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与被捏-第七章:刚起步就绊住了脚(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http://www.jianshu.com/p/995bc9c39fd5上一章:刚起步就绊住了脚(上)

http://www.jianshu.com/捏与被捏-内容简介

(上一章回顾)他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借钱处,只得又给房东打电话,又问人家能不能分期付款?房东一听就毛了,说,为了区区五千块钱,他巴巴地跑上七十二趟,跟自己的鞋底有仇了?算了,一看你不是个穷光蛋,就是块儿粘牙的糕,不给你租了。就挂了电话。他就慌了,因为这地方太理想了!赶紧又给房东打电话,打第三次时,房东才接了:“呀,你还真是块儿粘牙的糕哎,粘在我牙上了?”

第七章:刚起步就绊住了脚(下)

他低三下四地说;“大哥,你听我说,我的钱都压在货上了,一时挪对不出这么些钱来,你能不能缓上我几天?”

房东:“你连五千块钱都拿不出来还做什么生意呀,你到底是干甚的?我不能租给不明不白的人。”

他:“大哥,你别挂,听我说:我在上班,是我老婆在做小买卖,可买卖再小,也得备些货的,你说是不?可我们家窄逼,没地方放货,才要租个库房的。大哥,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这年月,刨闹一口饭不容易呀。”

房东沉吟一下:“你在哪上班了?”

他:“市质监局。”

房东的口气就软和了些:“奥……那这样吧:你先交一千定金,这点儿钱能拿出来吧?”

他:“能。”

房东:“那好。你明后天交来一千定金,我宽限你半个月,这总可以了吧?”

他:“行行。”

房东就挂了电话。哪知道就是这一千块钱也难住了他,一路上瞅着街面,直盼着能捡上一千块钱。

吃罢晚饭,他也没了上网的心情,直着两眼陪李玉看电视。李玉盘腿坐在沙发上,要他的指甲刀。他把钥匙串丢给李玉,李玉寻出指甲刀来剪脚趾甲,怎么也剪不动,就丢给他:“哎,家具还跟人了?咋跟你一样的笨。去我的包里拿我的指甲刀去。”

他懒洋洋地站起来,去立在床头的衣架上,拉开李玉的手包,里面装满了女人的小玩意儿,他拨来拨去的找,无意间瞥见手包夹层的拉链开着,一张卡露出个白边儿来。他浑身一激灵:“这不是我的工资卡吗?要是没记错,上面还有一千多块钱呢!”一个邪念一下子攫住了他的心,只知道行动,不记了后果。他瞟一眼李玉,正急巴巴地瞅着他,他只得找出指甲刀,拉住手包。可这手包就在他眼前晃呀晃的,一晚上就甚也看不见了。他知道只能晚上等李玉睡着了去偷,要不,这包就没有离开李玉的眼的时候。

总算都睡下了。他瞅着黑乎乎的屋顶,听着李玉的呼吸声深沉了起来,才悄悄下床,拉开李玉的手包,偷出自己的工资卡来,装进自己的衣兜里。定金的事是落下了,却翘起另一件事来——妻子要是发现钱少了呢?……阿弥陀佛,但愿我能尽快的补上这缺口。

第二天,他请了一会儿假,去银行取出一千块钱来,交给了房东。中午下班回家,一走到门口,就听见屋里吵成了势,就急慌慌地推门进去,见母亲和李玉脸对着脸地吼,父亲歪在沙发上唉声叹气。母亲一见他就放声大哭:“你娶的好媳妇呀!进门才二五三天,蹄蹄爪爪就露出来了,原来是谋着我这房子呀!想往出撵我,没那么容易!”

李玉一见他,也大哭起来:“我知道你妈不待见我,才处处委曲求全,结果还是这样的!”

母亲:“结果是哪样?”

李玉:“往门外扫我了呀!”

母亲:“是我往出扫你了,还是你往出扫我了?你平白无故的披给我一张贼皮是什么意思?还不是想往出捏我了?”

李玉:“我只是问问你见没见,你就立眉竖眼的吼起来了,你说是谁要往出撵谁了?”

母亲:“你不问别人,为啥偏偏要问我呢?”

李玉:“这屋里除了你们二老和我外,还有谁呢?”

母亲顿一顿:“可是,什么丢了都好问,丢了钱是随便问的?你不是成心给我披贼皮了?我张慧兰吃了七十五年捞饭了,你出去打听打听,我拿过人家一针一线没?没想到就剩下脑袋没进棺材了,你扔过一张贼皮来罩在了我头上!你不给我揭下来就不行!”

李玉大哭着跑进了他们那厢,砰一声把门关上了。

母亲还是不依不饶地骂着,急得他直给母亲说好话,要不,老太太真犯起倔来,撵他们走,那件事还不得往后推?好不容易安顿好了母亲,他才进了自己那厢,见李玉趴在床上哭得越发伤心了。他就坐在床沿上,听李玉哭。床一颤一颤的,颠着他。等李玉的哭声平缓下来了,他才问:“到底是怎么了?”

李玉:“问你妈去!”

他:“她就只会说你给她披贼皮了,甚也问不出来呀。”

李玉还是那么趴着:“我今天去银行取些零花钱,拉开手包一看,卡没了,一下子傻了眼,一路慌慌张张地寻回来,把咱这厢翻了个底朝天,也没个影儿,急的就哭起来,问你妈见咱的卡了吗?可她听不懂卡是干什么的,我就给她说卡是干什么的,不想,她就理解成我问她见咱的钱了么,就一下子翻了脸,什么麻子鞑子话都往出吼,我怎么解释都不听。你说,我就是真问她一声见咱的钱了吗就问错了?她这不是趁机要往出撵我了?”

他的脑子里轰的一声响,没想到凭空出了这么大个岔子!可他笑盈盈地安慰李玉:“我说实话你不要恼。”

李玉:“不恼。你说。”

他:“说实话,妈就是明白那卡是干什么的,你问她见咱的卡了吗?她也会翻脸的,很简单,妈说的对,丢了钱,不论你问谁,脸上都挂不住的。所以呀,你问这样的话得问委婉些的。你总是张嘴就问:‘妈,见我的卡了吗?’解释的时候也是极不耐烦的。你说她本来就是个老翻,能不跟你吼了?”

李玉不抽泣了:“可她也不能那么骂我呀。”

他:“你呀,打人没好手、骂人没好口。人一旦吵起来,哪个不想一句话就刺的人跳起来,哪个不想一句话就噎死人呢?吵架时说的话你还当真,有十二条命也不够你用的。你还是放宽心吧,妈那人是个粗人,跟人骂架是家常便饭,一骂过了就没事了,你气她不是白气了?”

李玉:“反正这头一开,三天两头就得吵,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你那房子寻的咋样了?”

他:“我快跑断腿了,寻不下个合适的呀:好的咱租不起,差点儿的我怕委屈了你。”

李玉:“我不怕委屈,能遮风挡雨就行。你抓紧点,快两个月了,你就给我忙活回来这么一句话,是不是哄我了?”

他:“哪能呢?我也嫌住在这里麻烦了。在这屋里,我是风箱里的耗子,两头受气呀。”

李玉就改了话头:“那你说那卡哪了?”

他:“总是你掏别的东西不小心掏丢了。”

李玉:“不可能的事呀!”

他:“不可能咋就不见了呢?”

李玉:“咱再找一找。”

两人又撅着屁股翻箱倒柜起来。他几次想把卡偷偷地丢在地上,装作找见了,可还是忍住了。最后,他装作沮丧地陪着李玉坐在床沿上。良久,李玉问:“咋办?”

他:“只能挂失了。是麻烦些,但钱丢不了。你明天拿着你的身份证去办就是了。”原来,李玉把工资卡改在了她的名下,为了这事儿,他跟周局长说了那么多好话才办成,至今还让同事们笑话。

李玉露出了怯意:“我不敢。”

他:“怕甚了。我是没时间么。”

李玉:“你中午早点儿走,和我去银行办了挂失,再去单位不行?”

他:“这样吧。明天是星期六,我和你去办理。反正谁捡了卡也取不出钱来的。”

李玉:“可我就是不放心呀。”

他:“没事儿。”

-


http://www.jianshu.com/p/f8639607d51f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