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育己


成为母亲这个角色之前,我是刻意飘离生活的真实的:任性地不迎合主流价值,不理会繁杂的人际关系。更多时候躲进自我的精神世界中,不去理会现实里的雾霾天。因此,除了我真正感兴趣的领域,其他一概不知。

适应母亲的角色后,慢慢收敛了妄想的双翅。孩子让我着眼当下,不再像过去那般浮在半空中,不愿踏足脚下的泥泞的同时,努力伸手触碰头顶的云端。所以称孩子为“甜蜜的负担”不无道理。如今负重前行,却也让我的生活质感变得真实。

曾经和一个很有想法的学妹探讨了许久。她未婚,但是和已婚有娃的我聊天,育儿是必然会被提起的话题。当时讨论到对孩子的期望。期望这个说辞是大而广且虚的。不免俗地,我说自然是希望他快乐成长,同时也懂得通过努力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一切。学妹说,那就是支持他做的所有决定,包括他未来的职业规划。不管他想当教授还是服务员,都会支持他。我说,我不会让他有想当服务员的想法。这个观点上,我们有了争论和分歧。

并不是我看不起服务员这个职业。每个人的合法劳动行为都值得尊重。我和熊在外就餐时,从来都是不吝惜多说句“谢谢”,也从来不曾颐指气使。我不想让牛牛当服务员,最初的本能是出自母亲对孩子的爱护。这个职业太辛苦,付出和所得不成正比,更多时候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学妹可能觉得这样的理由和我之前所说的“爱与自由”相冲突。我会想到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他可能过不上优渥的生活,但是我会培养他阅读的好习惯,希望他拥有富足的精神世界。

孩子不是父母的所有物和附属品,他们是我们生命的延续,是独立的个体。我们尽自己所能去爱护孩子,教育孩子。同时,我们不得不提醒自己要保持界限,在他成长之时,懂得适时放手和退出。

最失败最悲哀的亲子关系是:父母等着孩子为多年的养育说一句感谢,而孩子却等着父母自觉的道歉。看到不少成年人始终为原生家庭耿耿于怀,但在子女教育问题上,不无悲哀地发现:自己重蹈覆辙,无意识中沿袭原有的教养模式。

我深知自我性格中的缺陷:缺乏毅力和行动力。因为如此,数次与能够改变生活轨迹的时刻失之交臂,所以我一向赞同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都说父母热衷于将自己东山再起的愿望寄托于孩子。我自然希望牛牛能成为“完人”。这是所有父母们的最普遍最奢侈的梦想。但是,同时我也知道这是不现实的。

育儿是一件极其艰辛漫长的事。而在养育孩子过程中,父母会发现这是双向的。我时常也会情绪失控。面对哭闹的幼儿烦躁不已时,我让自己在确认他独处安全的前提下,自己去冷静,然后再回来抱抱他。

不是“完人”的我,自己带着缺陷的烙印,不过也是磕磕绊绊地在育儿路上边看边学。在养育这小小生命的同时,也治愈自己内心的脆弱孩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