读的那本书,我也曾,正在逼着自己每年读够50本书。

所以有些事情,你知道做的不够,但你没法理亏,因为你远比别人想象的要努力。

我也害怕需要经历太多的苦难,梦想与生活中间艰难的抉择与平衡。

不止一次,在下班慢悠悠往家走的路上跟孟同学聊:“如果我们没有父母,房子的压力该有多好。”

但有些问题就存在于那里,你只能选择妥协或者熬过去。

你总能听到好多人对你说:“哇,好幸福。”

但我希望有一天,那句好幸福能配得上我们承受的苦难。

如父辈的小心翼翼喋喋不休;如我们的暴躁与烦闷,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哭哭哭哭哭笑着。

最近搬了新的房子,有阳光,会从窗户外面折射进来形成小小的三角形。

铺了我喜欢的地毯与小桌子,但有时候累到真的没有精力收拾;

闺蜜周日会过来吃火锅。但那一百多块钱的食材费其实也挺愁的。

毕竟成年人了,要脱离后盾,你就是独立的你自己。

最近找了新的工作,两年前,我也是她们小小的用户。

在那里认识了陈俊贤,还特意为他编了一篇小说;

认识了白开水,后来消失在了列表;

认识了bangbangbang ,收到的三本纸质书我拖到了现在都没有看完;

认识了曾老师,喜欢在他的群里玩测试星座的游戏。

故事还在继续,但总有那么一些意外让你认为这个世界还不是那么那么糟。

也许我们都是一幅画里面的一朵花,一株草,一个小动物。

羡慕着别人,却不知道自己也在不觉间成为了谁的羡慕对象。

于世界,于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按自己的方式来就好了。

18岁时你说,不要变成当初最讨厌的人;22岁,我依然觉得你是个成熟的大人。

18岁,你说要做饭知世故而不世故;22岁,其实你也没有变得太糟糕,毕竟你这么倔,你要什么,做什么,你一直都清楚不是吗?

18岁,你总以为未来很远大;22岁,你觉得做个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