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03

                       烽火戏诸侯其实是一场骗局

春秋战国是中国历史上一段荡气回肠的历史——凡有血气者皆有争心,而说起春秋战国的历史就不能不提到西周王朝的覆灭,毕竟春秋战国诸侯争霸的格局正是建立在西周王朝的废墟之上。关于西周王朝的灭亡一直流传着烽火戏诸侯的传说:西周最后一任君王周幽王任用虢石父为上卿,加重对百姓的剥削,造成国民的怨恨,继而引发了西周末期的国民暴动。同时艳福不浅的周幽王遇到了大美女褒姒,不久褒姒生下了男孩,取名为伯服。在褒姒的谗言之下,周幽王废掉了申王后和太子宜臼,立褒姒为后、伯服为太子。这名美女走的是冷艳冰山路线,天生不爱笑,周幽王为了让自己的爱妃开怀一笑,想尽了一切办法逗其开心都失败了。后来虢石父进言,设计了“烽火戏诸侯”的剧情。于是周幽王利用早先建造的烽火台呼唤诸侯来救,诸侯看到漫天火光马上带兵赶到了镐京,得知大王在细山,又转而杀到细山。谁知一个敌人都没有,有的只是音乐与歌唱。周幽王对众人说:“我就是逗逗你们,大家都回去吧。”上了当的诸侯们十分愤怒,褒姒却笑的很开心。受到鼓励的周幽王十分开心,觉得自己找到了正确的打开方式。于是之后多次点燃烽火,频繁受到调戏的诸侯们不仅愤怒,而且对报警的烽火失去了信任感。终于犬戎来了!受到攻击的周幽王赶紧点燃烽火寻求支援,却没有一个诸侯前来勤王,西周王朝在犬戎攻击下就此灭亡。整个一出昏君+红颜祸水的典型剧本,类似的剧目在日后不断上演。

总觉得这个故事和“狼来了”的故事极其相似,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抄袭了谁。其实仔细推敲不难发现这个故事有明显的漏洞:首先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各地诸侯不可能同一天赶来勤王,必然是有先来后到的。我们试想一下褒姒天天看着一路诸侯接着昨天那一路前来勤王,就算一开始觉得好玩好笑,天天来这么一出不觉得烦吗?其次西周分封诸侯时为了驾驭控制地方诸侯还组建了一支由周天子直接控制的军队,《周礼·夏官·序官》:“凡制军,万有二千五百人为军。王六军,大国三军,次国二军,小国一军。“换句话说即使诸侯们不来救援,周天子自己依然掌握着实力远在各诸侯之上的六军,结果却在与犬戎的战争中一触即溃,几乎没进行任何有效抵抗。最后关于烽火台最早的史料记载出现在战国时代,莫非周幽王是穿越者?怎么会掌握这种几百年后的高科技?唯一的解释是烽火戏诸侯本身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杜撰出来的骗局,那么究竟是谁出于什么目的一首导演了这场骗局呢?

首先我们不难看出烽火戏诸侯这个故事矛头直指周幽王和他所宠爱的褒姒,很明显编造这个故事就是为了抹黑这两人,那就让我们看看这是什么样的两个人呢?周幽王是西周最后一任君王,长期以来背负着昏君的骂名,以此类推他所宠爱的褒姒自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只是这样把人脸谱化真的符合历史的真相吗?褒姒是褒国国君的公子进献给周幽王的礼物,关于她的父母和早期经历正史缺乏记载,但可以确定只是作为一件礼物的她不可能是贵族人家的千金小姐,在周幽王的后宫中她就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小人物,只因为得到君王的宠幸才飞上枝头变凤凰,如果仅止于此周幽王和褒姒之间几乎就是中国版的王子和灰姑娘。我们不妨大胆假设:在那个讲究门当户对的年代王子身边环绕着一大群诸侯贵族人家的千金小姐,他无权选择自己所爱的人而只能接受祖祖辈辈沿袭的政治联姻,偏偏这时出身平民的灰姑娘以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出现在王子的视线内,这使他充满了新鲜感和征服的欲望。不过如果谁以为周幽王宠幸褒姒只是因为这种新鲜感和征服的欲望那就太天真了。

事实上王宫从来就是勾心斗角最激烈的地方,政治斗争从来都是你死我活,一点不比战场厮杀的酷烈程度低。任何一位君王只要智力正常,不是白痴的话那就绝对是个人精。或许治国理政算不上一把好手,但要论玩弄阴谋诡计耍心眼那可个顶个的聪明。在这出王子和灰姑娘的爱情故事中褒姒或许动了真情,不过幽王想的可不止这么简单,事实上幽王宠幸褒姒乃至废掉自己的原配夫人申后整件事背后隐藏着幽王深深的政治谋略:西周王朝分封诸侯,由于古代交通条件的限制各诸侯事实上成为自己封地的土皇帝,毕竟天高皇帝远,周天子对各地的实际控制力度是有限的。这有点类似于一家大型公司存在着若干大股东,虽然董事长占有最多的股份,但并不具备压服其他股东的绝对优势,在这种情况下与诸侯贵族进行政治联姻也就成为巩固周天子的王权的一种手段。但凡事有利就有弊:既然周天子有求于诸侯贵族,长期和诸侯贵族通婚,渐渐地诸侯贵族势力日益发展壮大。在周幽王的时代王权和诸侯贵族之间的矛盾已经到达临界点,所以周幽王执意废掉贵族出身的申后而改立平民出身的褒姒事实上就是想要打击诸侯贵族外戚干政的现象,强化王权统治。可惜幽王虽有政治谋略,但他的政治能力实在太差,压根玩不过老谋深算的诸侯贵族们,于是申后的父亲申国国君勾结犬戎入侵。因为自己的奶酪被动而早就看幽王不爽的各路诸侯自然不会前来勤王,而申后和前太子宜臼则勾结地方诸侯和犬戎人以出卖周王室整体利益的方式换取自己上位。

历史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成功上位的宜臼成为了周平王,由于他是靠地方诸侯的拥戴上位的,只能进一步让权给地方诸侯,这就是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可对成功上位的周平王和扩张了自己权力的各路诸侯而言他们必须想方设法洗白自己,毕竟自己作为臣子勾结异族干掉君父的行为是相当不光彩的。要是让各诸侯国的平民和奴隶知道诸侯贵族们用这样卑鄙的方法做掉了天子,那是否意味着他们可以同样起来干掉这些骑在自己头上的贵族老爷们呢?所以周平王和诸侯贵族们迫切需要寻找替罪羊,在这样的情况下烽火戏诸侯的故事逐渐应运而生。后世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以及掌握着主流话语权的儒家学者又竭力维护一种上下有序的尊卑秩序,竭力鼓吹周礼,既然周朝的礼法制度不存在问题,那就只能由无道昏君和红颜祸水来背这个锅了,于是烽火戏诸侯的故事被历朝历代一再重复讲述。当谎言重复N遍之后人们已不大能分辨它究竟是不是谎言了。事实上把王朝的灭亡归结于昏君+红颜祸水的固定模式是荒谬的,任何王朝的覆灭都必然是其政治经济制度中的固有矛盾日积月累的结果,而不仅仅只是某个人或某几个人的问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