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

不论如何,我还是难以认同人与人之间最直接的情绪是负面的。

日来年往,那种种文字,那种种名字,种种姿态,种种的深悲和极乐,不论怎样敲打我,最后,都将化作一条绿野间蜿蜒的回忆。

如今,我愿意将他们一并写作光明。

光明,我的光明,铺天盖地的光明,充满这小小世界的光明,轻吻泪目的光明,甜沁心府的光明,这光明时时刻刻倾诉给我的都是简单的,纯粹的,真挚的,狂热的情感。

让我充满勇气的去相信,去追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