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一路青藏线——前进!前进!

一路青藏线——前进前进
在当雄县和载我的兰州大叔一行吃过午饭后,大叔执意要把我送到县城出口。“你在这下车好搭车,我就送你到这了,一路顺风小伙子。”大叔操着一口兰州普通话笑呵呵的对我说到。无以言表的心情只能通过:“谢谢您,麻烦您了。”这样的苍白语言来表达。正因为世界上善心人占多数,我的旅行计划和梦想才得以实现。一直以来旅行路上碰到的人们,总是能带给我平常生活中得不到的感动,原来世界远不是我想像的那么陌生,你只是对它还不了解而已。
辞别了大叔后,我陆续又搭上了两辆车前往下一站——那曲。临近傍晚,终于在搭乘一辆旅游大巴后到了那曲市区。那曲因为过几天要举行赛马节,所以我去的时候,住宿特别紧张,而我因为穷游不会去住大的宾馆。所以我随便选了一个招待所,但是问过之后竟然没有热水洗澡,问过老板后知道,基本带浴室的房间都是二三百起。当时天气正当炎热,而我一直赶路身上脏兮兮的,不洗特别难受。正当我思索如何洗澡时,老板跟我说:“附近有一个专门洗澡的澡堂,你要是想洗澡可以去那洗,也不贵。”“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兴奋的说道。
因为这件事,我洗完澡后,问了老板:“那曲向西宁方向的路线,路上的城镇洗澡的地方多吗?”他想了想说:“据我估计,应该不会很充裕,在高原缺水很正常,况且那边的城镇不是很繁华,有洗澡的地方住宿也会很贵。”我谢过老板后,仔细想了想以后的行程路线。虽然我不想很快的走完这条线路,但是在经济不允许的情况下要保证每天能洗到热水澡,只能加快进度到大点的城市去。不然就浑身汗渍的走一天或者住贵的宾馆,显然都不是我能做到的。心中还是不想因为蓬头垢面的去旅行而影响心境。
既然决定了要赶路,第二天早早起床收拾完毕,就近去了一家臧茶馆吃早餐,自从来到西藏后我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藏餐,尤其是甜茶。只要有 机会吃一定不会放过,藏茶馆的大叔知道我是学生独自搭车去西宁时,露出了佩服的表情,并且给了我一大碗藏面。当时我还问大叔为什么这里的藏面这么多。”我特意多给你下多点,吃饱点。“大叔一脸镇定的跟我说到。好朴实的善意,这一路已经收到太多还不完也还不了的善念。许多对这个地方或这个民族有歧念的人,大多都是从旁人那里谣传过去的,虽然这片土地经历过暴恐经历过藏独。但是心存善念的人是不分种族的,这块神圣土地孕育的信仰,不会因为几个心存不轨的人而泯灭。
其实从来到那曲开始我就一直担心我会不会高反,那曲海拔4700比拉萨高接近1000米。但是令我欣喜的是我一点感觉没有,果然在拉萨的一个月没有白待,让我修炼出了一个地道的藏区肺。自从没有这个顾虑后,我就一直期待踏上青藏线最高点海拔5231唐古拉山口,和号称‘鬼门关’的沱沱河和五道梁,在没有了高反感觉会怎么样。挥别了大叔后,我搭了三辆顺风车一路到达了安多县。在安多下车后,因为没有计划在这里休整,所以我继续寻找着车辆看能不能到今天的目的地——沱沱河,听骑友们说过,这段路程只有沱沱河的住宿环境好一点,虽然有点远。
在走过几辆车后,一辆轿车徐徐的在我大拇指的挥动下停了下来,车窗摇下来后,定睛一看竟然是个藏族警察兄弟。“要去哪里啊?”他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冲我说到。“沱沱河可以带我去吗?”“我可以带你去沱沱河附近的一个检查站。”“那太好了,没事到了那我在想办法。”他点了点头示意我上车。车里还有两个人,经过聊天才知道,这个警察兄弟要调岗位,所以去他原先工作的检查站去搬家。因为这个警察和副驾驶的另一个人跟我年龄差不多大,并且坐我旁边的是一个和蔼的大爷,所以我们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你一个人走不怕危险啊,像你们这种旅行的,我见一个拉一个,你说这一路上让狼叼了怎么办?让熊咬了怎么办?”
我一听就笑了下,藏区的警察真负责。“这还有熊呢?”我好奇的问道。
副驾驶的兄弟哈哈一笑:“那当然,这里藏狼,熊瞎子,什么都有,就是夏天一般不会在青藏线周围晃,到了冬天大雪封山的时候或者晚上,才有机会看得见。”
“那它们会咬人吗?”
“当然会了。”副驾的藏族兄弟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这里人少,但是也发生过熊袭击人的事。你以为我逗你玩呢。”
我当时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心想:如果这一路能看到个野生的狼或者熊什么的,就赚翻了。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我,除了在动物园看看关着的无精打采的野生动物,真正“野生”的动物还没见到过呢。
正想着呢,突然开车的警察兄弟说:“咱们快到唐古拉山口了,你要是想拍照,准备好相机啊,我开慢点就不停车了,你多拍两张。”
我一听连忙准备好相机,准备开始抢拍。因为没有下车的原因,我抓拍了几张不是很理想。但是最让我激动的事是,唐古拉山口作为青藏线最高点,我一点都不难受。就像过一个普通的路口一样。终于不用忍受头像戴了紧箍咒似的胀痛了。
过了唐古拉山口后,车一路直奔沱沱河过去。就在我被太阳晒的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模模糊糊的听到他们说:“是狼吧?” “应该是!” “走,下车。”就在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旁边的大爷对说:“走下车,有狼。”“有狼,有狼?!”我一激灵瞬间醒了,赶忙抄起相机开了车门,跟着他们跑了出去。只见一个灰黑的身影从公路旁的空地上“嗖”的跑了过去。当我定神一看,我乐了。这个狼瘦小的身子,实在颠覆我心中狼的印象。“这是狗吧?”“是狼。”就在我愣神的功夫,只见警察兄弟拿着砍刀,顺势就追。狼看了一眼,吓得扭头就跑,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坏了,光顾着看了,没拍照片,赶忙拿起相机,定睛一看,哪还有狼的影子...
我叹了一口气,唉,浪费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没记录下来。一边叹气一边跟着他们向前走。“看前面那是什么?”我一听向前望去,只见前面的空地上一个小水坑旁有几个一动不动躺着的动物。我们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向前探去,一瞧吓了我一跳,原来是几条死了的藏狗。“怕是狼咬死的吧。”大爷摇了摇头说道。“也没准是得病死的,别靠太近。”我们就这样在周围看了看,没能再找到狼的踪迹,就上车准备继续赶路了。这个小插曲,还是给我这次搭车之旅一点意外之喜。说想看见狼,居然真碰到了,虽然没拍下来。但是那小水坑旁的场景真的震惊到了我,如果是狼咬死的,那这里真的不适合一个人走。在大自然面前,所有的物种都要遵循自然的法则,马克·吐温曾说过:这自然法规我认为是最高的法规,一切法规中最具有强制性的法规。物竞天择,这就是大自然的魅力。
走过小水坑后,我们一路北上没多久就到达了终点——检查站。因为这里算是通往西藏第一个关卡,所以经常会堵大量车在路口。这时候体现出坐警车的好处了,到了路口之后,车子顺势往路旁一拐顺着土路绕过车队,直奔检查站。到了站口,警察兄弟冲他们同事打了一个招呼,直接开到了检查站里。坐在车里的我也跟着享受了一把“特权阶级”。
下车后,警察兄弟冲我笑了笑说道:“一路顺风兄弟,我就送到你这了。”我感激的和他们挥挥手。“谢谢送我这一路。”每到这时,只能说出这苍白的语言。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分别已经不是那么惆怅了。
告别了他们后,在检查站顺利的搭到一辆车,马不停蹄的直接来到了目的地——沱沱河。比起长江的源头的名声,其实更为旅行者所熟知的它的另一个外号“鬼门关”。青藏高原曾流传着这样的民谚“上了昆仑山,进了鬼门关;到了沱沱河,不知死和活”。因为其高海拔,低氧气的生活环境使的初次来到这座城市的旅客都会或多或少的出现一些高原反应,“鬼门关”形象的比喻了这里的艰苦环境。当然,除了感到空气稍显冷冽外,已经修炼出“高原肺”的我自然没有任何不适。
嘶——好冷啊,一阵晚风吹过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沱沱河的夏夜,清爽的空气中夹杂一丝凉意。“鬼门关”的夜还是很惬意的吗。我心里窃喜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