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的种种疑点——关于阅读天赋

www.jianshu.com/p/3549871f0007

……我认为自己也许具有一些阿斯伯格特质。虽然许多舆论对于自疑为阿斯伯格症的人进行无情地鞭笞和鄙视,认为这部分自疑者是觊觎阿斯伯格症的另一“天才”功能而作的臆想。但我却认为,这种自疑恰恰是对于自身的许多痛苦情绪和始终无解的困惑,进行注解的合适方式。

 ——《我想写一写我小时候的种种疑点》


图片来自网络


我想先从我的阅读天分说起。

我大约在三周岁左右,识字量已经异乎寻常,我能够轻松阅读各类大众报刊。妈妈一直为她自己的“教育水平”而洋洋自得,她常常会让我在爸爸的同事朋友前表演识字,拿一张电视报或说明书之类的让我朗读。我不负众望为她赢得了许多赞赏。她的朋友们也纷纷向她询问如何教育出这么“优秀”的幼儿。但其实我在当时,一直以为每个人生来就是认识很多字的,也以为我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是这样的,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得到鼓掌和表扬。

关于识字过程,妈妈从未系统化地训练我识字。只是偶尔零零散散地从街道上的招牌和日常用品包装上的文字随意指认。我记忆力很好,联想能力也不错,有时候看到一个认识的字,比如“包”,印刷在面包的包装袋上,于是我就猜测出“面”的读音和字意,然后学会“面”字。即使是有些包装上的字,我一个也不认识,也能凭借猜测,记住各种生活中的字。于是,我的识字量几乎是无师自通地达到了一定水平。

然后我就开始了对阅读的兴趣。我直接跳过了绘本图文书,而是阅读大量的印刷体文字书。最先接触的是童话故事——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等等。我的阅读速度极快。在阅读的时候,还能同步联想出文字所描述的画面。因为转换成视觉画面,所以在内容理解上,达到一目十行甚至二十行的水平。

小学一年级,数学老师姓金,常常在下午最后一节课,为我们读故事会、童话大王、故事大王等杂志里的故事。在她发现了我的阅读能力后,常常让我代她给同学们念故事。但我的声音实在太轻,身体也很虚弱,同学们听不清楚常起哄,最后不了了之。于是我又开始埋头自己看书。

我看书的时候,有些同学会凑过来和我一起看,然而我看得实在太快,常常我看完了一页,他们却还只看了一两行,而我受不了他们的速度,又急于知道后续的情节,就直接翻页。因为我当时一直认为别人的阅读速度也是和我一样的,就算有差异,也只可能比我慢一两行而已。于是我讨厌对方居然看得这么慢,肯定是故意不让我好好看书。闹了几次矛盾之后,同学们就再也不想和我一块儿看书了。当然这对于我来说是好事,终于清净、没有打扰了。

因为特异的阅读天分,我的语文成绩一直都很好。几乎没有学习障碍。但在体育课上,我就从学霸直接变成了学渣。我的运动能力从小就很差,身体协调性也很差。加上有严重的过敏性哮喘,每次剧烈运动几乎都会诱发哮喘。所以班主任也就免去了我大部分的体育活动。

小学时的每个体育老师我都很讨厌。记得小学二年级。学校里一个男体育老师,有次课间看到我走路的时候被自己的脚绊倒,大笑不止。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当时也不知怎么了,忘了是因为他的口音还是注意力放在辨别他的面部特征,一时没有理解他的话,表现得反应相当迟钝。于是他就很生气地说:“你是个傻子吗!我问你叫什么你也不知道!”还煽动周围的男同学一起嘲笑我,“哈哈哈,她是个白痴!她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很生气,但是我不知道当时应该作出什么反应,脑中完全一片空白。于是同学就嘲笑得更厉害了!我为了这件事,后来沮丧良久。以至记忆深刻。

值得庆幸的是,当时在场的一位男同学,并没有嘲笑我,他拉着傻愣愣站在那里任人取笑的我离开了现场,还在背后说了一句:呸!那个卖牛肉的。——后来我知道嘲笑我的男老师家里人是菜市场卖牛肉的屠夫。

就是那位男同学一个仗义的举动,解除了我的危机。后来我的成长中也常有这样小小的温暖,让我觉得自己终有一天,会变得不怎么古怪,会和大家一样没有社交上的困扰。

我小时候的种种疑点——关于社交人际(4)

我小时候的种种疑点——关于社交人际(1)

我小时候的种种疑点——关于社交人际(2)

我小时候的种种疑点——关于社交人际(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