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连载)十万个韦什么(14)

在几句动听的歌声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甜柔的女声:“喂!”

韦升听到这个声音,呵呵傻笑着也“喂”了一声。

“你是谁呀?”那女声问道。

“呵呵,我喜欢你!呵呵......!”韦升借着酒胆,傻笑着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那女声又道:“你到底是谁呀?”

韦升又是一阵傻笑:“我喜欢你,呵呵......!”

那女声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你到底是谁呀?不说就挂了啊!”

“别,别呀!我喜欢你!呵呵呵呵------我,我是-----欸,欸!?这么就挂了呢?”电话中传来挂机的声音,韦升不明所以的看着手机,嘟囔着。摇晃着身子,努力睁大着眼睛,手指左右摇摆着,终于在看准之后,再次点在了号码上,然后拨出了号码。

“你到底是谁呀?”那女声似乎有些愠怒。

韦升呵呵傻笑了几声:“我是韦升,呵呵,我喜欢你很久了!”

“啊!?”那女声有些惊呀。

韦升继续傻笑着:“呵呵,我很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然后又响起挂断的声音。

看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韦升呵呵傻笑着。对着屏幕喝了一口酒,然后将手机放进了口袋,又拆开一包烟,点上一根,目光呆滞的吸了起来。

烟,一根接着一根。酒,当想到伤心时便喝上一口。慢慢的,酒喝完了。韦升醉眼朦胧的看着空荡荡的酒瓶,皱了皱眉,似乎觉得还有些不过瘾。

扔掉酒瓶,韦升随手拿起烟盒看了看,是空的。又捡起一盒,还是空的。

“呵呵。”韦升笑了笑,喃喃自嘲道:“看来真的神经衰弱了!”于是左右张望了一下,找到了那已经被撕的不成样子的包装盒,拿起来看了看,发现还有两盒。

韦升一次将整包烟全都倒了出来,然后捡起掉落在地的香烟,握成一把,张大了嘴巴,全部放了进去。

看着嘴里的二十支烟全部点燃,韦升再次猛吸了一口,然后满足的吐出了一口浓重的烟雾。

他看了看天,跪在地上,将烟一根根的插在草根中,虔诚的双手合十,喃喃的道:“呵呵,阿弥陀佛,菩萨保佑,阿门!”然后在自己额头胸口左右肩都点了一点,再拜了三拜。

拿起最后一盒烟,韦升依旧全部倒出,一把点燃,张大着嘴,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哈哈大笑。

次日清晨,韦升缓缓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坐起身,借着朦胧的天光,看了看地上的空酒瓶与满地的烟头烟盒,摁着生痛的脑袋自嘲的笑了笑。

也就是这么一笑,韦升发现自己的嘴巴又干又苦,喉咙也好像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他心里清楚,这就是烟酒过度导致的。他痛苦的咧着嘴,伸着脖子不能动弹,那形象,就像是一只正在打鸣的大公鸡突然被人捏住了脖子,呵嗤呵嗤的艰难喘息着。

剧烈的疼痛导致唾液快速分泌,在唾液的滋润下,韦升渐渐缓过神来,他心中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这辈子都不要再去碰烟酒。

韦升强忍着疼痛,撑着痛得快要裂开的脑袋,在一众晨练者好奇的目光下,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医务室,赶巧碰上了出来晨练的赵医生,要了一些保护嗓子的药,便回了宿舍。

赵医生什么都没问,因为从韦升满身的烟酒味就可以猜到韦升心中的苦闷。他觉得很惭愧,但心中的自尊又不允许自己去向他道歉。

看着韦升离开的背影,赵医生默默的想:我该怎样才能帮到他呢?叹息一声之后,他关上了门,扭了扭脖子,抖了抖腿,一路小跑而去。

一觉醒来,感受着身体各个部位各种不同的疼痛,韦升勉强的爬了起来。

肚子咕噜作响,韦升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也幸好平时饮食有规律,脾胃保养的还不错,才没有在这次酒精的冲击下发生大的问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