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梦想杀死了我

夜里十点左右,林然的编辑在网上发布林然去世的消息,一时间炸出了无数潜水的粉丝,纷纷跑到林然的社交账号下留言,表达自己对他的喜爱和对他离世的哀痛。

就连那些平日极少关注林然的用户,也跑出来表达自己对林然的惋惜,仿佛林然的去世是人间的重大损失。

第二天,林然的所有作品便被罗列出来,不少营销号写着“你看过几本”引诱书迷转载,而林然的真正死因是什么,却无人知晓。

编辑的说法是林然赶稿过劳死了,但这并不全是真相。


1

林然大学学的室内设计,听人说这个专业来钱快,恰巧那几年室内设计刚刚流行起来,这个行业正处在上升期,所以林然大学毕业后便去了一家设计公司实习,起初只有微薄的底薪,日常花销都需要精打细算。

好在林然足够踏实好学,带他的前辈也十分善良敬业,不过两年时间,林然便已经能够独立设计,与甲方商谈的时候可以对答如流,常常对方说一句他便能立刻了解对方的需求,然后作出对应的调整。

加之林然的设计风格超前又美观,所以点名要林然设计的人越来越多,一时间倒让林然成了公司的金牌设计师,找他设计都需要排队。

那段日子林然过得十分忙碌,闲暇时间几乎没有,常常刚忙完一套设计便紧接着是下一个设计,他趴在电脑前绘图的时候,突然感到十分茫然——这一切真的是我想要的吗?林然心中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在林然五年级那年,写了一篇作文,得了市里作文比赛第一名,老师夸他有写作天赋,他在心里偷偷乐了好长一段时间,而那之后,林然的作文一度被老师当成范本在课堂上朗读,直到上了高中,男孩子贪玩的本性终于暴露出来,林然突然觉得写作和学习都很没意思,便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旷课跟着狐朋狗友们去网吧,成绩一落千丈,父母被叫到学校好几次后,林然才终于开始收敛,但落下的功课已经很难补回来。

无奈之下父母给他报了补习班,他在班里遇见了一些学美术的同学,偶然间看到他们的作品后觉得很厉害,便动了学美术的心思,当天回家便同父母商量。

林然以学美术高考可以加分说服了父母,于是他在高二下学期走进了画室,为他将来成为一名设计师奠定了基础。

可设计不是林然的梦想,那只是他在无意中发现的一条出路,一条考上大学的捷径。

他顺着这条捷径走上了他从前从未想过的人生道路,成为了一名天天加班失去自由的设计狗。

于是在某个一如既往加班赶图的深夜,林然毅然决定他要休假,他要打破眼前的僵局,去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

他去旅游了。

每当到达一处地方,他都会被眼前的美景所感动,心中涌起的千万种情绪触发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于是他在多年后再度提笔,写了一篇游记投给了某杂志,然后继续游山玩水,让自己彻底远离这世界的喧嚣。

林然一直都记得,那是下午两点十五分,当他旅行结束回到公司上班后,在一个依旧埋头苦思方案,阳光和煦的午后,一封彻底改变他人生的邮件发了过来——他过稿了。

他望着那短短的一行字,顿时兴奋地低声叫了出来,就连让他烦躁的设计都变得有意思起来。

也是从那时开始,林然会在烦躁的时候偷偷写文章,有过稿的时候,也有没过稿的时候,虽然所得稿费与他的工资比起来微不足道,但他十分快乐。

写作重新回到林然的世界,给他一潭死水的生活带来了生气。

他的妻子是一位英语老师,通情达理,也理解他工作的辛苦,所以对于林然的写作她也从不干预,只一心照顾好孩子和这个家庭,对此林然很感谢她。

在一次方案讲解中,林然第一次同甲方不欢而散,他觉得甲方的要求无理取闹,甲方觉得他的设计不够特别,两人在办公室里争论起来,引得同事纷纷过来劝他。

好容易送走了甲方,林然心头的怒火却怎么也压不下去,他觉得这个行业已经让他提不起兴趣,所以他回到家,同妻子商量要辞职。

被妻子劝阻了,“工作不就是这样吗?”

林然继续在设计公司上班,但他对写作的热情已经越来越旺盛,在他明明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忙的时候,他依旧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将脑子里想的那些天马行空的故事情节写了下来。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天已经结束了。

他的工作状态越来越差,满脑子想的都会有敲击键盘时带来的愉悦感,这不同于他设计方案时的压抑和焦躁,所以他在又一次同客户不欢而散后,果断选择了辞职。

正巧那段时间有编辑来找他,要同他签约。

林然觉得写作是他时隔多年找回来的梦想,他不能再将梦想抛弃,所以他来不及多想便让自己成为了一名专职写手。


2

写作并没有让林然发家致富,每个月的稿费连他曾经工资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巨大的落差使得妻子和父母开始不断抱怨,但林然不在乎,他看着自己的作品挂在网站上,有人阅读、评论他就无比开心,他觉得眼前的困苦都是为将来的成功做铺垫,只要忍一忍就能过去,毕竟梦想总是光彩靓丽的存在,而追求梦想的人,总是要忍得住艰难和寂寞。

一年过去了,林然依旧是默默无闻的小作者,拿得出手的作品几乎没有。

两年过去了,一些作品零散发布在杂志上,依旧默默无闻,但收获了少量粉丝。

三年过去了,曾经的存款已经所剩无几,家里的日常花销和孩子的学费,全都落在了妻子一个人肩上,于是妻子多次劝说林然,让他出去找个工作,将写作当成兴趣就可以了,靠写作是成不了事的,林然不听,甚至觉得妻子变了,从前温柔体贴,无论他做什么都能支持他理解他的妻子不见了,为此还同妻子大吵了一架。

那时孩子只有七岁,站在一旁看着争吵的父母不敢出声,他不明白从前温馨的家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父母也开始劝林然放弃写作,甚至砸了林然的电脑,但隔天林然便会重新买一台电脑回来,继续伏在电脑前写作,他看着那些经由他手写出来的东西被人们阅读,便觉得一切牺牲和不幸都是值得的,他为自己勇于追求梦想的态度感到自豪。

林然喜欢悬疑推理,所以他写的也是这一类文字,但这一类的作品注定很难火起来,因为人们喜欢的大多是那些恋爱类的作品。

可林然对于那些言情类的文字向来不屑,觉得榜单上那些作者都是一群庸俗的人,为了钱可以不在乎自己的作品质量,他坚信自己不会成为那样的人,也坚信终有一天人们会看见他的作品,会喜欢他的作品。

时间不断流逝,转眼已是五年过去,林然终于小有名气,但稿费依旧少得可怜,妻子终于不堪忍受提出了离婚,林然试图挽留,妻子问他,“我留下来你就会放弃写作,重新找一份工作老老实实去上班吗?”

林然想了想,最终松开了拉住妻子的手,“这是我的梦想,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不能再等等我呢?我会成功的!”

“我愿意理解你,那你能理解理解我,考虑下我的感受吗?”妻子无奈地笑道,“林然,你真自私!”

就这样,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这个家里,父母招来的时候林然依旧趴在电脑前写作,两个老人站在一旁,该劝的都劝了,该打该骂的也都打了骂了,什么方法都用尽了,林然却依旧死不悔改,最后年迈的母亲甚至跪下来求林然,“你别写了,好好工作,把我的儿媳妇儿和孙子接回来好不好?”

林然忙将母亲扶起来,答应母亲去接妻子和孩子。

可他走出家门才发现,他几乎连路都快不认识了。

这几年他一直在家里不曾出门,所以不知道街边的商铺换了好几拨,原来不远处的空地已经建了高楼,因为道路规划而重新修建的柏油路和两旁的行道树,都让他觉得陌生,他拿出手机打车去了妻子家,却被岳母拒之门外,他的孩子也不愿见他。

林然只好原路返回,告诉母亲妻子不愿再和好。

这一消息将母亲彻底击垮了。

母亲躺进了医院,需要大笔手术费,林然去收银台刷卡,被告知余额不足,他早些年的存款早已经在这几年用得一干二净,所以他只能去找妻子借钱,甚至到银行贷款。

母亲从医院回来后,林然终于关上电脑走出家门,去了原来工作过的公司,那里的新人根本不认识他,曾经带他的师父已经跳槽,那些曾经不如他的同事已经成了金牌设计师,他站在昔日老板面前,感到十分局促。

老板问他,“这些年还有做设计吗?”

林然摇头。

“那你知道现下流行的风格吗?”

林然依旧摇头。

老板想了想说,“那你去底层重新开始学吧。”

于是林然又一次成为了实习生,跟一群刚出学校的年轻人一起,学习那些最基本的东西。

曾经认识林然的同事碰见他时,会刻意来问他,“怎么又回来了?”

林然知道他们在嘲笑自己,只好忍气吞声,可微薄的实习工资和同事的侮辱每天每天都在践踏他的自尊心,某天终于爆发了,他将那个嘲笑他的同事推倒在地,骂道,“不就是个金牌设计师吗!那是我六年前不要的!”

就这样,林然再次离开了这里。

他尝试着去别的公司应聘,但他六年的空白履历让所有公司都将他拒之门外,他站在公司楼下,发现自己现在好像除了继续写作,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3

林然只能回家继续埋头写作,但这次他妥协了,不再坚持曾经的写作风格,转而去研究那些排行榜上烂俗的小说。

他看完一本又一本,一边觉得这些剧情俗套没营养,一边又不停记笔记学习这些作品的写作套路。

当他尝试写完第一本言情小说后,有网站编辑找来,林然开始跟着编辑的指导开启了下一本言情小说,渐渐那些他曾经无比抵触、不屑一顾的风格,成了他的标签,让他终于走向了大众的视线。

紧接着便是出版、影视化授权和周边授权,林然终于开始火了,连带着他曾经写的那些悬疑作品也开始被人们关注。

终于,林然可以靠着写作赚钱了,可那时妻子已经重新有了家庭,父母已经不愿理会他,他早已失去了一切。

于是他只能让自己沉浸在写作中,以此麻痹自己内心的痛楚和空虚。

那天夜里林然去外面买了一盒烟和一瓶酒,他坐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和那些家家户户温暖的灯光,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已经格格不入。

第二天编辑告诉他,下个月会有一场签售会,让他好好备稿,别断更了。

林然坐在电脑前,那些没来由的烦躁和焦虑让他猛地撞到电脑桌上,他抱着脑袋失声痛哭,却依旧觉得不够,他心里的思绪过于混乱,理不清,抓不住方向也找不到缘由,他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可他不知道要告诉谁。

良久,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前妻的电话,那是夜里十点,前妻迷糊地声音传过来,“什么事?”旁边还有男声在问,“谁啊?”

林然立刻掐断了电话,坐在椅子上愣了许久,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缓了缓他打开了文档,机械地敲着键盘,那些已经烂熟于心的套路几乎不用过脑子便出现在电脑屏幕上……保存、发送,一气呵成。

底下是粉丝的留言,全是夸他写得好,很感动一类的,少数批评他的留言被压在了最底下,他注册了小号,给那些骂他的人点了赞,并且在自己的作品底下装作黑粉痛骂自己。

有粉丝私信林然的小号,将他骂得狗血淋头,林然全都屏蔽了,他切回自己的账号,发了一条动态,“人生真可笑。”那些骂他小号的人跑来安慰他,告诉他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然知道这不能怪粉丝,毕竟他们是真的喜欢自己,可正是这份真的喜欢,让他觉得格外可笑——连自己都不喜欢的自己,却有人真心喜欢着。


4

签售会那天,林然的编辑将他好好拾掇了一番,他坐在位置上,微笑着给粉丝签字,同他们合影,告诉他们要好好生活,那天阳光很好,他的前妻拿了本书站在他的面前,问他,“你快乐吗?”

林然僵了片刻,说道,“大概吧。”

前妻知道他不快乐,“你总是这样不懂满足。”

林然笑了笑,编辑在一旁催道,“该下一位了。”

夜里回到家里,林然打开电脑,重新写了一个悬疑故事,故事的开头是一个少年获得作文比赛第一名,因此走上了写作的道路,因为天赋极高而年少出名,长大后成了知名作家,认识了温婉的妻子,有了幸福的家庭。可他醒来发现一切都是梦,他没有得过作文比赛一等奖,也没有人夸他具有写作天赋。

少年在第二天醒来时继续着从前平淡的生活,但他觉得自己有东西忘记了,却始终想不起来是什么。

于是少年只能不断寻找,不断学习新鲜事物,以此填补内心的空虚,直到少年长大后,面试官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

少年眨着眼睛,反问道,“什么是梦想?”

有人谋杀了少年的梦想,但少年觉得那不重要,因为没有梦想并不会让人活不下去。

而那个谋杀少年梦想的人并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于是又将梦想还给了少年,这彻底打乱了少年原本的人生。

而少年为了追求失而复得的梦想,毅然辞去了现有的工作,脱离了人群,落了个妻离子散的结局,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故事的最后,少年在一个阳光和煦的午后选择了自杀,邮件里躺着一封过稿信。

林然敲下最后一行字后,将稿子发给了编辑,然后登录社交账号发了一条状态:我累了。接着起身伸了个懒腰,去浴室认认真真洗漱了一番,换上了曾经同妻子结婚时穿的礼服,最后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两点十分。

他盯着手机,看时间缓慢流逝着,当时间跳到两点十五的时候,他拿出匕首,狠狠捅向了心脏的位置。

电脑上,编辑的信息发了过来,“林子,这篇文太压抑了,应该过不了。”

可是林然已经无法回复他了。


5

林然最后的作品还是被编辑发在了网上,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火爆异常,无数人跳出来试图解析文章,有模有样地解释说这是林然对这个世界的批判。

而林然的葬礼上,早已白发苍苍的父母站在一旁,将林然生前所有著作尽数烧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